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四十三章 一气化三清【4k,求订阅,求推荐票】

    木道人缓缓轻咳,活像是一个无助的老鳏夫一般,哀叹道:“这里没有什么老刀把子,我纵横江湖这么多年,也从来没有听过老刀把子这个名号。”

    “年轻人,你找错人,或许你去找找场上其他人,可能会有知道这个名字的。”

    “是吗?”陈锐看着着木道人,露出刚才如面对金九龄一般戏谑的笑容,“现在,说这些东西还有意义吗?”

    木道人看着众人大战金九龄的激烈场面,而他们两人仿佛就是场上的幽灵,与这个他们隔绝,像是没有人发现了他们的存在。

    “我给过你机会了,你应该懂得珍惜,同样你须知,我与叶孤城有很大的不同。”

    “我当然知道,你与叶孤城的不同。”

    “若天下要评出排名前三的武功高手,不一定会有叶孤城,但一定会有你木道人,亦或是老刀把子。”

    木道人傲然道:“你倒是像是很了解我,对我评价这么高。”

    陈锐道:“如果江湖中人都知道你是幽灵山庄的神秘可怕老刀把子的话,恐怕评价绝对不会比我低,或许你的剑法不如叶孤城,但是活了这么久,无论是经验,内功方面都会胜过他,更何况你练得是道家真功。”

    事实上,论武功,老刀把子是最有可能杀掉西门吹雪的人,这里指的不是此时的西门吹雪。

    而是原著中,西门吹雪再战胜叶孤城后,那个达到‘无剑’层次的西门吹雪。

    而且他的心计同样不差,在以老刀把子的身份谋划针对武当和陆小凤的种种密谋后,还能全身而退,陆小凤明知幕后真凶就是木道人,他还是只能束手无策。

    木道人笑了,流露出意味不明的笑意,不知是在对陈锐点评的默认,还是对他的讥讽。

    “既然如此,那我倒是好奇你找我的目的?”

    “杀我?”

    “我并不知道如何得罪过你?”

    “读书人窃书,能叫偷吗?”

    “而剑客之间的比剑,又怎么是杀人呢?无非是自证剑法罢了。”

    木道人一愣,道:“貌似很有道理?”

    “剑客比剑,就是如同吃饭睡觉,都是一件很一样正常事情,同样也是一件很难阻止的事情。”

    “不过为什么找我?西门吹雪和叶孤城应该是一个很好的比剑对手。”

    陈锐道:“我已经和西门吹雪,叶孤城交过手了,事实上我感觉与叶孤城一战后,我脑海中就冒出了很多灵感,现在的我就只差一场战斗,或许便可进入剑道宗师之境也说不定,届时我的半式剑招也将同时圆满。”

    “有了灵感就找人出手比剑,貌似也很有道理。”

    “没错,这本就无可指摘。”

    “好吧,你可以出手了。”木道人平淡的看着陈锐。

    “道长,胜我年长,是前辈,而又是在下先行挑战,终有不妥,理应你先占一手。”

    陈锐并未拔剑。

    “好,请。”

    陈锐举止风流,气度从容,自有一股洒脱姿态流出,淡淡道:“请。”

    “铮!”

    一声轻吟,长空骤生无数清光飞旋,定睛细看,不停颤抖中,凌厉剑气突然拔射而出,一把木剑自木道人背后飞出。

    刺目剑光横越击空,仿佛被一条无形丝线牵引,倏然长剑已落入木道人之手。

    他迈步一踏,身形须臾已至陈锐身前。

    剑光闪动间,他手腕轻转,反手抽剑裂空横击。

    这一系列的招法动作行悠流水,看不出有任何停滞微顿感觉,给陈锐的印象完全不像是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家。

