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三章 阴险如我

    霍休见漫天的棋子向他激射而来,目光一瞪,神威如电,一声长啸中,衣袍劲风鼓胀,拳劲啪的一声脆响,只见爆裂长拳化作无边拳影向棋子轰去。

    漫天的拳影裹挟滚滚风雷之势轰杀而去,空中爆发一阵阵轰隆隆巨响。

    斗室这片空间在这无边拳影之下都隐有坍缩挤压之感,仿佛不能承受其重,发出嘎吱呻|吟一般。

    蓬蓬蓬,蓬蓬蓬

    无边拳影和无数棋子相撞,爆鸣声声不绝,恍若一挂鞭炮凌空炸响,气劲激荡翻飞,无数棋子化为齑粉簌簌落下。

    陈锐见其声势,目光越发明亮。

    陆小凤纵横江湖多年,交友无数,曾经点评天下高手,霍休便是其中一位,而且尤擅长轻功,内功,点穴。

    现在他并不能看出他的轻功和点穴如何,但凭借这一拳,就足以看出霍休的内功不凡,甚至要论功力之精纯也不下于他。

    陈锐知道霍休练的是童子功。

    这是一门苦功夫,若不是有大毅力,大恒心者绝非能够练成。

    要论这门童子功夫,他还知道有一人也练了,那便是曹正淳。

    但是他敢肯定,论及童子功的造诣,霍休绝对比曹正淳要强。

    原因便是霍休比曹正淳更加有毅力和恒心。

    试想一下,若不是曹正淳是一名太监,他有其他选择的话,他还会练这门苦功夫吗?

    霍休不一样,他出身高贵,身为大金鹏国的四大重臣之一,权力极重,有更多的选择,到后来,携带滔天财富来到中迎,成为天下第一首富,更是成为江湖中一手遮天的青衣楼楼主。

    论及权力,财富,武功,他要什么没有?什么美女不会有?即便如上官飞燕那般的绝色也要跪倒在他的财富之下。

    但是这样他还是毅然决然的选择了童子功,能有这一份强大恒心和毅力,着实可怕,实乃陈锐见过的最能熬之人。

    天不负苦心人。

    霍休一生修炼童子功给他带来的收获绝对不会小,恐怕此世当属他的内力为最,而且内功之精纯,也已然臻至化境。

    “死来!”

    霹雳再炸而起,这一声比原先的更为霸烈,雄浑,其中还隐有虎豹雷音,震的陈锐耳膜生疼。

    这是霍休将内力灌注其声所催发而至,论及之声,毫不逊色于佛门狮吼功。

    一声惊雷下,斗室之中所有大小物件轰然炸裂粉碎,甚至连四面墙壁也是寸寸龟裂,蛛网密结。

    嘭,嘭。

    霍休断喝一声,猛然连连重踏两步,脚底炸起两个深坑,借此千钧力道将自己身形速度催发至顶峰,化作一道电芒,破开重重气流,他脊柱骤然拉伸,拳势高举,猛地一挥。

    这一拳至阳至刚,灿烈无数夺目金光,仿若小太阳在他手上剧烈燃烧,就连空气中温度霎时间也节节拔高。

    拳力咆哮,将周围所有空气挤压抽空,一拳轰击如山岳压下,给人强大的压迫感和窒息感。

    陈锐不敢大意,脚步一点地面,双臂一振,气流翻飞,身形如同白色鸿雁举翅掠空,瞬间便与这一拳保持一丈间距。

    霍休冷笑连连,再一踏出,身形竟再次加快几分,拳头一展,其中金光更为盛烈。

    爆裂拳劲将陈锐眉间一缕碎发斩下,但他身形还是能与霍休保持一丈之遥,仿佛嘲讽霍休这段天堑他永远不能迈过,而陈锐还是脸色悠然,毫无出手的欲望。

    “给我死。”

    陈锐的举动貌似激怒了霍休,一声断喝霹雳落下,地动山摇,在原有仿佛电芒速度下更是暴涨。

    “一。”

    “二。”

    陈锐淡淡念出数字。

    “三,倒!”

    嘭。

    霍休身体轰然应声倒下,好似一块大山压在地面,无数碎石木屑扑腾震飞起。

    哇!

    他一口逆血喷吐而出,面如金纸,声音颤颤道:“你下毒!怎么可能?”

    陈锐止下脚步,倏然笑道:“怎么不可能,你难道忘了我给你的白纸吗?”

    霍休怒道:“不可能,我反复查了,根本就没有毒。”

    陈锐:“白纸当然没毒,但是再加上这屋子里面的熏香,就是天下一等一的奇毒了。”

    “这要怪也只能怪你,大意轻敌,你心中认定青衣楼乃是天下最安全的地方,心中的防备自然大为松懈,而且你是一副吃定我的模样,焉能不败!”

    霍休听后满脸悔恨和震惊,他一步步的行动和心理竟被陈锐算的分毫不差,着实恐怖。

    噗噗噗

    他手指电闪连连虚点周身大穴,想要封住经血。

    陈锐悠然道:“不用白费力气了,放在先前你或许还有两三分运气自救,但现在你激烈运动,运功过度,毒早已随着功力流遍你的全身经络血气,神仙难救。”

    霍休冷骂道:“你好毒!”

    陈锐冷笑道:“毒吗?或许毒吧,但比起你早年杀人吞并他人财产,我这是小巫见大巫了,不说远的三十年年前,岭南刘家,羊城高家,还有庆阳十六路连环水寨等等势力被你杀人取钱,近的也有大金鹏国王的财富也都被你吞下,你也好意思说我。”

    “再说你利用上官飞燕来勾引我的账,我还没和你算你呢?而且我这也算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陈锐对霍天青一杯毒酒就死在霍休手上的结局可是颇有庸念,这也的确算是一笔之道还施彼身了。

    不过就算不用毒,陈锐自信也能解决霍休,只是可能要花费大半天时间罢了。

    霍休已经口鼻流血,他哀求道:“救救我,饶了我,我可以将我所有财富都送给你,青衣楼也是你的,我给你当牛做马?”

    陈锐倒没有对霍休这种行为有任何轻视,面临生死恐怖,有几人能做到平淡视之呢?

    陈锐叹道:“你也是一代枭雄,我会让你体面离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