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四十章 初春时节,赏花论剑【求订阅,求推荐票】

    五羊城还有个名字——花城。

    此时又正值初春时节,置身花海中自然是美不胜收。

    宅院深深,花木成荫。

    陈锐携美眷观赏时令花朵,当真是好不快活。

    不过这其中还是来了不速之客,陆小凤和花满楼。

    不知何时,石桌的一个凳子上坐着一个略显憔悴的人,他倒是毫不客气的拿起桌上的美酒独自灌了起来。

    咕咕,咕咕,随着陆小凤咽喉的滚动,一壶美酒两三口就已经没了。

    “嘭!”

    陆小凤怦然将酒壶拍在桌子上面,力量之大,石桌也为之一震。

    陆小凤痴痴的看着酒壶,念道:“好酒。”

    “酒当然是好酒,从绍||兴酿酒世家鲁家秘窖中取出的百年女花红,天下间只有两坛,自然是不会差的。”

    陈锐自顾自的将盘龙玉杯中仅剩的一口佳酿饮下,没有理会陆小凤的异常。

    他已经知道了陆小凤的来意,因为他的到来正是陈锐一手促成的。

    当他告诉欧阳情他能够解决绣花疑案,并且知道薛冰的下落时候,他就知道欧阳情会告诉红鞋子首脑公孙兰,而且陆小凤为了追查绣花大盗的案子,这段时间和公孙兰打的火热,所以公孙兰自然也会将陈锐拖下水。

    就如花满楼告知陆小凤他和叶孤城大战的情况,而陆小凤会告知金九龄他和叶孤城大战情况一样。

    这个世界圈子都很小,在亲密人之间消息是藏不住的。

    不过对于欧阳情告知公孙兰的事情,陈锐并不介意,都日久生情了,还能说什么。

    而且这也是他的授意,虽没有明说,但欧阳情一点即透,明白了他的心思。

    此时,陈锐并没有说话,好似被庭院中的各色花朵勾走了了心神。

    主动权在他手上,犯不着凑上去帮忙。

    没过多久,陆小凤已经说话了。

    和陈锐比耐心,完全是自讨苦吃,而且在珠光宝气阁他也早已领教。

    同样若想要请请陈锐帮忙,不付出代价也完全是痴人说梦。

    陆小凤苦笑道:“我不想兜圈子了,听说你知道绣花大盗是谁,而且知道薛冰的下落?”

    陈锐点点头,笑道:“这些我都知道,不过绣花大盗和薛冰下落,你只能知道其中一个,不知道是薛冰重要,还是绣花大盗在心中的地位更高。”

    陆小凤毫不犹豫大声道:“薛冰!”

    他虽然很想知道绣花大盗到底是谁,但案子放在那里,他自信迟早能破。

    现在最重要的是薛冰失去行踪,生死未卜,更加令他担心。

    “这才是我欣赏的陆小凤,若是你说什么绣花大盗,那鬼玩意我是决计不会再提的。”

    陈锐手中不知从那里拿的酒壶,又给陆小凤倒了杯酒。

    陆小凤苦涩的举起酒杯,“告诉我薛冰的下落,有什么条件?”

    陈锐:“初春时节,五羊城郊外漫山花海,我要与赏花论剑,其中木道人和金九龄必须到场,这就是条件。”

    金九龄是绣花大盗,这是他给陆小凤的一个交代,不过他只能算是添头,因为陈锐真正的目标是木道人。

    这个实力远不下叶孤城的绝代高手,或许甚至论及木道人真正实力都有可能超过叶孤城。

    他另一个小号是江湖上神秘莫测的幽灵山庄之主,老刀把子,神秘的极其可怕。

    而木道人喜欢游戏风尘,没人知道他的行踪,即便是陈锐派遣势力也不例外,不过陆小凤与他是好朋友,借他之手却是足以。

    陆小凤皱起眉头,他不知陈锐内心意图,但薛冰生死未卜,只好一口答应下来。

    “陆小凤不想知道绣花大盗是谁,我倒是想知道。”

    异变骤生。

    空旷的庭院一道娇柔中略显大气的女声传开来。

    陆小凤和欧阳情听到这道声音神色间有些欣喜和意动,那怕是花满楼都凝神细细感知那从庭院花海中走出的女子。

    一个女人,一个灿烂如朝霞,高贵如皇后,绰约如仙女殷的美丽女人缓缓走来。甚至连她身上穿的衣服,都不是人间所有的,而是天上的七彩霓裳。

    而庭院后的各色花朵也霎时间失去了颜色,成为她的陪衬。

    陈锐知道这个女人,正是当初和他一战的公孙大娘,公孙兰。

    或许这才是公孙兰的真面目,不过他也不能确认,毕竟这位可是小号狂人,易容术天下无双,谁知公孙兰此时是不是又披了一层皮?

    但他知道公孙大娘来此的目的。

    解救薛冰是其一,更重要的是她现在被金九龄给按上了绣花大盗的名头。

    在金九龄所有的谋略之下,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她,所以她也是金九龄最好的背锅人,若不将这个名头摘下来,红鞋子迟早曝光在江湖上。

    陈锐淡漠的看着公孙兰,“你还敢来这里,就不怕我杀了你。”

    公孙兰笑的花枝乱颤,前俯后仰,好像是天底下遇到了最笑的事情,道:“现在我已经不认为你会杀我,不仅是因为你杀不了我,而且”

    她眼神瞥了下欧阳情还有坐着的陆小凤。

    陈锐眉眼一挑,察觉了她的小动作,略带笑意,“哦?”

    公孙兰笑吟吟道:“再与你一战之后,我的剑法已经更上层楼,我自信弥补的漏洞,你又怎么杀的了我?”

    陈锐摇摇头:“今日之你,非昨日之你,但今日之我,又岂是昨日之我?你无非赌我没有你更加精进而已,但殊不知这种盲目的自信却总是会害人的。”

    欧阳情突然握住陈锐的双手,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公孙兰冷冷道:“我不想多说什么,现在我只想知道绣花大盗到底是谁?谁在诬陷我。”

    “可以,将红鞋子交给欧阳情掌控,这是条件!”

    欧阳情左右为难,急的都快哭了,道:“我不想要什么红鞋子,你别给我大姐一般见识?”

    陈锐凝视欧阳情,淡淡:“这个世界,我能给你的不多,而我给东西你都要收下。”

    这份少见的霸道令欧阳情为之一默。

    公孙兰冷笑连连,她虽知欧阳情在调和她与陈锐的关系,但心中还是怒火中烧,“我红鞋子什么时候是菜市场的猪肉,任人宰割了?”

    场上气氛顿时紧绷起来,仿佛掉根火星就能燃烧。

    被关心的人总是有恃无恐。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