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四十四章 突破

    所有人惊诧无比,擦亮眼睛后还是见到陈锐用的是一气化三清。

    一剑之下,三道迅猛无匹的凌厉剑光,似有遮天蔽日之气象,猛然向木道人身前刺去。

    木道人此时同样瞪大眼珠,目露惊愕,还有强烈的不可置信。

    “不可能。”

    木道人怒喝一声,掌势一握,手中青筋暴起,想要将掌中长剑从陈锐手中拔出,但奈何长剑似乎在他像手中生根一样,重力拽拉之下,还是安然不动。

    他的脸色已酱紫成猪肝色,嘴边的白胡子已经竖了起来。

    猝然。

    他听到风声。

    呼啦。

    两人瞬息交手之间,三道剑光电射刺来,破风呼啸连连。

    他已经知道到了陈锐面对这一剑的状态到底是什么样子。

    面对这一剑,他皮肤上毫毛炸起,心中警兆大鸣,身体产生一系列的应激杏的反应,但是此刻即便拥有强横的感知力,也是毫无用处。

    这三剑已经将他所有的后路封锁,就如同陈锐只能选择硬挡,他也只能选择硬挡,若非如此,恐怕飞身逃窜后果更惨。

    但是他终究没有陈锐那样强横的护体功法。

    木道人暴喝一声,将楼宇都震的颤抖不停,众人也在鼎沸般的暴音下纷纷捂住耳朵

    “轰!”

    他一掌平推而出,掌势毫无之前千般变化,唯有雄浑无匹的掌力喷吐,掌意若洪流奔涌,席卷风雷朝三道剑光拍去。

    面对这生死存亡之际,他也再不能留手,已将全身潜力都压榨出来。

    “砰!”

    木道人一掌已然崩碎一道凛冽剑光,但手掌已是血肉模糊,隐隐可见白骨。

    还有两道剑光。

    电光火石之间,再次向那两道剑光推去。

    “砰!”

    又是一道剑光崩碎,但是木道人的手掌已被斩断,血肉横飞。

    众人看着没了手掌的木道人,已然明白了这剑光的恐怖之处,他们又看了看仍然手掌高举的陈锐,头上三道剑光还是没有一道斩下。

    “嘶!”

    他们倒吸一口凉气,现在他们才知道刚才陈锐是面对何等危险的局面。

    但是就是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还是能安然接下三道剑光。

    “噗!”

    最后一道剑光刺入木道人的心口,而此时他也缓缓闭目,满脸安详,仿佛参透了所有因果的得悟高僧。

    “嘭!”

    木道人身体轰然倒地,扬起一阵灰尘。

    尽管此时木道人身亡,但是陈锐头顶的剑光还是未有消散,不过剑光的方向倒也紊乱了。

    陈锐猛地踏脚蹬地借势一转,内力一带,掌中三道无匹剑光向四周飞去。

    一道斩断木梁,一道斩到旁人,一道没入楼顶。

    陈锐垂落的左手在不停地轻轻颤抖,嫣红的血迹从掌心那道深可见骨的粗粝血痕中渗出,随之血迹又随着重力从指尖滴落在木板之上。

    众人见状纷纷退步,有的见到陈锐那漠然无情的目光也作鸟兽散。

    陈锐没有理会,当下盘腿而坐,也不顾忌场面的脏乱。

    他还是头一回置身如此危险的境地中,若非他金刚不坏神功经过多次战斗后已大有长进,恐怕这只手他是决计保不住的。

    不过那一气化三清剑术,当真了得。

    威力恐怖不说,即便如他这般拥有深厚的内力,强行施展下来,也伤及了肺腑,必须加以时日才能安好。

    不过付出这些代价,在陈锐看来都是值得的,因为收获远远比付出的代价更多。

    首先,金刚不坏神功在硬借那三道凌厉剑光的时候,陈锐明显感觉只差一线就能大成的金刚不坏神功竟有了松动。

    这代表或许不用多久,他的金刚不坏神功就能大成,但也不能太过乐观,须知这种护体硬功机缘非常重要,若机缘不至,终生卡在这种关窍的也不在少数。

    不过金刚不坏神功只能算是意外之喜,最为重要的还是陈锐先后和叶孤城,木道人交手之后,感悟颇多,能够将其中完全消化,未必不能迈入剑道宗师之境。

    同时他的自创剑招,贪剑,已被他臻于圆满,足以成为一式剑招。

    论及玄妙陈锐自感毫不逊色叶孤城天外飞仙一剑,而且再以他强横内力催发,威力当远胜之。

    不过叶孤城和他一战后,所获感悟不一定比他要小。

    所以当叶孤城再次施展的天外飞仙也不是之前的天外飞仙。

    陈锐将长剑放在身前,缓缓闭目打坐,并未在乎三楼上的这一群人。

    众人见状,走了大部分,如平南王世子,陆小凤也都走了。

    少部分人留下的倒不是想意图不轨,而是想要观摩一二,奢望体会一招半式,又或是想要看一看大战之后的陈锐究竟有什么突破杏的变化。

    而花满楼则静静的坐在桌子一旁,留意陈锐的动静,为他护法。

    虽然他知道他并不需要,但他还是会去做。

    只是此时此刻,门口赫然站着一位曼妙的红衣女子,花满楼已经嗅到了那股花香,他知道欧阳情来了。

    她到底还是放心不下陈锐,也难以割舍这段情感。

    欧阳情看着场中凌乱的画面,又抬眼看向了场中手指还在滴血的的陈锐,微微蹙眉,心中闪过心疼。

    他虽坚毅,但终为肉体凡胎,人体再强,神兵利器终会对其造成损伤。

    缓步走向陈锐身前,到了中间,脚步又停顿下来,如花满楼一般静静的坐在桌子旁。

    陈锐已经感觉到欧阳情的到来,但是他此刻他正处于破关的关键时刻,也无暇分神。

    此时他的脑海并没有任何水深火热,也没有任何痛感,一切就仿佛是水到渠成,无数个感悟像是一个个气泡爆炸般被消化,同时又有无数灵感相继而生。

    旋即当所有感悟被消化,无数灵感恍若金光丝线织成一把长剑迎天一斩。

    银辉升腾,白光映日。

    陈锐身旁的长剑轻轻颤鸣,这一异象被欧阳情看在眼里,刚以为要发生一连串的了不得现象,其中可能会有凶险,有些担忧,但陡然之间,一道声音传出。

    “走吧。”

    陈锐豁然起身,提起长剑向门口迈步而去。

    众人一脸错愕,这才半个时辰,就完事了?也没半点绝世高手的风采。

    欧阳情立刻抛下花满楼,赶忙起身赶上陈锐的脚步。

    “你不是说你要突破吗?你这就完事了?”欧阳情疑惑道。

    “为什么每一个人都认为突破就一定有什么惊天异像,须知厚积薄发之后,突破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说罢,陈锐步子加快了几分,现在他已迈入剑道宗师之境。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