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三十三章 一剑动四方

    残勇如钩,雾浓。

    月色凄凉朦胧,被浓郁的灰雾剪成银辉碎片,好似令人心都碎了。

    漫漫长街,悠长而僻静,随处只有几间客栈亮着灯火,晦暗昏黄,不时还会传来几声狗吠之声,在这寂静的环境下,十分突兀又正常。

    远处自漆黑的长巷中缓缓走出一道修长的身影。

    陈锐手中提着一把剑,环顾四周,他嗅到一股栗子的清香。

    在这种漆黑而寒冷的长夜之中,饱腹和温暖无疑是人心底的渴求,无疑炒熟了的板栗是符合这两者的食物。

    而且作为熊姥姥的糖炒栗子,也算是江湖驰名品牌,值得品尝。

    循着栗子清香,陈锐看到在远处有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太婆,佝偻着身子站在客栈的余光中提着很大的竹篮子卖板栗。

    公孙大娘,或是说熊姥姥倒是很会做生意,专门挑选人多的客栈酒店下手。

    “卖糖炒栗子。”

    熊姥姥见到陈锐疾步走来,用力扯着嗓子叫卖。

    声音沙哑,像是一个快要老死的垂暮妇人,用尽她全部的生命力在一声声叫卖她的栗子。

    真是听者流泪,闻者悲伤,这演技都令陈锐心中都有几分哀恸。

    “卖糖炒栗子,又香又热的糖炒栗子,才十文钱一斤。”

    随着声嘶力竭的叫卖,她的身子越发佝偻,仿佛背上压着块看不见的大石头,压得她整个人都弯曲了起来,连腰都似已被压断。

    陈锐找的便是公孙大娘,不过却不会满足她的戏精愿望。

    “听说这里有个专门卖糖炒栗子的老太婆,不知道是不是你?”

    老妇人污浊的目光中闪过丝惊奇,仿佛从来还没有遇到过回头客一般。

    “若是不是意外,那应该就是老身了。”

    “不过我听说那个人专门挑月圆之夜来叫卖栗子,今天是残勇。”

    “老身家里出了点变故,急需要钱,所以就出来了。”公孙大娘掀开绵厚的白布,露出黄橙橙还散发着热气的栗子,道:“公子,你看这些个栗子又大又圆,来点吧”

    陈锐从篮子中拿出一个栗子,放在月光下仔细端详,“这个栗子确实又大又圆,不过我却不能吃。”

    “咳咳,咳咳。”公孙大娘身形颤抖,咳嗽不停,问道:“为啥?我这栗子可是很香甜的。”

    “因为熊姥姥的糖炒栗子可是闻名江湖,据说一颗就能毒死三十个大汉,这栗子我还真吃不得。”

    老太婆的声音阴测测,令人心中一凉,道:“老身可不是什么熊姥姥,公子可说笑了。”

    陈锐笑了笑,又道:“你当然不是熊姥姥,红鞋子的公孙大娘还要我说吗?你脚下那双独有的绣着猫头鹰的红鞋子在江湖上可是少有。”

    “前些日子,就是用欧阳情钓你出来?”

    “哦,那你可是煞费苦心啊,还把我们当家的花魁连魂都勾走了,而且听说你想见我?”

    公孙大娘一改嘶哑阴测的声音,变得很慵懒魅惑,仿佛具有勾魂催眠般的神效。

    “没错。”

    陈锐话落之际,两指间夹着大而圆的栗子猛地一弹,空中一声暴响,已朝公孙大娘面门打去。

    这颗栗子在陈锐手中毫不亚于一颗丹丸钢珠,其速度更如利箭攒射,瞬间已至人的面门,若是躲闪不及,绝对脑瓜崩裂的下场。

    当然公孙大娘不在其中。

    “多好的糖炒栗子,你既然还不领情,当真该死!”

    公孙大娘看着爆入墙体上的栗子,满是皱纹的脸上浮现了诡异的笑容,然后不知何时,篮子已经没有,只见两道寒光闪现,两口短剑赫然飞出。

    这两口短剑乍现空中,昏黄的灯光顿时明灭不定,如摇晃的灯火,随时可能熄灭。

    嘭,嘭!

    上一秒还在空中舞动短剑,立时化作两条腾空舞动的毒龙直取陈锐的双目。

    陈锐举止从容,待短剑近身之际,长剑已然出鞘,瞬间又挽剑一绞,将两把来势汹汹的短剑剑势冰释消融。

    蓬。

    三把剑势相撞,凌空炸起一团耀目光火。

    浓郁的雾色将残勇彻底遮蔽,真是黑的不见五指,在长夜之中传出不停的咯咯笑声。旋即,自无边黑暗之中又传来数道破空声音。

    声势急促飞快,如同匹练破开重重气流,嗤嗤劲风不绝。

    这点黑暗对现在的陈锐算不上什么,他看的很真切。

    从公孙大娘身后窜出了数道颜色各异的缎带,犹如孔雀开屏一般,惊艳非常,缎带裹挟破空之势,眨眼间又攻向陈锐周身数道要害之处。

    陈锐目光一亮,剑势猛然发力一催,火星四溅中将两把绞杀一起的短剑震荡飞出,随即长剑惊虹电掣出,寒光骤雨攒射,将攻击而来的缎带斩灭崩碎。

    “来得好。”

    一声自黑夜传出,凌空中短剑又被两条艳丽缎带缠住。

    骤然两口短剑被公孙大娘犹如臂使般在空中随意舞动,森森寒光四溢,令人心惊胆颤,剑气也如网密结,密不透风。

    “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

    当真是一舞剑器动四方,论其剑法之惊心动魄,之瑰丽绚烂,在陈锐所见剑法当中,当属第一。

    这令他想起了五岳的剑法,若是集合五岳山势不同剑法特点,但不逊色于此剑。

    这种剑法不,剑舞已经是一种艺术。

    端是一种至美的艺术,而往往越发美丽东西越发就要人命,这公孙剑舞就是如此。

    将杀机层层掩藏美丽的剑舞之中,若是被其迷乱心神,恐怕杏命难保。

    但是没有无敌的剑招,只有无敌的人。

    这无双剑舞同样有致命的缺憾,那便是若是遇到绝顶高手,或是绝代剑手,那自可一剑破万法。

    任你剑舞无双,瑰丽绚烂,迅疾险奇那又如何,以强绝实力碾压,你同样只是徒劳。

    公孙大娘被叶孤城一缎带勒毙,就是最好的明证。

    公孙大娘纵身飞跃,震抖袖袍展动,赫然便见空中两口短剑疾驰飞旋,两两相击撞。

    嘭。

    一声轰鸣,若雷霆震怒,照空生出一团夺目光火。

    倏然,两口短剑速度不减反增,清光一闪,缎带裹挟无边剑气,如网密结般向陈锐笼罩而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