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四十八章 第三种盘口

    天下武者汇京师!

    偌大的天子皇城从未有过这么热闹的场面。

    西门吹雪和叶孤城都是当世最负盛名绝代剑手,这种剑手是千百年才难得一遇,更恍若他们两人的决战。

    月圆之夜,紫禁之巅,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这是一场空前璀璨的之战,也必当为后世武者所称颂铭记,所以极少会武林中人会缺席这一场战斗,而且他们都是极为渴望见到这一场战斗。

    不过这其中也当然有人不希望它发生,比如当今皇帝和陆小凤。

    当今天子安然不动的坐在书房当中,默默翻看的案上的秘奏,眉头已经快要皱出水来似的。

    据他所闻,自两个月前叶孤城与西门吹雪决战正式传出决战消息,京城之内这段时间就武者的数量就急剧暴增起来,截止目前现在已经约莫一万多人。

    一万武者是什么概念,就是京城当中京城的每一间客栈的人数类别中就有三分之一是武者,街上随处可见都有佩剑提刀的武者存在。

    皇帝目露森寒,这群人想干什么,当这里是是什么地方?

    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

    京师武者人数暴增的下场就是京师暴乱,仇杀增多了,每天清晨的护城河中都会飘着数十条尸体,为了降低这些不安稳的因素,他已经抽调了羽林禁卫,和数千甲兵维持京师正常安稳作息。

    当然这只是维稳,因为这些目无法纪的武者并不惧怕甲兵,此时他们人数众多,联合起来足以掀起不小的暴动,更何况这里面还有武林当中千百为成名已久江湖豪杰。

    其中七大门派,七大剑派掌门人具是来临,武林三大世家,南宫、欧阳、司马也有多位代表来临,还有各类家族势力,蜀中唐门,嵩阳铁剑山庄郭家,江南慕容世家九大帮,如丐帮、江南凤尾帮、长江水寨、十二连环坞……等等,还有混黑道的各路江湖豪杰。

    陆小凤同样并不希望这场战斗发生。

    一来西门吹雪是他的好友,他知道以他现在的状况是决计胜不了叶孤城的,而且叶孤城与霍天青一战之后,也定当会有所精进。

    二来他并不能理解叶孤城与西门吹雪的一战,他们到底为了什么?剑客的荣耀?还是其他?

    三来就是他发现这一战同样也有很多蹊跷的地方。

    他心中存有疑惑,所以他才会来到京城最大的赌场中。

    不过他并不是一个人来的,而是和他的朋友李燕北。

    众所周知,陆小凤是个喜欢交朋友的人,他的朋友不一定要多有钱,但一定要合他的品味。

    李燕北不仅合他的品味,更是个京城有钱有势的地头蛇。

    同样众所周知,能在京城做地头蛇的人物绝不会简单,更何况他已经做了十几年。

    赌场之内,喧闹无比。

    或是是托了京城人数暴增的福气,青楼和赌场是这些日子里最兴盛的地方,尤其是赌场。

    各路江湖武夫豪杰都混聚在赌场中,个个红光满面,口水四溅,伸的老长的脖子望着赌盘上开出的大小。

    “大大大。”

    “小小小。”

    “豹子通杀。”

    这并不是赌场内最为壮况的一面,在赌场最中心,哪里人数更是多的不可胜数,人挤人的,纷纷往前挤。

    “我压叶孤城。一万两。”

    “我也压叶孤城,三千两。”

    “我压叶孤城十万两。”一豪客一掷千金,大声叫道。

    另一人也互不想让:“叶孤城据传被唐门暗器所伤,我压西门吹雪十万两。”

    当陆小凤和李燕北迈入赌场大门就看到这幅场面。

    陆小凤冷冷看着他们,突然一掌用力拍向梁柱,冷笑道,“他们究竟将西门吹雪和叶孤城看成了什么东西?看成了两只变把戏的猴子?看成了两条在路上拾肉骨头的野狗?“

    梁柱的灰尘簌簌落下,李燕北从未见过陆小凤有如此愤怒。

    他忍不住问:“你带我来这作甚,你难道不是为了要看这一战而来的?“

    陆小凤:“我只希望永远也看不到他们这一战。“

    李燕北道:“但现在叶孤城既然已被伤唐门所伤,西门吹雪已绝不会失败!“

    陆小凤道:“无论他谁胜谁负都一样!“

    李燕北还是不懂:“什么是看不见的肉骨头?“

    陆小凤道:“虚名。“别人眼中的虚名,就是那根看不见的肉骨头。

    陆小凤又冷笑道:“这一战他若胜了,你就可以将杜桐轩的地盘据为已有,那些赌客可以赚取巨大利益,那些自鸣清高的剑客们,也可看到一场精采的好戏,看出他们剑法中有什么绝招,有什么破绽?可是他自己呢?“他自己岂非已胜了?可是他纵然胜了,又有什么好处?又有谁能了解胜利者的那种孤独和寂寞?”

    李燕北终于明白了陆小凤的意思,但又听他道:“不过说这些话,并不是今日的目的,你看那这场赌局上已出现了第三种盘口。”

    李燕北抬眼看去,登时眼睛睁的老大,“怎么可能?”

    赌局上赫然出现了另一种盘口,叶孤城与西门吹雪两者无有胜负,皆是死亡,而且上面的所押财富已达到令人触目惊心的地步。

    只听到陆小凤幽幽道:“当这种盘口出来的时候,震动了京师所有的人物,但是却很少有那一个江湖人会押第三种盘口。”

    曾经有三名江湖顶尖高手向京城所有赌场逼问为何会开出第三种盘口,第二天清晨,城楼上就挂着那三人的头颅。

    当下还有人不信邪,又去了十多名高手,结果依然一样,所以从此江湖人就对这第三种结果讳莫如深了。

    李燕北依然瞪着老大的虎目:“你是说有人才操纵赌局?而且此人还能压制京城所有的联合赌场,这证明此人无论是势力还是财富已经达到顶级。”

    “而且他很有自信,他在和所有参入赌局的人做赌,若是赢了就通杀全场,输那海量财富则被瓜分。”

    “那背后之人会不会就是所有联合赌场的庄家。”

    陆小凤道:“我不知道,但我想那人一定不在乎什么财富,这些可能就是他大发闲趣的小玩意。”

    李燕北道:“你怎么知道?”

    陆小凤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直觉。”

    李燕北笑道:“直觉这东西可谁也说不准,或许你会错。”

    陆小凤道:“所以才要找一个人。”

    “谁?”

    “大智大通。”

    “现在距离叶孤城与西门吹雪大战还有三天,你不觉的晚了吗?”

    陆小凤面色一沮,但依然坚定大步迈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