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八章 半招剑法

    陆小凤是一个绝对能令你永难忘怀的人。

    他生杏风流,拥有不少红颜知己,重情重义,朋友满天下。

    虽表面上很懒散,但是他内心却比谁都要执着。

    他身世不祥,十四岁出道,七年成名,期间历经无数磨难苦痛,甚至有几次都想要跳河自杀,但是他活过来了,直到活到了现在。

    他是一个真实的人,真实的拥有自己的喜怒哀乐。

    当破了一件案子的时候,他可能待在青楼里放浪大醉个三天三夜。

    当面临朋友背叛的时候,他可能会咬紧牙关,横眉挺过这段磨难。

    当身边佳人失踪殒命时候,他只能无助的彷徨上下探寻。

    所以陆小凤是一个情绪外放的人,他不会像西门吹雪冷傲入世,也不会像花满楼那般捉摸不透。

    但是此刻的陆小凤却不像一个人,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而是宛若一只飞身九天的凤凰。

    不飞则已,一飞冲天。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夜幕星空中,一道清唳鸟鸣声音传遍四野,引空震鸣。

    伴随清唳传出,陈锐微眯起双眼,他似乎感觉天穹下的弥漫的元气都如同潮水波动一般向陆小凤周身涌聚。

    刹那,星月黯淡,失去了原有的色彩!

    骤然。

    陈锐周身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他知道若是没有成功抵御,一招不慎,恐怕就会有杏命之忧。

    但是他心中并未有半分恐慌,反而涌现一股强盛的必胜心。

    “蓬。”

    在陈锐周身一道爆鸣声中,仿佛拉开了闸门,如山洪般的澎湃内力奔腾而出,无数劲气嗤嗤破开气流,交缠成莹莹光团,倏然,光团又立时炸开,化作锋锐如剑的狂风向四野暗幕中倾泻。

    呼。

    狂风卷地百草折!

    此时,天空中淤次传来一声清唳。

    凤凰涅槃。

    陆小凤全身迸发璀璨光芒,耀眼夺目,然后自凌空之中倒悬而下,只在瞬间便将所有璀璨光华汇聚到一掌之上。

    呼呼!

    随着陆小凤若流星坠地般一掌向陈锐的天灵轰去,一道极其刺耳尖锐的呼啸突然响起。

    轰!

    这一掌凌空倾覆而下,裹挟山海一般庞大压力,竟然令空中悠海翻腾,传来阵阵闷响雷击之声。

    感觉头顶如泰山压顶一般,陈锐目光一凝,果断全力出手。

    铿!

    长剑轻吟,速度已被陈锐内力催发顶峰,急速旋转中向四面八方荡开夺目银辉。

    “铮!铮!”

    两道剑声惊龙长吟,长剑已在空中刺击两道耀目寒光。

    剑光所至,若春雷炸起,复苏生机,又若冬雪飘下,湮灭万物。

    这是两道水火不相容的两剑,但是在陈锐手中却如书生信手一挥泼墨山水,而这一挥也恰恰是整幅画作的点睛之笔。

    陆小凤掌势越来越中,破空声音越来越急,但陈锐还是岿然不动。

    只见他手中长剑反手一转,凌空两道剑光突然相绞,仿佛两条神龙飞腾破空角力,又宛若画作中两道墨痕相融,与白纸交相辉映。

    嘭!

    一道剑光圆盘在空中乍现!

    太极分光,这自然是陈锐的太极剑法,不过他还在其中融入了自身拈花指的枯荣生灭之道。

    于此同时。

    陆小凤的澎湃掌力已经印在剑光圆盘之上。

    轰隆隆!

    掌力与剑光相撞,绽放的璀璨的流光如同水花激溅,顿时地动山摇,陈锐脚下的土地像炙烤般的龟裂,数丈以内的草木也都被震裂成齑粉,簌簌落下。

    站在远处花满楼遥对两人,他的衣角已被震荡出的劲风吹动,而他的面色慌乱,再也没有往日从容。

    这场战斗的激烈程度已然超乎他的想象,说是惊心动魄也不为过。

    而且两人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因为他能感受到两人交战对轰时,空气渐渐坍缩扭曲,这力场太过霸道和恐怖。

    这一刻,陆小凤沛然掌力轰击剑光,但一一都被剑气圆盘给绞杀消磨。

    两人就这样僵持不下,四目相对,陈锐已经察觉到了陆小凤眼中的惊骇。

    他回过人该有的神采来,而且他也终究不是凤凰。

    “该我了。”

    无悲无喜的话音一落,剑光圆盘骤然停顿,但是还未等陆小凤将内力灌入掌中,他心中便警铃大作,仿佛遇到能够令他殒命当场的绝杀。

    轰!

    剑光圆盘如冰雪消融,从中一道匹练似的的白芒,刺穿了空气。

    这一剑的速度很快,即便是比之西门吹雪也不遑多让,但是最值得称道的却不是它如电掣的速度。

    因为这一剑能够勾动陆小凤的情绪,他目色迷离,双眸中闪过了很多东西。

    朋友,美酒,女人,金钱,权势这些都是他踏入江湖中峪经所欲所求。

    花满楼脸色大变,他已经察觉到了这一剑的神妙所在。

    贪欲,能勾动人心底的贪欲。

    不过他并不是陆小凤,而且以他目前的状况也不能阻止这一剑,若是陆小凤不能堪破,那真的只有死路一条。

    电光火石之际,长剑已距陆小凤心口半寸之遥,他双目终于恢复清明,赫然又伸出两根手指夹住长剑。

    噗嗤!

    剑光一刺,鲜血溅出!

    没有人能招架闪避这一剑,连陆小凤也不能,可是他并没有死!

    能不死已是奇迹!

    陆小凤的灵犀一指已经夹住了抵进他身体半指之深的长剑,但是他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在额头上滚滚流下,身体也摇摇欲坠。

    他嘴角露出一个很勉强的笑容,“这一剑真的很厉害,尤其是对我这种人来说,若是我没有堪破,或许我真的就是一具尸体了。”

    陈锐没有说话,刚才他没有留手。

    “这一剑莫非就是你从西门吹雪口中所悟出的半招剑法,能勾动人的情绪的剑招。”

    陈锐点了点头。

    说完这句话,陆小凤浑身湿透,像是从河水捞出来的一样,“你不杀我?”

    陈锐道:“这一剑已是我全力施展的结果,我不强求,同时我还有一个目的。”

    陆小凤道:“什么目的?”

    陈锐:“江湖中无数巅峰人物都称赞你为武林奇才,天赋绝顶,在我看来他们并没有说错。你虽不习练剑法,但运用宝扇招法无处不含有西门吹雪剑招神韵,而且你不练武当掌法,也能掌握其精髓。”

    “我想你已经掌握学会了我这一剑。”

    陆小凤艰难的点点头:“我学会了,你要收回去吗?”

    陈锐摇头:“缘法而已,再说我也学了你的灵犀一指,不过这一剑你要帮我带给一个人。”

    陆小凤心中一震:“谁?西门吹雪?”

    “叶孤城!”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