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五章 陆花联手

    市井七侠,樊大先生、简二先生,包乌鸦等市井七侠和关中雁大侠皆凝重的看着这个盒子。

    听陈锐的口气里面的绝对是一个重量级别的人物,至少不会逊色于江湖巅峰人物独孤一鹤。

    陆小凤并没有端视这个盒子,他已经猜出了里面的人物是谁,道:“不用开了,若我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霍休人头了对吧。”

    陈锐不置可否,笑道:“你再猜一猜?”

    陆小凤见陈锐笑意连连,心中立时慌神,身形一颤,脑海中闪过一道不可思议的想法。

    难道是西门吹雪?

    他飞扑到桌子上面立刻打开盒子。

    噗~

    盒子中突然飞出一堆的面粉冲陆小凤撒去,陆小凤一时反应不及,也是中招,弄了一个大白脸。

    一旁的花满楼已然察觉到了陆小凤的异样,连连笑道:“四条眉毛的陆小凤可就变成了四条白毛的陆小凤,怕你自己都没想到有被戏耍的时候,真应该叫你那些老相好来见识见识你这幅模样。”

    陈锐看着着陆小凤这幅模样,也是面带笑意,既然见识不到陆小凤三天三夜挖蚯蚓的风姿,“一夜白头”也是十分有趣。

    而且他吸了霍休的内力,又答应给他一个体面的收场,自然不会没品到将他的人头割下来。

    场上市井七侠中已有三四人也笑了起来,名满天下的陆小凤这幅模样还是头一回见,而他们也本是杏情中人。

    嬉笑怒骂,随心所欲。

    陆小凤对花满楼的无可奈何,但心中缓缓松了一口气,不是西门吹雪那便是好事,即使弄一百个白头也划得来,不过他还是佯怒道:“霍天青,你这是什么意思?”

    陈锐笑道:“没什么意思,这是你自己中招的,怪不得我,而且这个恶作剧也算是对你污蔑我的惩罚。”

    陆小凤道:“那好,你说污蔑,还说但我的推理有漏洞,你需该我一个解释。”

    陈锐道:“解释没有,不过既然你说我是幕后推手,那你有没有证据。”见陆小凤没有说话,他继续道,“你没有证据,这些都是你的推论。”

    陆小凤确实没有证据,但是没有证据不代表不能对霍天青进行推断。

    他沉思道:“我虽没有证据,那你的嫌疑太大,你又怎么辩白?”

    陈锐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问道:“上官飞燕该不该杀?”

    这个疑问稍显的莫名其妙,但是一针见血。

    陆小凤紧握双拳,咬牙道:“该杀,而且我应该谢谢你帮我杀了她,换做我可能还下不了手?”

    “那独孤一鹤与我生死对决,我能不能杀?”陈锐继续问道。

    “能!”

    陆小凤毫不犹豫回道,他不能说不。

    因为若是陈锐不杀独孤一鹤,势必西门吹雪或者独孤一鹤两人其中必有一死。

    恩怨杀伐,,利益争纷,江湖从来不会缺少,而且陆小凤也不能管,也管不了,否则他也决计活不到现在。

    陈锐道:“还有阎铁珊是不是死在我的手上?”

    “不是!”

    陈锐道:“那好,这三人皆不是死在我的手上,你又怎能算到我的头上。”

    陆小凤凝声道:“很好,既然你有三问,那我也有三问?”

    “你原先是不是与上官飞燕有情感纠葛?”

    “是”

    “阎铁珊死了,是不是你获得好处最大?”

    “是!”

    “霍休是不是已经被你杀死的?”

    “是!”

    市井七侠目色耸然,他们没有料到陈锐竟然真的能够杀死霍休。

    他们都是知道霍休的武功和势力,即便是天禽老人复生,也不敢断言就能将霍休铲除,但在他们熟悉的霍天青却是轻而易举的将其斩杀,听他的口气更仿佛在讲述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霍天青一下子令他们感到陌生起来。

    陆小凤则与陈锐针锋相对,毫不退让,道,“从头至尾,皆是你收获最大,你敢说你没有嫌疑?”

    陈锐淡淡道:“霍休,这个答案,你认为如何?”

    陆小凤沉默片刻,道:“我当然想过霍休,曾经也认为霍休便是青衣楼楼主,但是他给了我大金鹏国王的隐秘消息,这并不能打消我对他的怀疑,但是现在霍休死在你的手上,一切的线索都指向了你。”

    说实话,现在连陈锐自身都很难洗清楚自己的嫌疑,毕竟原身霍天青也参与其中,而且现在他把霍休给杀了,黑吃黑,也可以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幕后主导人。

    陈锐拍掌赞叹道:“气势不弱,你根据结果来推论也有几分道理,不过我就算承认这背后一切是我主导的,你也没有任何证据,同时我也不相信陆你小凤纵横江湖,没有证据就能学会冤枉人?”

    听完陈锐的话,陆小凤顿时像是一个泄了气的气球。

    其实最能伤害陆小凤的往往不是肉体上的打击,而是在他最擅长的领域令他无可奈何。

    就像原著中他已经知晓了木道人的种种阴谋,但也无任何证据,只能空叹无力回天,若不是木道人被其女儿推下山崖,或许就是陆小凤第一次失败的案例。

    现在他在陈锐这里同样失手了,现在可不会什么因果或者天降正义将他消灭。

    说到底还是证据,他陆小凤从来不是一个没有证据就对人进行判定罪名。

    就算他能,他也过不了自己心中的那道坎。

    “哈哈,哈哈。”陆小凤嘴角浮现一抹无奈的笑意,声音越发尖锐,一字一句顿道:“金鹏之案,为我之失失败,我没有证据,但其中凭白枉死数条人命,我还需向你要一个答复,,一个公理!”

    陈锐淡淡道:“那你找错了人,你应该去找霍休的,他才是背后主使,幕后推手。”

    “暂且不论你与霍休到底谁是幕后之人,但现在霍休已死,你是目前最大的收益之人,我唯有找你!”

    陆小凤声音十分冷静而又克制,但正是这种反常之举,众人更能察觉他心中的怒火难平。

    而且不知道何时,花满楼已然悄无声息的站在了他的身后,默默的表示对他的支持。

    纵观天下高手无数,陆小凤至少能进前十,而且他总是嬉皮笑脸,风流不羁,谁也没有见他真正全力出手过,更何况此时还有一个神秘莫测,令人难以看透的花满楼。

    即使众人认为霍天青能够击杀独孤一鹤,霍休两人,但是面临陆花两人合击,又岂能讨到好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