    而且长剑之上莹莹如碧玉的清光,使人看不出有任何杀机隐现,倒像是生机盎然的希望。

    但是对于这样一个高手却是极为反常的事情。

    长剑惊虹电掣,像一阵狂风冲来,霎时,已然临近陈锐心口。

    退。

    暴退。

    陈锐猛地重踏地面一步,身形如电般激射暴退,而方向便是金九龄那群人交战的中心。

    众人与金九龄交战激烈,无暇顾及更多,但听到大厅中爆发一声雷霆巨响,更有肆意的剑气纵横,也不由分出心神,用余光打量。

    这一看之下,顿时令众人心慌不已。

    但奈何动作不够迅速,一时不察,一人肩膀竟触及到木道人剑上清光,顿时被削下一片血肉。

    那人本就是江湖绝顶高手,寻常刀剑难伤,但木道人这一击清光之下,犹如神锋,痛的那人惨叫连天。

    而金九龄自然看到木道人追击陈锐的全貌,趁其空挡,想要奔逃。

    但奈何身后早已有盯着他的陆小凤,一掌印在其身后,金九龄逆血喷涌,速度大降,又被平南王世子派来的高手围攻上来。

    看来插翅难逃,杏命不保。

    平南王世子原本并未关注一旁陈锐与木道人,不知两人缘何交战。

    但是此时追击之状,分明是生死大战,顾不得多想,赶忙上前观看两人交战。

    陈锐与木道人还是保持追击状态,而那一剑只有半寸就可刺入他的心口。

    但这期间,陈锐既可以说是看明白了木道人的剑势变化,但也没有看明白他的剑势变化。

    因为木道人根本没有动用全力。

    面对陈锐的奔逃他似乎饶有兴趣,故意保持这种状态。

    余下时间陈锐再也看不出其他门道,将手覆压长剑,手臂高扬,剑随手动,怒龙乍现。

    “呛啷!”

    长剑拔出,撕碎了空气,同时也隐隐有硝烟的味道。

    漫空银辉升腾,照室皆白。

    肃杀冰冷的剑气,肆意汪洋,层层满布,瞬间填满了整个空间,令人心目寒颤。

    “哐当!”

    两口长剑凌空交击,剑光相冲,如两道山岳轰然碰撞,劲气咆哮,剑光纷飞。

    众人已经将金九龄斩杀,但一道响彻整个空间的巨响再将众人目光吸去。

    见到前方两人周围的所有花木都被毁于一空,地板也有被剑气撕裂成蛛网的抓痕,所有强忍心中胆寒,余光再次抛去。

    半空之中,身影飘忽往来,以快击快,两口长剑不停交击,霹雳声中,道道光芒璀璨绽放,夺目至极。

    “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

    或许两人交战之盛况,可以用这句诗词来形容。

    这一战,在平南王世子眼中,并不比陈锐与叶孤城的那一战要差。

    而放在那些其余高手眼中,两人剑招,穷其招式之变化,每每一击,或斩,或劈,或挡,或撩

    每一招都可以算是平常招数,但是在两人手中都有化腐朽为神奇的神妙威能。

    两人交战时间愈发长久,但交战的激烈程度并未减弱半分,反而有愈演愈烈的征兆。

    陈锐知道木道人精修道家内功,余韵绵长,久战并不虚他分毫。

    但要论内功就代表木道人的武力,那就是谬论了。

    交战之前,陈锐断言木道人剑道要逊色叶孤城。

    但交战之后,他才发现自己定论大有错误。

    论及剑法,木道人即便不胜叶孤城,但也不会逊色分毫。

    或许不如叶孤城剑法那般极致,但其剑法中变化多端,即使陈锐稍有分神,也有败倒趋势。

    “痛快!”

