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三十六章 一剑惊城,云散雨歇【第二更,求订阅】

    却说当日陆小凤夜探平南王府,发生种种奇遇后,又碰到了自己的好友金九龄和花满楼。

    最终多人仔细去看了王府被盗取财物的库房,最终陆小凤将线索锁定到了红鞋子组织上面。

    细雨蒙蒙沾衣湿。

    碧蓝的穹苍正淅淅沥沥下着牛毛细雨,冲洗了天空的湿热,也将地面的青石板砖路清洗如新,泛起莹莹水镜光泽。

    五羊城。

    此城本就是地处天下南端,又是靠海,所以此地每逢季节都会有或大或小的雨降下来,有时甚至能够有台风袭来。

    陈锐抬头看了看城门上古朴的大字,然后不急不缓的迈入城中。

    青石板层层铺就的长街,并不如陈锐想象中的那般寂寥无人,相反在大街上有不少人在做生意。

    在砖瓦参差,雨色氤氲雾朦胧的灰扑扑老房子间,苍凉的老墙头老檐头挂着不是很鲜艳的帷幔,它们迎风飘展,像是迎接远方的客人。

    在那些帷幔下面,有的直接支起一个摊子,在外面叫卖,有的露天搭建凉棚,底下坐着老少喝着冒着热气的汤。

    这些人其中有的是江湖中人,有的是平民百姓,但是都安然坐在一起,没有发生任何冲突,仿佛适应了这里的节奏般。

    也几乎没有人注视着陈锐这个面容陌生的外乡人。

    这是很不正常的,尤其是像陈锐这种奇怪的人。

    他虽是悠悠漫步在雨中,可是漫天的的细雨却没有一滴掉落在他的身上,衣服还是干的。

    即便是天下轻功最高的高手也决计难以在密雨中用身法躲过去,但陈锐却不是用的轻功,而是在雨丝在即将临近他身体一尺之际,爆发的内力早已将它们蒸干,化为气体飘荡。

    陈锐没有理会街道两边的异常,来到五羊城,他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叶孤城。

    在见识独孤一鹤,西门吹雪,公孙大娘的剑法之后,他又怎能不来见一见天外飞仙的绝世风采。

    不过陈锐相信,或许还未等到他找叶孤城,叶孤城就来找他了,他知道从刚刚踏入五羊城的那一刻,他的行踪就已经被街道中无数的探子上交给了五羊城的霸主。

    每一个地方都有每一个地方的规则和势力。

    放在关中,陈锐就是霸主,他一声令下,就足以令无数势力和人灰飞烟灭。

    而在五羊城,明面上布子全城的蛇王是这里的霸主,暗中,每一个来到这里的江湖人都知道平南王府才是这里的真正巨孽。

    在王府之内,不仅拥有无数精锐府兵,同时还有藏有强弓劲弩,若是江湖上的绝顶高手贸然进场也恐怕有杏命之虞。

    当然这些只是其中的一些原因,江湖上谁也不会遗忘平南王府之中还有一根定海神针。

    叶孤城。

    “若是不出意外,陆小凤已经用那半招贪剑对付了叶孤城,我倒是想听一听这位当世绝代剑手的点评。”

    “同样放眼天下,他不落前人窠臼,得悟天外飞仙,堪称剑道之精粹,或许他是最有资格点评我所悟剑招之人。”

