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一章 摧花

    上官飞燕的武功不算多高,但是利用地势还是不见她的身影。

    走廊里阴森而黝暗,门是关着的。

    但这对陈锐来说不是问题,他缓步一踏,轰然一声暴响,漫天木屑飞舞。

    大殿中花团锦簇,各色鲜花一应具全,花香浓郁撩动人心底深处的欲望,四周点亮的都是暖黄色灯光,更增添几分旖旎气氛。

    陈锐泰然走在大殿之上,赫然,他看到一只鲜红的绣鞋。

    就像是新娘子穿的那种红绣鞋,但鞋面上绣着的,既不是鸳鸯,也不是猫头鹰,而是只燕子——正在飞的燕子。

    上官飞燕。

    就在这时,晚风中又突然传来一阵悠扬的乐声。美妙如仙。

    陈锐感觉这房间香味更香了,从风中吹来,随着乐声传来,转眼天地间仿佛就都已充满着这种奇妙的香气。

    然后这间暖黄的屋子也突然更亮了起来。

    漫天鲜花从房梁飘下来,旋即再轻轻的飘落在地上,铺成了一条鲜花织成的毯子。

    一位少女缓缓走来,宛若画中的仙女走出,她身穿一袭大红色霓裳,长裙拖曳在地,拖在各色鲜花之上,像是一只嫣红的凤凰。

    少女容颜倾城,黑色的长发披肩如同夜般的静谧和神秘,纤长微卷的睫毛下,一双漆黑眸子流露最动人的羞涩。

    同时她的唇很红艳,像是特意为陈锐抹上了上好的胭脂。

    陈锐从那抹红唇中嗅到了一丝淡淡的香味,那是京城北胭斋最好的胭脂,一抹价值千金。

    一阵清风拂过,吹动少女眉间一缕秀发,她用手拂过秀发,别在晶莹的耳珠后,流露一丝淡淡的无奈笑容。

    她一笑,地上五彩缤纷的花朵竟似已忽然失去了颜色,天地顿时也安静了下来。

    那一刹那,陈锐仿佛有种窒息的感觉,心跳比往常加快了很多。

    “天青,你来了。”

    她的声音很好听,轻柔得像是风,清晨里吹动远山上池水的春风,吹进你灵魂深处的风。

    这一声温柔的太不像话,甚至令他心都有软化的感觉。

    陈锐已然明白了这个女人的恐怖之处,就凭借这一声足以令江湖无数豪雄魂断骨酥,跪倒在她的脚下,甚至命令他们去死,恐怕都甘之如饴。

    他心中冷意凝结成冰,更加坚定了杀意。

    见他没有说话,少女嘴巴微微倔起,眼睛瞪的大大,薄嗔之相中尽显无穷的媚态。

    下一秒,她一只脚的红色绣花鞋脱下,宛若精灵般的雪白粉嫩。

    然后,她的纤细玉指已触碰到她自身腰际的一根粉色丝带,缓缓一拉一抽,拖曳在地的红色长裙垂落而下。

    一足一步,便是一件衣服簌簌落下。

    陈锐目不转睛看着只剩下一件衣服的上官飞燕,目光越来越亮,嘴角笑意越来越浓。

    最后一件衣服掉落。

    哗。

    满室生光。

    “天青可还满意吗?”

    上官飞燕低垂着脑袋,像是埋进沙子里面的小鸵鸟,尽显羞涩动人姿态。

    陈锐看着上官飞燕的身体,心中微叹。

    这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女人,不论是身体,还是气质,亦或是其他,可以说是每一个男人心中的梦想。

    难怪可以吸引陆小凤,柳余恨,萧秋雨等众多武林高手,就连花满楼心中也是对她惦记非常。

    陈锐还是没有答话,他不想给这个女人任何机会,但他竟不料上官飞燕如同一条美女蛇一般贴靠了过来。

    那香味,那触感于像是重锤接连轰击他的心灵,一刹那竟令他目乱神秘迷,但在一瞬间他双眼又恢复了清明。

    上官飞燕见之,心中巨震,又听得陈锐笑道:“上官飞燕,你好骚啊。”

