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四十五章 决战之始

    平南王府,威严屹立。

    平南王世子已经进入王府之内,他并没有去平常最会去的书房和演武场,而是径直走向了一处小院当中。

    小院不同于王府的大气雍容,倒有一份别具一格的精简。

    精简并不是说小院当中很少有其他的物品,或是景致,相反,小院当中该有的东西,一样不少,该有的景致一样不缺,但就是这样,每个物体与物体间的错落分布,都流露出一股由内而外散发精简韵味。

    这里很安静,安静的在草木之中没有半点虫子发出的叫声。

    这里是叶孤城的居所,但是一年当中,他只有两三次会在这里。

    平南王世子知道现在叶孤城一定会在其中,因为天空上并没有覆盖云层,而且与陈锐一战之后,他也有许多感悟需要消化。

    “嘎吱!”

    平南王世子直接推门而入,放在平常他是决计不敢的,哪怕是叶孤城不在的日子。

    门内。

    有一个白衣人,雪白的衣服,苍白的脸,冰冷的眼睛。

    叶孤城静静的坐在蒲团之上,身旁放着的是一把乌鞘长剑。

    平南王世子看了眼叶孤城,又被桌子上一白瓷碗给吸引住了。

    白瓷碗并没有什么稀奇的,就是一个装着白水的瓷碗,叶孤城的饮食很简单,比西门吹雪更加简单,就是清水,青菜,都是没有半点油腥的东西。

    不过平南王世子记得叶孤城几乎没有于这里喝过一碗水,更恍若其他饮食。

    叶孤城没有于意平南王世子的的无礼和冒犯,看着他手中空荡荡的,冷冷问道:“你的剑呢?”

    平南王世子刚想回道被他丢了,但是话到嘴边,却是死死张不开嘴,脸色憋的涨红。

    叶孤城就这样冷冷的看着。

    最后平南王喘不过气来,搭在桌子上,大口大口的呼吸。

    “剑主杀伐,你天生贵胄,本就不适合练剑,失了自己的剑很正常。”

    叶孤城语气淡淡,仿佛在诉说一件与自己微不足道的事情。

    但是这样的平淡反而激起平南王世子逆反心理,他猛地暴起怒喝道:“你的天外飞仙根本就不是天下第一剑法,你也根本不是天下第一剑客。”

    说完,平南王世子心中立刻就懊悔起来,直想扇自己几个耳光,不知怎么回事,怎将自己心中想法说了出来?

    旋即,四周死寂,他立时感觉不妙,心中泛起浓郁恐惧,抬眼看向叶孤城。

    见他目色平淡,没有任何动手的趋势,还喝了一口白瓷碗中的白水,平南王世子心中这才大定。

    “嗯!”

    喝完水后,叶孤城应了一声,像是应对世子的愤怒。

    “先生,刚才心中一时失言,冒犯了先生,还请不要怪罪,若是先生不满,也请重重责罚。”

    说话之间,世子当下深深作揖,颇有叶孤城不原谅就不起来的意思。

    叶孤城道:“学无止境,剑更无止境。你话说的没错,我本就不是天下第一剑客。”

    这话令世子又有些惴惴不安:“先生。”

    “起身吧,看来你应该见到绝世剑招,说给我听听。”

    世子从陈锐道破绣花大盗真凶开始说起,又详细讲述了他和木道人的一战。

    叶孤城目视远方,幽深如渊:“木道人!”

    “看来我小觑天下英雄了,先前不仅出现个霍天青,现在冒出个木道人,当真有趣。”

    世子言道:“木道人本是武当派长老,每每喜欢游戏风尘,常人难寻踪迹,唯有陆小凤和他是朋友,而他如今竟然隐藏如此高深的武功,所图定当不小。”

    叶孤城只淡淡言道:“那一剑叫一气化三清。”

    世子道:“没错。”

    叶孤城道:“你在仔细给再我描述那一剑的威势和特征。”

    世子不解其意,不过还是又仔细讲述了一遍。

    叶孤城道:“再给我讲述一遍。”

    世子老实照做。

    叶孤城听后,双目微合,凝神细思,片刻后,犹如冰山的苍白脸上竟露出皱眉,但过了十息,这一丝极淡的凝眉才消了下去,恢复冰冷,如同没有发生过一样。

    又过了片刻后,叶孤城陡然睁开双眼,目中隐有神锋蕴藏,锋锐之意令人不可逼视。

    叶孤城突然问道:“木道人使什么剑。”

    世子道:“铁木剑,”

    叶孤城问道:“重约几许。”

    “大约先生长剑一半重量。”

    “速度如何?”

    “比先生稍快一线。”

    “使剑姿态如何,或斩,或撩,或砍,或劈”

    “斩。”

    当平南王世子说出一个斩字之时,叶孤城赫然拔剑。

    剑作龙吟,迎天斩下。

    凌空之中一道匹练白芒骤然又分生出两道毫无二致的白芒剑光。

    平南王世子见了鬼一样,完全不能理解叶孤城仅凭他的描述竟也能挥出一气化三清剑术,而且速度,威势同样不逊色陈锐与木道人分毫。

    这还是他人的剑法,若是他自身的天外飞仙又将达到怎样的高度?

    一时间,看着三道剑光将小院的地面撕裂出三道数丈之远的深深沟壑,世子已经傻了。

    回过神来,世子苦涩笑道:“先生,为什么?”

    叶孤城淡淡道:“剑者,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但我从未退过!”

    这份强大的自信与傲人的气度竟叫世子无语凝噎,现在他才明白为什么叶孤城能够创出天外飞仙这般的不世奇招。

    “那为什么你和霍天青都能使出这一气化三清剑术。”

    叶孤城道:“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

    “若是你到了我与他这种境界,若是有心想要学到他人的绝招,说难也难,说易也易,这无非神而明之存乎其人的道理。”

    “但是你即便学到招式,若是没有自身底蕴,只会被原身之技法误入歧途,同时也需注入自身之理解,推陈出新。”

    平南王世子陷入长长的沉默当中,久久不语,又道:“先生现在能胜过霍天青吗?”

    叶孤城淡淡道:“我不知道。”

    世子又道:“计划呢?”

    叶孤城道:“照常推进。”

    最近三件事情引爆了江湖。

    其一是绣花大盗一案告破,真凶竟是金九龄,这着实跌破无数人的眼睛。

    其二连连斩杀霍休,独孤一鹤的绝顶高手,再杀木道人,江湖巅峰人物再失其一。

    而且在江湖上更有绘声绘色谈论陈锐与木道人绝世之战,其间没人想到木道人隐藏实力,还有神技现世,但是即便如此,还是被陈锐强势斩杀,堪称凶猛。

    其三,也是江湖中比陈锐与木道人一战还要火爆的消息,八月十五,叶孤城与西门吹雪将在京城紫金山决战。

    两位当世绝代剑手的巅峰一战,无疑点燃了无数剑客武者的心,促使他们去京城观摩这场惊世决战。

    “月圆之夜,紫金之巅,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陈锐当然收到了消息,不过他已在前往巴蜀的路途当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