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五十章 你是我孙子【4K,求订阅,求推荐】

    众多宫殿后的太和殿,气象庄严,抬头望去,闪闪生光的殿脊,仿佛矗立在云端,而在云端上还站着一位白衣男子,如仙如神。

    他神情很冷,冷如高山之巅的冰山,没有一丝的变化,众人不由心生敬佩。

    他们站立在太和殿之上,只觉的心中热血沸腾到了极点,瞧着地面上丹埠下的两列品级台,看来虽只不过是平平常常的几十块石头,可是想到大朝会时,文武百官分别左右,垂首肃立,等着天子传呼时的景象,那气象令人心中热血难灭。

    世上的奇才异士,英雄好汉,绞尽脑汁,费尽心血,有的甚至不惜拼了杏命,为的也只不过是想到这品台上来站一站。

    这样说来,西门吹雪和叶孤城已然做到了天下武人剑客的极致,不过他们心中这些或许并不如偶得一招半式来的更加喜悦。

    微凉的清风拂过众人的脸颊,再抬眼望去太和殿的一角中已经站着西门吹雪了。

    他面容同样冷傲,拥有不逊色叶孤城的冷傲。

    在月光下看来,叶孤城脸色全无血色,西门吹雪的脸虽然也很苍白,却还有些生气。

    两个人全都是白衣如雪,一尘不染,脸上全都完全没有表假在这一刻间,他们的人已变得像他们的剑一样,冷酷锋利,已完全没有人的情感。

    每个人都距离他们很远.他们的剑虽然还没出鞘,但漫天层层满布的剑气都已令人心惊。

    陆小凤没有顾及许多,他此时正在东张西望寻找陈锐的踪影。

    叶孤城和西门吹雪具是来临,为何他还没有到?

    陈锐自然熟知叶孤城的计划,所以他现在正在皇帝的御书房中。

    没有人告知他御书房在哪里,不过他却很轻松的找到了,因为他很熟悉这里的环境。

    又正如这御书房当中有一间秘阁,这事只有当今皇帝一人才知道的事情,但是他却很清晰,清晰的知道里面有多大空间,有多少机关,比皇帝知道的更清晰,因为这间秘阁正是他修建的。

    书房当中皇帝阴沉如水,目光死死的看着这个与自己面容相仿的的青年,他拥有与他同样的容貌,同样的衣服。

    平南王世子用状若皇帝的口吻,冷道:“念在同是先帝血脉,朕赐你个全尸,再将你的尸骨日夜兼程送回平南王府。”随即又喃喃道,“我真不懂,放着好好的小王爷不做,却偏偏要上京来送死,这是干什么呢?”

    皇帝心中泛起冷意,他已经明白了平南王府的李代桃僵计划,他们想要利用面前这个年轻人冒充他,替他做皇帝,再把他杀了灭口,以平南王世子的名义,把他的尸体送回平南王府,事后纵然有人能看出破绽,也是死无对证的了。

    事实上,对于这种计划,他并不陌生,他曾听他父亲和祖母讲述过,他爷爷就是这样继位的,直到现在没有谁会怀疑,敢怀疑他们是否是皇室正统。

    知道了他们的计划,皇帝反而非常从容不迫,道:“是谁给你勇气敢上谋逆的?”

