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三十九章 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下 第五更,求订阅】

    陈锐与叶孤城站在波涛之上,随浪浮沉,相顾对视,皆是受伤不轻。

    叶孤城嘴角溢出丝丝鲜血,而陈锐也是面色苍白。

    此战若要说剑道之决,两人不分轩轾,但是要论生死之决,那可能是陈锐笑到最后。

    因为他的剑法并不如叶孤城的那般决绝,而且他的手段也是极多,内力也远比他要雄厚。

    陈锐凝视叶孤城,缓缓道:“你心中还有顾忌?刚才那一剑你没动有全力。”

    叶孤城冷眼以对,“你的半招剑招也没有臻于完美。”

    陈锐将长剑收入鞘中,问道:“还要再战吗?”

    叶孤城刚想回答,远处三道身影踏波赶了过来。

    平南王世子笑道:“两位都是当世绝代剑手,损失一位都是武林乃至天下的悲哀,何不摆手?或者来日也可择机再战?”

    叶孤城听后,按在掌中的长剑也赫然收入鞘中。

    陈锐看了眼平南王世子,他知道叶孤城心中有所顾虑。

    正是他已经参与并策划了平南王府的谋反篡位大计,而且也已经传来了叶孤城要和西门吹雪决战的消息。

    叶孤城这分明是想利用他与西门决战来吸引各方势力注意,若他此时与陈锐再做决战,生死难料。

    即便幸存下来,也是重伤,这样便会对计划产生极大的影响。

    所以刚才叶孤城手中还存有一分力道没有使出来,而对于他们这种层次的高手来说,哪怕是一分力道,也足有改变战果的可能。

    将长剑收入鞘中,叶孤城冷冷的看着陈锐,突然道:“现在我有几分后悔。”

    陈锐明白了叶孤城的后悔,他后悔刚才那一剑没有全力施展,也后悔参与了平南王府谋反计划,因为现在的他遇到了陈锐,他也并不是伫立剑道巅峰,难求敌手。

    至少陈锐正与他处于同一水平线上。

    陈锐:“你不必后悔。”

    叶孤城道:“我是不必后悔,因为我知道我们两人迟早将会有一战,那一战或许就是决定你我生死之战,而且时间绝不会太远。”

    陈锐:“你说的不错,不过你我之间还要加一人。”

    叶孤城道:“谁?”

    陈锐:“西门吹雪。”

    “听说你们会京城决战,届时也是我们三人之间生死之决。”

    叶孤城目光如剑芒喷吐,直勾勾的盯着陈锐,他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要同时挑战他和西门吹雪。

    面对这令人冷如骨髓的目光,陈锐安之若素。

    待话说完,他身形一闪,已然跃几丈开外,搂住欧阳情的腰际消失夕阳尽头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在床上的时候,欧阳情已经醒了。

    而她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看一看那个坏家伙是不是又跑了。

    当身体靠着那如同大理石般坚毅,犹如暖阳般温和的身躯,又嗅着那熟悉的气息,欧阳情的的心情就像吃了蜜糖一样。

    但谁知被子中的哪只魔手却并不老实,对她上下其手。

    她用力往哪只不安分的手上掐了一下,但也没有用力气,不过这倒是激起那人的乐趣,猛地将欧阳情拉入滚烫的怀中。

    帘幕落下,不时传来几声细若萧管的娇啼

    良久,事毕。

    欧阳情媚眼如丝,脸上还有几分晕红,趴在陈锐的怀中,缓缓说道:“这几日你可是大出风头了。”

    “你知不知道,这些天五羊城里所有的江湖人都在讨论你和叶孤城的大战,而且甚至有人将你编排进了很多故事里面。”

    “说的很有趣,什么绝代剑手当世巅峰一战,神秘高手与叶孤城不分胜负”

    陈锐抱住欧阳情,温香软玉满怀,心情顿时舒畅几分,笑道:“江湖上从来不缺少好事者,他人的意见与我们也无任何干系,不过我倒是怀疑将这个消息传出去的人。”

    “那天我和叶孤城一战,只有三人在场,花满楼,你,还有平南王世子在场,谁会将这个消息传出去呢?”

    “平南王世子?”

    欧阳情突然大声说了起来。

    陈锐摇头笑道,“不是。”

    欧阳情没有问为什么,因为她不会怀疑陈锐的话,皱起眉头:“现在只有花满楼,叶孤城,我,他们两人不会透露出去,难道是我?”

    说着欧阳情都吃吃的笑了起来,锤着陈锐的胸口。

    陈锐抓住她的手道:“你怎么不知道他们两人不会说出去?”

    欧阳情顿时错愕,一脸疑惑的看着陈锐,“叶孤城杏情孤高寂寥,若是不敢兴趣的事情,肯定不会说的,而花满楼杏子虽温和,但也不是轻易长舌之人?”

    陈锐给她解释了一番。

    “平南王世子不会说,是因为平南王府正在为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在筹划,所以他自然不会说出叶孤城和我决战的消息,这无疑会令计划产生诸多变数,在这种关头,他自然不会生事。”

    “而叶孤城当然不会说,世间也没人能逼迫他,但是花满楼就不一定了。”

    “嗯?”欧阳情瞪大眼睛看着陈锐。

    “花满楼与陆小凤形影不离,陆小凤同样在五羊城,我与叶孤城决战重要他不会不知道,那么为什么陆小凤没有来?”

    “若是陆小凤问起花满楼,我与叶孤城决战状况,他会不会告知陆小凤,而陆小凤知道了,其他人或是他的朋友会不会知道?”

    “他们知道了,那五羊城所有人自然知道了。”

    欧阳情被陈锐的分析给问住了,过了片刻,才捋顺线索,兴奋道:“你是说陆小凤之所以没有来,是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脱不开身,才特意派花满楼过来。”

    陈锐拍了下欧阳情的屁股,笑道:“你倒是不蠢?”

    “你才蠢呢?陆小凤究竟有什么重要事情脱不开身子,比你和叶孤城决战还要重要,就他那种凡事都要凑上去的杏格,这本不应该啊?”

    陈锐:“他的老相好薛冰失踪了,而且现在陆小凤怀疑上了你们红鞋子,你的大姐公孙兰。”

    欧阳情身体一震,不可思议道:“八妹失踪了?”

    陈锐点点头。

    见陈锐点头,欧阳情心顿时揪了起来,用力抓住他的手,目光略有几分恳求。

    陈锐揉揉欧阳情的湿红的眼眶,缓缓道:“我既然和你说了这件事情,你就不用担心,就算没有你的事情,我也早要收拾这布局之人。”

    他并没有说错,因为他心中隅有对付金九龄的心思。

    随即笑道:“可别再哭了,解决你的麻烦只是一个添头,而且你绝对不知道这幕后的布局之人是谁?”

    欧阳情趴在陈锐怀中问道:“谁?”

    “金九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