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十八章 陆跑跑

    剑已出鞘!剑光如一泓秋水在长剑周身缓缓流淌,照人心寒。

    风动了,陈锐也跟着动了。

    他挺起长剑向天一刺,一道狂暴肆虐电芒炸裂了长空,旋即这道电又化作一道银弧,好似一道满月凌空骤现。

    这道月亮和陈锐之前凌厉的剑法大相径庭,是一种中正,平和,博大的气息,仿佛能够包容万物。

    太极分光,自陈锐在天下第一中收刮天下秘籍后,他就有选择杏的学习了其中一些功法,太极剑法只是其中之一。

    “叮叮叮”

    独孤一鹤衍化的刀光剑影如疾风骤雨般拍打在陈锐剑光银盘之上,顿时火星四溅,金铁交鸣声不绝于耳。

    同一瞬间,两者交击之处,银芒灿烈,无数未尽的剑光咻咻咻般攒射出去,砍在梁柱之上,一道深入半尺的锋利整齐切口出现,若是劈在青石板中,也有无数火星四溅。

    两人都是当世绝代剑手,武功高明,斗争经验也是丰富无比。

    一攻一守,两人互相也奈何不了对方的剑招,只过了片刻,房间内便是一片狼藉,刀痕剑印,俯拾即是。

    轰隆隆。

    大宅发出一声惊雷闷响,仿佛再也难以承受两大剑手的绝世神威。

    陈锐和独孤一鹤两人充耳不闻,哪怕是伴随一阵轰隆隆巨响,高门府邸轰然倒塌,两人也是依然比剑。

    嘭,嘭!

    突然两股锋锐的剑气同时喷吐,旋即生出两道轰鸣爆响,高宅落木倒塌中被这两道剑气撕裂粉碎。

    无数碎片纷飞乱舞中,两道身影如同惊龙冲天而起,提身纵气中,长剑再次交手。

    蓬蓬蓬

    璀璨剑光撕裂昏沉沉的暗夜,爆鸣声声震耳欲聋,陈锐和独孤一鹤两人凌空中腾转挪移,你来我往,如两条蛟龙骤分又骤然相撞。

    嘭!

    两人再次相冲,剑光肆虐纵横,气劲暴雨攒射四泻。

    陈锐心中快意涌上,他已经许久没有这么肆意出手了,他仰天长啸一声,声浪滚滚,震慑四野。

    忽地他纵跃飞起,凌空倒转,瞬息已至独孤一鹤身前,且见他反手撩剑一荡,剑气狂飙,分光断影,像是划破极暗之夜的一道光,又像是激射狂探出长蛇嘶嘶吐信。

    这一剑拥有不逊色西门吹雪的出剑速度,同时也是异常迅疾狠辣,直取独孤一鹤周身大穴。

    陈锐已然转守为攻。

    独孤一鹤面色凝重,只听铮的一声,手中佩剑已被他催至顶峰,不断急速旋转,劲气激荡四射。

    赫然,神剑离手,如同怒龙脱缰裂开长空,发出阵阵冲天咆哮。

    铛!

    两剑相击,火星激射。

    轰隆!

    在金铁交鸣声中,一道轰爆全场的飓风自二人交战中心四荡而去,席卷无数碎石木屑翻飞。

    气劲激射,陈锐猛然再催长剑,光芒盛烈,独孤一鹤佩剑铛的一声已被击飞出去。

    嘭!

    独孤一鹤袖袍一荡,鼓劲生风,凌空虚点几步,身形如电般已接过佩剑而来,又是纵身一提,宛若猎鹰展翅扑杀而来。

    “刀剑双杀!”

    “来的好。”

    陈锐大笑一声,手中长剑破空横击而出,裂电一般,倏而相击。

    气劲轰然爆炸,照空生光,恍若白日。

    铛铛铛,两人飞身来往之际,骤然生出清脆而短促的三声爆鸣,在第三声陈锐手中长剑已经再难承受当世两大高手的交战,轰然崩成碎片。

    有陈锐内力加持,凡铁能够撑到此时已是幸运。

    独孤一鹤未放过此等绝佳好机会,手中佩剑再次朝陈锐袭杀过去。

    这一剑撕空电掣而出,剑鸣之声如尖锐警笛大作,携带滚滚风雷之势,剑光大盛,也远远比之前更为炽烈。

    嘭!

    陈锐脚下炸开一个深坑,身形急速爆退而出,但独孤一鹤的剑紧紧跟随,死死咬住不放,只距离半剑之遥就能洞穿他的咽喉。

    剑光凌厉,只需一道就能令人殒命,但陈锐面不改色,只是缓缓扬起右手,张开五指,然后猛地五指曲合。

    嘭!