    话音落下,平南王世子便听到四面窗户中嘭的一声,闪出四个人来。

    这四个人身高不及二尺,身材、容貌、装饰打扮,都完全一模一样。

    尤其是他们的脸,小眼睛、大鼻子、凸头瘪嘴,显得说不出的滑稽可笑。

    可是他们手里的剑,却一点也不可笑。

    一尺七寸长的剑,碧光闪动,寒气逼人,二个人用双剑,一个人用单剑,七柄剑凌空一闪,就像是满天星雨续纷,亮得人眼睛都睁不开。

    这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七星塘的鱼家兄弟,竟不料被皇帝给笼络为大内侍卫。

    这四人的剑法单个论起来都可算是江湖上的顶尖好手,更恍若他们兄弟四人乃一胎所生,心意相通,默契十足,联合起来施展家传飞鱼七星剑,天下少有抗手。

    剑光闪亮了皇帝的脸。

    皇帝道:“斩。“

    七柄剑光华流窜,星芒闪动,立刻就笼罩了南王世子和王安。

    平南王世子脸色不变,已挥手低道:“破。“

    一声出口,忽然间,一道剑光斜斜飞来,如惊芒掣电,如长虹惊天。

    满天剑光交错,忽然发出了“叮,叮,叮,叮“四声响,火星四溅,满天剑光忽然全都不见了。

    唯一还有光的,只剩下一柄剑。

    一柄形式奇古的长剑。

    这柄剑当然不是鱼家兄弟的剑。

    鱼家兄弟的剑,都已断了,鱼家兄弟的人,已全都倒下去了。

    一剑破七星。

    这柄剑在一个白衣人手里,雪白的衣服,苍白的脸,冰冷的眼睛,傲气逼人,甚至比剑气还逼人。

    这里是皇宫,皇帝就在他面前。

    可是这个人好像连皇帝都没有被他看在眼里。

    皇帝居然也还是神色不变,淡淡道:“叶孤城?“

    叶孤城道:“山野草民,想不到竟能上动天听。“

    皇帝道:“天外飞仙,一剑破七星,果然是好剑法。“

    叶孤城道:“本来就是好剑法。“

    皇帝道:“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叶孤城道:“成王败寇,成既是王,败既是贼。“

    皇帝道:“败就是贼。“

    叶孤城冷笑,平剑当胸,冷冷道:“请。“

    皇帝道:“请?“

    叶孤城道:“以陛下之见识与镇定,武林中已少有人及,陛下若入江湖,必可名列十大高手之林。“

    皇帝笑了笑,道:“好眼力。“

    他坐拥天下,何愁没有武林秘籍,名师高人教导,但是他却从来没有显露过他的武功。

    叶孤城道:“拔你的剑。“

    皇帝道:“我手中无剑。“

    时孤城道:“你不敢应战?“

    皇帝微笑道:“我练的是天子之剑,平天下,安万民,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以身当剑,血溅五步,是为天子所不取。“

    他凝视着叶孤城,慢慢的接着道:“我的意思,你想必不明白。“

    叶孤城平淡的目视皇帝,嘴角甚至流露出一丝微笑,这一微笑很是难得,因为天底下几乎没有人见过他笑过。

    若是放在以前,面对皇帝之言他肯定面色青白交替,话都说不出来,因为他难以反驳。

    但是现在他并没有,因为他已经遇到了在剑道上能与自己匹敌的对手,从那一刻他就悟了。

    剑道之顶,一人可为峰?

    剑上未必没有更锋锐的剑,峰上未必没有更高绝的峰,若是认定为自己已经屹立山巅,那剑道也不会有更多进步。

    所以他坚定了想要杀皇帝的心思,完成承诺是一部分,还有部分他想证明世俗中最为至高无上皇权是否能敌过剑,不过答案早已在他的心中。

    叶孤城脸上安然道:“我本不杀手无寸铁之人,今日却要破例一次。”

    皇帝道:“为什么?”

    叶孤城道:“因为你手中虽无剑,心中却有剑。”

    皇帝默然。

    剑起。

    叶孤城手中的长剑爆射出刺眼的银芒,杀向了皇帝。

    皇帝面对这森寒剑气,整个身体如同坠入冰窖当中,他脸上浮现一丝恐惧,他终究是是一个人,不过哪怕再怎么恐惧,他的身形都未曾退却半步。

    那如惊虹电掣般的银芒已经距离他的眉心有半寸之遥,他已闭目待死,可是久久不见疼痛。

    他猛然睁开双眼。

    一把长剑的剑尖横立在叶孤城的长剑之上,令他的长剑不能再进一丝一毫。

    哪怕是叶孤城手中的青筋暴起,那陌生的人的剑尖亦是没有退过分毫。

    那剑尖是那么尖,又是那么细,若是稍微移动一点,就足以了结皇帝的杏命。

    皇帝察觉自身暂时没有危险,这才仔细看了那位横立在叶孤城身前的陌生男子,那陌生男子很年轻,但却给他一股非常熟悉的感觉。

    那是从灵魂上的触动,刹那之际,皇帝很想在那位陌生男子面前痛哭一场,就像是小时候,有人欺负他,他总是喜欢跑到祖母身前去哭诉。

    叶孤城知道自己已经杀不了皇帝了,“你本不应该参合这一件事情的。”

    陈锐莫名笑道:“但我还是参合了。”

    叶孤城问道:“能告诉我理由吗?”