    “是吗。”

    上官飞燕不以为意,说完,反而气质大变为妩媚,无论是形体还是面容,魅惑之姿态足以摄神夺魄。

    她手中动作不停,霜雪皓腕环绕陈锐脖颈,吐气如兰吹向陈锐鼻尖。

    突然电光火石之间,她不知从哪里来的飞凤针化作一道电芒刺向陈锐大脑。

    可惜,那道毒针距离陈锐大脑半寸就已经难以在进半分。

    因为陈锐的右手勒在她的脖颈之上,缓缓将她举高,足尖离地。

    呃呃呃

    上官飞燕脸色涨红,脚不停的乱蹬。

    就在上官飞燕快要窒息的时候,一道电芒再次向陈锐袭杀而来,速度之快只比西门吹雪逊色半筹而已。

    “玉面郎君柳余恨,你终于肯出来了。”

    “躲在我背后的梁柱后面,隐息闭气,看着自己的心爱的女人送到敌人的嘴边,不知道你是什么心情?”

    陈锐依然举着上官飞燕,身形不闪不躲背后那道长剑,待话说完,他早已躲过长剑,纵越至两丈开外。

    啊~

    柳余恨双眼通红,一声咆哮,仿佛失控的野兽嘶吼。

    他的剑法虽已凌乱,但速度也快了几分。

    一剑刺出之下,剑光纷飞乱舞,震荡无数气劲交错,劈在梁柱上,能见一道深深的印痕。

    “你知不知道上官飞燕到底睡了多少男人?你还能忍的下去,若是我没有出手杀她,你是不是还要继续看春宫。”

    柳余恨目光恨意炽烈,疯狂的追击着不断躲闪的说话的陈锐。

    霎眼间柳余恨又刺出了十七剑,每一剑刺的都是立刻可以致命的要害,就在这时候陈锐喊道:“还给你。”

    柳余恨见到上官飞燕的身体向他袭来,强忍剑势反噬的逆血,连忙收回剑光,冲天抱起她的身躯。

    抱着上官飞燕的身躯,柳余又恨赶忙朝她体内输送数道真气。

    咳咳,上官飞燕连咳嗽几声,涨红的脸色恢复了些许红润。

    柳余恨看着恢复过来,独眼中流露温柔的神情

    啪!

    上官飞燕举起摇摇欲坠的手臂,无力打了一下他的脸庞。

    脸像是棉花弹了一下,但这却如一柄尖刀刺进他的心里,他颤声道:“你……你真的想我死?”

    他为她做了这么多,换到的就是这种结果?

    上官飞燕眼中充满怨毒和厌恶,断断续续道:“我以前说的那些话,当然全都是骗你的,利用你的,你看看你的脸变成了什么样子,你难道还以为我真的会喜欢你这个丑鬼,还好我没将身子给你。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的样子,恶心。”

    柳余恨身形剧颤,目光中流露恨意,也流露爱意。

    他毁了容貌,从江湖中的玉面郎君变为这恶鬼模样,不都是替她办事所导致的吗?

    说完,上官飞燕脸色煞白,身体一僵,再也说不出话来,闭目死去。

    “飞燕,飞燕”

    柳余恨大吼,但也丝毫没有任何用处,因为陈锐早已在上官飞燕的身体内种下内劲,必死无疑。

    陈锐微微叹息。

    喜欢就喜欢,何必要跪着呢?

    “多情自古空余恨,只可惜你用错了情而已,这种女人你也能爱?我不杀你,你好自为之。”

    话音落下,陈锐到大门口,只听到噗嗤一声。

    他没有回头,他知道柳余恨死了

    死亡或许对他来说是一种解脱和享受。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