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六章 动如江河,静若山岳

    场上局势顿时如同死寂一般,说掉根针落地也能听到声音也不为过。

    而陆小凤和花满楼两人则呈犄角之势应向了他,陈锐虽不觉危险,但亦是感到麻烦。

    按照两人品杏,围杀他是不可能的,更何况是没有证据的杀伐,只不过现在陆小凤正在气头上,需要一场战斗来发泄心中的怒火。

    不过与陆小凤对决正是原身霍天青夙愿,而他也不排斥。

    陈锐面色淡定无波,举止气度更是从容,举起桌子上面一杯白瓷酒杯,淡淡道:“我自然拦不住你陆小凤,不过现在你我差距着实有些大,能够接得住我这杯酒,再来决斗不迟。”

    说罢,陈锐手劲一甩,白瓷酒杯便摇摇晃晃凌空飘忽过去。

    这酒杯的速度之慢简直令人瞠目结舌,就算是一个不会武功的人随意掷出的酒杯也要比这个快上许多,放在江湖上恐怕也没人会想新这是能够先后击杀独孤一鹤,霍休两大巅峰高手之人所掷酒杯。

    不过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这房间之内站着的无一不是江湖上的高手,能够活到这么久,最是不缺的就是那一份眼力劲。

    而市井七侠还有雁大侠等天禽门众人当见到这一酒杯时,面容耸然,直到现在他们才真正相信了陈锐或者霍天青是真正拥有击杀独孤一鹤,霍休的实力。

    “动如江河,静若山岳!”

    花满楼一语道破了这杯白瓷酒的真谛,他目力虽瞎,但嗅觉和听力足以称得上是独步天下。

    而这两种识觉往往在某些情况下远胜于视觉,所以此时他也是第一时间能感触道这杯酒的神妙所在。

    当花满楼说完,众人又定睛凝神细观。

    原来他们只察觉了酒杯整体上附着的陈锐的澎湃内力,宛若一座山岳向陆小凤飞压而去,不过却没有发现在酒杯中的酒水正以奇快的速度作离心旋转,好似江河上面的的水龙卷汹涌飞旋。

    能做到将酒杯中附着如此滔天内力而不破碎者,江湖中寥寥无几,更恍若其中还蕴藏一层神异奇变。

    众人震惊之余又为陆小凤担忧起来。

    陆小凤是一名浪子,不过内心中傲气却从来不会任何人少。

    霍天青与他年龄相差无几,他虽知道当他能够斩杀独孤一鹤和霍休两人后,他实力上已经超出了他,但是他没有想到两人的差距竟有如此的大。

    动静虚实之道,在他看来,本就是道家那些活了七八九十岁数的老怪物才能悟出的境界。

    现在霍天青给他的就是这种感觉,不是一个如他一般年龄的青年,而是一个十足的老怪物。

    此时陆小凤目色越发凝重,后背也渗透出丝丝冷汗,他已然无法躲避,而且这杯酒他也避无可避。

    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这杯酒已然牢牢的锁定他,即便是天边尽头,好似也能将他追上一样。

    不过陆小凤从也没有想过要躲避,反而内心奔腾上涌一股热血激动,与高手对决本就是一件快事。

    他两指沉空灿出莹莹玉色光芒,灵犀一指在他手中隅已蓄势待发,同时两道强横的气机在两指间喷薄涌出,教人不可直视。

    这才是真正的灵犀一指!

    此时异变骤生,众人眼前一道黑影闪过。

    “花满楼!”

    陆小凤惊声喊道,他看的真真切切,那道矫若惊龙的身影正是花满楼。

    花满楼并未理会陆小凤的声音,自顾自的凌空虚点一指击出。

    他的脸上还是挂着淡淡的笑意,还像并未将陆小凤感到沉重压力的一指放在心上,这是一种胸怀,包容天地自然的博爱胸怀。

    正是因为他拥有这种胸怀,所以他才能使出陈锐的招牌绝技。

    拈花指!

    这一指很干净,并不是西门吹雪那般干净的如同高山深处的冰雪,不含任何杂质,他的干净是那种生活中的窗明几净,不染纤尘。

    这一指同样也很纯粹,并不是陈锐拈花指中包含自身的种种刀剑之境意,他没有融入自身武道感悟,就是那种花开花灭的枯荣生灭,包含着他对自然万物的包容,感恩,及热爱。

    这一指令陈锐有些脸黑和动容。

    因为这是当初花满楼从他与陆小凤对决时学过去的拈花指,现在他没有想到还能用来对付他自己,真是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当然这不过是心中的玩笑之语,对于这种如花满楼一般的真正的温润君子,没谁会有恶感,更何况他也学了陆小凤的灵犀一指,只能说各有各的缘法罢了。

    而且若是声势震天的场面他反而不会动容,而这是道境对决。

    生灭阴阳对动静虚实。

    道不分高下,但有胜败!

    刹那之际,花满楼的拈花指携带一股莫名灵动神韵,倏然接下了这一杯白瓷酒杯。

    酒杯稳稳的扎根在花满楼的两指之间,里面的酒龙卷也骤然风平浪静。

    但与此同时他的脸色顿时苍白许多,一抹晕红也在他脸上一闪即逝。

    “好酒,快哉!”

    花满楼倒头饮下酒杯中的酒水,怦然一声,酒杯已经嵌入木桌半指之深。

    这一切来的都十分突然,陆小凤道:“花满楼?”

    花满楼侧身对陆小凤淡淡一笑:“我没什么事,只不过接下去就不能帮你了?”

    陈锐击掌赞叹道:“很精彩的一指!”转而有对陆小凤道,“这杯酒花满楼已经帮你挡了,若是你还有心要找我讨回一个公理,那就追到我。”

    说罢,陈锐身形已然消失在这长长黑夜之中。

    他知道陆小凤还是会去追他,而且这里也不是两人对决的场地。

    若是他再次对陆小凤出手,天禽门众人说不定也会以死阻拦。

    义气二字,他们能为陈锐,也可以为陆小凤,他便是拥有这种魅力的人。

    花满楼问道:“那你还去吗?”

    陆小凤神采奕奕,道:“去,为什么不去?”

    花满楼道:“你去了可能会死?”

    陆小凤道:“凭借那杯酒,我已经知道了我和霍天青的实力差距,但我还是回去,不过这一战不是为了那些无辜枉死的人,而是为了我自己。”

    花满楼道:“为你自己?”

    陆小凤道:“为我自己,他原先想证明他自己,我为何不能证明自己。”

    对于陆小凤稍显赌气的说法,花满楼笑道:“你绝大可能失败,甚至死亡。”

    陆小凤摇头:“胜固可喜,败亦欣然。”

    “至于生死,江湖走马,风也过了,雨也淌了,若是我死在霍天青手上,合我命该当绝。”

    陆小凤不羁的声音中豪气十足,他此时才能明白西门吹雪寻觅一生之敌的感受,那种心情难以言表。

    花满楼道:“好,我陪你去。”

    两人默契十分,身形一闪,客栈大门哐当一声打开,皆是踏入漫漫长夜之中。

    冷飕飕的寒风席卷而来,但是吹不灭他们心中的豪情与热血。

    天禽门众人想要阻止这场决战,但奈何轻功不及三人,只是徒然。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