    瞬间,叶孤城竟感觉陈锐的剑竟然抖了一下,很轻微,但是还是被他发现了,而且这种小问题本不应该出现在他这样高明的剑手中。

    陈锐沉默了许久,空气变得异常安静,随即道:“他是一个好皇帝,我看过他批改的周折,很认真,同样实行的方政也都很好,百姓也都安居乐业。”

    “呵呵。”叶孤城又笑了。

    而什么时候这种冠冕堂皇的大道理会出自一个江湖人的口中?

    这些正经的理由出自他这样的目中无人的高手口中也简直是无稽之谈。

    叶孤城根本不相信,但是以他的实力却逼迫不了他回答。

    陈锐自然撒谎了,他总不能说他跑到皇帝寝宫中见到了他和柳生雪姬的画像吧,说眼前这人就是他的孙子?

    其实他也没有料到,只不过三天前他就突发奇想,想要再次游览一番大内,却意外发现了这个真相。

    若是没有这些,他懒得计较皇帝死活,但是他是他的孙子,又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而且就算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那又如何?

    皇帝他保定了,更何况他藏身秘阁当中,看到事情经过,这小子也确实不负他的作为君王的表现。

    此时,陆小凤和西门吹雪已经来临了,来的还有数百名大内侍卫。

    那个假冒的叶孤城露出了破绽早已被西门吹雪杀死,而陈锐说要插手他们两人的战斗还没有来,种种阴谋,陆小凤已经隐约猜到了真相。

    但他没有料到竟是陈锐在保护皇帝。这个杀人如狂的人还会保护人?

    “嘭。”

    一道剑光闪过,陈锐已经阻止了叶孤城的自戮。

    “为什么?”

    “紫荆之巅的决战还未完成,你和西门两人都不能是死。”

    说罢,数百大内侍卫的强弓劲弩已经对准了陈锐与叶孤城两人,不知何时,西门吹雪一挥长剑,剑光一动,前方数十名弓弩手的劲弩轰然断碎。

    西门吹雪道:“此刻,我但求与叶城主与霍阁主一战而已,生死荣辱,一切其他,我都已不放在心上。我们三人都是当世绝代剑手,若是想要出去,凭这些也拦不住我们,或许“

    大内侍卫将军魏子云脸色一僵,他岂能听不出这背后的威胁,怒火刚要发作,却听到皇帝道:“可以,不过我有几件事情需要询问霍阁主,不知可不可以?”

    陈锐知道皇帝意思:“可以。”

    皇帝一挥手,屏退左右,魏子云想要劝诫,但看到皇帝眼中的目光就已经消了打算。

    片刻后,四周无人。

    皇帝道:“我和你并不认识,更没有见过面,为什么你要救我,而且我还会和你有种莫名其妙亲切感。”

    陈锐目光炯炯,凝视皇帝,缓缓道:“不管你相不相信,我是你爷爷。”

    皇帝心中还有许多问题,但此刻听到答复后都咽了下去,连连后退,双目无神,如遭雷击。

    “我已经在你的寝宫见过你祖母的画像,若是不出意外你是我的子孙,并非朱家的血脉,这一点想必你祖母已经告诉过你了。”

    “我其实是一个很不负责任的人,也没有给你过什么东西,今日我就替你解决大内所有的江湖中人吧。”

    “你须知侠以武犯禁,我将这些各派掌门解决后,你可以顺势派人去接管这些势力,若有不服者,直接杀。”

    “当然,若你嫌弃手段粗暴,可以扶持江湖中几个教派代表,再使几个离间计,估计他们也翻腾不了多大浪花。”

    “我走了。”

    皇帝目光中隐有泪水流淌,待回过神来,眼前哪里还有人影。

    陈锐抬眼看向太和殿上两道白衣胜雪的身影,平地一震,倏然落在两人中间。

    “二位,请把。”

    月圆之夜,紫禁之巅,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名垂千古之战,一触即发!

    PS:一个小脑洞,恶趣味。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