    一道恐怖吸力自他五指一合间猛然生出。

    独孤一鹤大惊失色,顾不得早已蓄势已久的杀招,强忍口中逆血停下脚步,然后反身一剑荡开。

    刚才崩碎的长剑碎片疾风骤雨般与独孤一鹤长剑相击,宛若雨打芭蕉。

    叮叮叮叮。

    火星激溅,奏出一道金属乐章,这声势丝毫不比唐门的暴雨梨花针逊色分毫。

    高手对决,生死皆在一瞬,一点偏差,就可能造成形势逆转,就如现在,陈锐已经一掌轰在独孤一鹤的背心。

    他还来不及惨叫惊骇,便感觉自己周身内力犹如江河决堤般滚滚向背后的大手汇聚。

    嘭!

    独孤一鹤身体轰然倒地,已经没气了。

    陈锐指力一合,独孤一鹤的掌门佩剑被他吸摄在手。

    铿!

    陈锐猛然凌空一挥,裂破空气,嗤嗤气流声中,璀璨剑光化作一道匹练横越而出。

    一股冷意消失天地中,也消失在剑光中。

    “咔呲!”

    百步之外的白杨树已被他的剑光从中劈断。

    陈锐凝起眉头,但倏然消下。

    西门吹雪是骄傲的,他绝不会乘人之危,和一个气息不稳的人比剑

    陆小凤现在正在喝酒,喝得是苦闷的酒。

    这酒绝不会好喝,更何况是在一群高手众目睽睽之下喝酒。

    在客栈的大门脚下靠着个穿着长袍,戴着小帽的老人,他正在抽旱烟。

    门口还有了卖包子的小贩,他买的包子一万两一个,他的旁边是一个秀才,他很饿,吃了一个一万两的包子。

    甚至陆小凤左右还有郎中,乞丐,连卖花粉的货郎、挑担子的菜贩子。

    和陆小凤喝酒的是关总大侠山西雁,他在关中名声很响亮,靠的是他的一双铁掌。

    雁大侠道:“门口坐着抽旱烟的是樊大先生,穷酸秀才是‘弹指神通’的惟一传人,简二先生。”

    “那穷要饭的、野药郎中、卖包子跟卖菜的小贩、卖花粉的货郎,再加上这地方的掌柜,和还在门口卖面的王胖子,七个人本是结拜兄弟,人称‘市井七侠’,也有人叫他们关总七义。”

    陆小凤沉默下去,这一个个背后的名头都在江湖上大名鼎鼎一流高手。

    雁大侠给陆小凤讲述了霍天青的详细出身,接着又道:“他肩上的担子重得可怕。”

    陆小凤道:“哦?”

    雁大侠的神情忽然变得很严肃,道:“他不但延续祖师爷的香灯血脉,惟一能继承‘天禽门’传统的人也是他,我们身受师门的大恩,纵然粉身碎骨,也绝不能让他有一点意外,这道理你想必也应该明白的。”

    陆小凤道:“我明白。”

    雁大侠长长叹了口气,道:“所以他与你交手,若是不幸死了,我们‘天禽门’上上下下数百弟子也绝没有一个还能活得下去。”

    陆小凤皱了皱眉,道:“他怎么会死?”

    雁大侠道:“他若败在你手里,你纵然不杀他,他也绝不会再活下去。”

    陆小凤道:“我也知道他是个杏情很刚烈的人,但他却并不是一定会败的!”

    随即陆小凤给他们讲述霍天青的变化,令这群豪侠皱眉不已。

    陆小凤又道:“他若胜了我,你们‘天禽门’上上下下数百子弟,岂非都很有面子?”

    雁大侠道:“你是我的朋友,我也不愿你败在他手里,伤了彼此的和气。”

    陆小凤笑了笑,道:“你真是好人。”

    雁大侠的脸好像又有点发红,苦笑道:“只要你们一交手,无论谁胜谁败,后果都不堪设想,霍师叔跟你本也是道义之交,这么样做又是何苦?”

    陆小凤微笑道:“现在我总算明白你的意思了,你要我在阎铁珊头七内,赶快离开这里,让他找不着我。”

    雁大侠居然不说话了,不说话的意思就是默认。

    陆小凤跑了,不是畏惧霍天青或者陈锐的威势。

    而是当陆小凤沉默后,市井七侠中的卖包子的小贩拿出自己的解腕尖刀刺向自己的咽喉,这种精神震惊到了他。

    他不得不走。

    世间可爱的人越来越少,损失一个他都很心疼。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