    暗想过后。

    猝然,陈锐身形在雨幕中忽快忽慢,令人难以捉摸其行迹,一时他可能在你眼前,一时又可能跃之五丈之外。

    雨为墨,身如笔,天地作画卷,肆意漫步,当真好不潇洒快意。

    但是陈锐这份潇洒还未维持多久,他便驻足停下了脚步。

    他见到了一个现在他不想见到的人,一个见到就令他头皮发麻的人。

    灰瓦的间断拐角处,滴答滴答的雨幕垂帘落下,绵密细致的青石砖上站着一个撑着油纸伞的女人。

    伞是素净白洁的,白的像盖了层雪。

    伞底下站了一个女人,一个很漂亮的女人。

    尤其是在这种灰蒙蒙的瓦檐下,更显她皮肤的白皙细腻,而且这种朦胧雨色中,她的婀娜身姿,更是若隐若现,山峰起伏间也引人无限遐思。

    每一个男人心中都有个朦胧而美好的丁香姑娘,但陈锐知道欧阳情绝对不是一个丁香姑娘。

    她是一只母老虎,而且是一只会咬人的母老虎,他手臂,肩膀等处都有她的牙印,都是在那天晚上留下的。

    在那天晚上,陈锐很惊讶,她居然还是处||女。

    对于陆小凤世界的一些细节他早已忘记,所以他并不知道红鞋子组织当中还有两名处||女,而欧阳情就是其中之一。

    在他原本的印象中,作为一名花魁,还能保持身体,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所以他才敢招惹。

    但没有想到是这种局面,陈锐只能无语。

    欧阳情身穿一袭红衣在雨中缓缓走来,若谪仙临凡,不染烟火尘埃,但轻微一步之际,眼泪已从佳人的红红的眼眶中流出。

    再迈一步,两行清泪流下。

    佳人已至陈锐的身前,泪水染花精致的妆容,像一只小花猫一样。

    欧阳情眼泪还止不住的掉,没有哭出声音,但又几分哽咽,同时她红着的湿意的眼眶,凝视着陈锐。

    气氛极其尴尬,这波操作陈锐暗想接不下来。

    这无声的控诉,也仿佛在告诉连夜逃跑的陈锐仿佛是一个堪比陈世美的混蛋,恰好两人都姓陈,缘分?

    他现在心理极为复杂。

    他从来没有感觉到过如此手足无措,就是面对无数强敌也不会有这种感觉。

    同时他心中还有一股莫名的暗爽,不知从何而来,甚至他还有若隐若现的破坏感和纵欲感。

    “没跑呢,不用哭了。”

    陈锐无奈的道,随即又温柔的拂去欧阳情脸上的泪水,一如他之前表现的完美举止一样。

    欧阳情猛地扎进了陈锐的怀抱中,放声大哭起来。

    眼泪。

    是一种武器,更恍若像欧阳情这种漂亮女人的眼泪。

    陈锐知道这可能是她的小手段,但这并不令他感到反感,甚至他会出现愧疚和补偿心理。

    但是他终究难以给予这个女人想要的东西。

    “你以后去哪里,都要带着我。”

    欧阳情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她并没问“以后陈锐还走不走的问题。”

    因为这种问题对陈锐来说没有意义。

    同时她也青楼多年,她很熟悉男人的心思,哪怕是面前这个略显绝情的男人。

    为了拴住这个男人,今天她才在这个男人的底线下,精心装扮后大哭一场,先是无声,然后痛哭,相信肯定会在这个男人心头留下永世难忘的印象。

    而且她也知道陈锐知道她使了一些女人间的小手段,但她不在乎,因为她喜欢上了他。

    陈锐默不作声,令欧阳情心中一慌,同时心也揪起来,变得很痛。

    “这个世界中,我答应你接下来我会带着你。”

    欧阳情没有听出陈锐里面的其他意思,顿生欣喜,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脸红的像是醉酒一般。

    “你什么时候迎战叶孤城?”

    欧阳情并没有阻止陈锐的举动,她知道陈锐的计划,也阻止不了。

    陈锐道:“现在?”

    欧阳情皱眉道:“你是不是要养精蓄锐,修整一番,而且这里离平南王府很远?”

    陈锐摇摇头,“原来我打算去平南王府,但现在我改变了注意。”

    话落,猛然拔剑。

    铿!

    剑声作龙吟咆哮,将四周雨幕凝滞,又轰然粉碎,从无穷水汽当中一道惊天璀璨剑光拔地冲天而起,剑气狰狞撕啸,伴随轰隆隆惊雷巨响,直将天穹上一大团乌云斩裂成千百块。

    一剑惊城,云散雨歇!

    城内所有人都听到了那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过后,空中淤也没了雨丝。

    所有练武之人,连剑之人也都瞠目结舌的看着碧蓝如洗的天空,难以想象人力竟可阻风断雨。

    平南王府深处。

    叶孤城骤然睁开了双眼。

    锐如剑芒,亮若寒星。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