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三十七章 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上,第三更,求订阅】

    欧阳情眼睛瞪的大大的,难掩惊容,她万万没想到陈锐竟用这种方法,来吸引叶孤城,迫使其出来。

    这无疑是一种挑衅,也是一封战书。

    不用怀疑,叶孤城肯定会出身一战。

    “你可真会想?”

    陈锐将长剑收入鞘中,看着欧阳情笑道:“你放心吗?”

    欧阳倩昂首挺胸,吃吃的笑道“我既然阻止不了你,就只好支持你。再说我挑选男人的眼光还会差吗?”

    陈锐又道:“那万一我死在叶孤城的手里怎么办。”

    欧阳情顿时红了眼,含泪凝视陈锐,突然大起声来:“你死了,我就下去陪你。”

    陈锐同样凝视这欧阳情,他毫不怀疑面前这个女人能为他赴死的心。

    欧阳情不同柳生雪姬,她很外向,她会使用些小手段,也会有一些小杏子,她想要的东西,她会自己主动争取,甚至哪怕是那一夜,她都喜欢在上面。

    陈锐牵起欧阳情的柔荑,“你胆子可真大,放心绝不会让你守寡的。”

    “五羊城最好的观景台在哪里?”

    “观海阁,你问这个干什么?”

    陈锐抓紧欧阳情的手,凌空飞踏而去,“那我就带你瞧一瞧当世绝代剑手巅峰之战。”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

    这里没有黄河,但观海阁却如坐落在云端之上,渺然无迹。

    这种奇异景象并未观海阁耸立云峰,而是其伫立在万仞绝壁之上,堪称是鬼斧神工。

    陈锐和欧阳情站在阁楼顶峰能够看见长空之下浩浩汤汤的江海,波涛汹涌,浪急风高,直叫人心生万丈豪气。

    “此景如何?”陈锐将身上的玄色衣袍盖在欧阳情的身上。

    欧阳情美目一闪,她最是喜欢这不经意间的温柔,待披上了衣袍这才感觉身子暖和了许多。

    “问你话呢?”

    欧阳情这才反应过来,随即是四目张望风景,薄嗔道:“高处不胜寒。”

    “好一个高处不胜寒。”

    话音传来,但不见任何人影,唯有天地间骤然升起的锋锐肃杀剑意,没有悲凉,没有凄厉,有的只是白云,犹如白云般的淡漠与寂寥。

    这淡漠到骨子里的声音令欧阳情心中一冷,这完全不像是人发出的声音,倒像是从九天之上的神袛飘然落下的神音。

    随后不知何时,不知何地。

    夕阳残照血,一道人影踏着夕阳余晖落在观海阁的顶峰。

    随后又有两人先后落瓦,其中一名很是年轻,脸有不忿之色,还有一人是花满楼。

    而前方为首是一名白面微须,白衣如雪的男子。

    他身上的气质很是出众,绝对是放在人堆里一眼就能发现的,因为他身上的气质很冷也很傲。

    比西门吹雪更冷,比西门吹雪更傲。

    但你心中却不会有任何反感,因为他给人一种理当如此的感觉。

    陈锐注意到了那个男子,微微一笑道:“叶孤城。”

    叶孤城冷冷道:“你看的出?”

    “白云城主气质如此鲜明,没谁看不出?”

    叶孤城淡淡道:“霍天青?”

    陈锐淡淡道:“正是在下。”

    “陆小凤所学的半式剑招是从你这里学来的?”

    “没错,正是有意教给他,特请白云城主品鉴。”

    “很好。”

    叶孤城身后平南王世子身形猛地一颤,他跟随叶孤城练剑十数载,无论是穿衣还是修行方式,都像极了叶孤城,自论剑法足以名列江湖前十。

    但也未曾得到叶孤城半点评价,更恍若好这个字,根本没有出现过在他的耳朵中。

    面前这个霍天青竟然轻易得到叶孤城的评价,着实令他心生嫉妒。

    而且早在霍天青进入城中,就有探子将他的密报传来,如此高手,恰逢此时平南王府谋反篡位大计将成,怎能不令他心生忌惮。

    他早有用强弓劲弩将其围杀的念头,但奈何叶孤城不许,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至于收伏收纳为己用,平南王世子想过,但难以实现。

    陈锐瞥了眼叶孤城身后有些异动的平南王世子,淡淡笑道:“半式残招能得白云城主一个好字,足矣。”

    叶孤城凝神注视陈锐,极其认真道:“此剑另辟一道,自然能当一个好字,不过其中还有缺陷。”

    “可是心肺剧痛?”

    “不错,当日陆小凤对我使出这一剑的时候,便心肺剧痛,调养几个时辰后才得以恢复。”

    “你的贪剑融入情绪情欲,但是正如那句情深不寿,当放大某种情绪后,纵然能发挥出人体藏有的潜能,但也会伤及五脏,消耗生命潜力,假以时日,若无解救之法,必当枉死。”

    “但论其解救之道,此法当以道家绝顶内功,才能固本培元。”

    陈锐缓缓道:“你告诉我解决之法,不怕我将此招臻与完美后,再将你斩杀。”

    “求之不得!”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竟令在场所有人心生敬仰。

    “好一个白云城主,好一个叶孤城!”

    陈锐朗声大笑。似有无边浪潮滚滚拍来,一波接着一波,越来越宏达,已经盖过了观海阁下的汹涌惊涛,震的人心神俱裂。

    “你我话已说完,可以拔剑了。”

    叶孤城话音极冷,但就是这冷如骨髓的话,若风雪消融般陈锐震人的音波。

    “好。”

    好字刚一出口。

    “铿~”

    “铮!”

    两道龙吟几乎同时蹿地咆哮,天地间骤然生出两道无匹的夺目剑光,不可逼视,叫人肌体有裂肤之剧痛,仿若刀割。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