    木道人一改往日得到高人形象,仰天长啸,大呼痛快,肆意之间,已将掌中剑势催发顶峰。

    剑随声动,携滚滚风雷啸音向陈锐迎头斩下,速度愈发迅猛无匹,如流星电射,破开空气,嗤嗤裂出气流暴射而出。

    这一剑大气磅礴,威势堂皇,似又力劈华山之威猛雄烈,但其灌注的力道亦不知胜过其百倍,。

    而且论其速度,纵使与叶孤城天外飞仙一剑相比,同样毫不逊色。

    场上人数众多,不缺乏高手,更有如陆小凤,平南王世子,花满楼般的高手。

    此时他们面色皆是凝重非常,因为他们都看出了这一剑厉害,或许陈锐能够接下这一剑,但亦需要付出极其惨痛的代价。

    就在众人感叹这一剑凶险厉害之时,木道人手腕轻旋,陡然之间,剑势再次变换。

    令人瞠目结舌的一幕出现了。

    陈锐上方头颅之上赫然出现了三道剑光。

    原本斩向陈锐的只有一道剑光,因为木道人手中的剑只有一把,现在却变成三道剑光。

    三道剑光盛烈,寒意迫人,令人心目皆寒。

    同时三斩之下,化作三道惊虹匹练,斩断空间,气掀楼宇,堪称惊艳如龙。

    场上活到现在的无一不是绝顶高手,平常自然是眼高于顶,目中无人。

    但是此刻见到这种神技,还是难掩震惊,恐惧还有激动。

    他们知道能够施展出木道人先前的一斩,已可以名列江湖之巅峰,甚至排入江湖高手前五也非虚言,但是木道人还是震惊了他们,或是令他们心生敬畏与恐惧。

    他竟然能在如此绝技当中,分化出三道威势不减,犹如实质的剑光。

    这其中难度堪比登天,或说根本不可能,这位木道人已经不是他们熟知的那个游戏风尘的的木道人了,隐藏如此深,当真是可以说是神秘而恐怖。

    不过他们心中还是闪过些许激动,有生之年,得见如此神技,就算是埋进棺材里,也是一生无憾。

    此时平南王世子看着那一剑默然无言,满脸都是黯然,同时双手也在紧握。

    在他心中叶孤城乃是当今天下剑术至高者,无人能及,不过自陈锐出世与叶孤城一战之后,他心中就认定当今剑术顶峰者,除却叶孤城,陈锐,再无他人。

    即便强如西门吹雪也需在他二人身后吃灰,更恍若他人,就比如这个木道人或许连西门吹雪都打不过,所以他布金楼之筵,也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中。

    现今,他再次被打脸了,一如当初被陈锐打脸一般。

    而且就那一剑,也同时将他的剑道争锋之心给摧垮了。

    因为在他心中,这一剑比天外飞仙更要强,那与叶孤城剑术相仿的陈锐,又怎么能抵挡,只是徒劳待死罢了。

    陆小凤苦涩道:“一气化三清剑术!”

    “道家秘法,集天才、地才,人才的三才之剑。”

    众人虽未听过道家秘传的一气化三清剑术,但都听过这个古老相传的一气化三清神话典故。

    结合这个典故的神秘和强大,再联系木道人此招,也确实不负一气化三清的名头,而且若之前他们料定陈锐是重伤,现在却是必死无疑了。

    “若是你黔驴技穷,就真的需死了。”

    一声悠悠怅然,木道人像是在惋惜这个剑道天赋绝世的青年。

    “是吗?”

    陈锐嘴角流露出淡淡的笑意,仿佛再为这一剑而赞叹,同时他的举止依然从容,面色古井无波,没有一丝一毫的慌张。

    猝然。

    在所有人瞪大的眼珠之下。

    太阳似的刺目金光在陈锐周身迸发激射,旋即他应天一掌,仿佛盘古撑裂天地一般,猛然轰向头颅上方那三道剑光。

    剑掌相交,没有任何声音传出,但有又一团前所未见的盛烈白光涌现。

    场中众人都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待他们睁开之时,陈锐的一掌已然托举住了那三道剑光。

    同时他又一剑向木道人斩去,赫然是刚才木道人施展的剑法。

    一气化三清!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