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十六章 苦恼的陆小凤

    陈锐左手闲散的背负身后,右手却紧绷的像是拉紧的弓弦。

    一道血痕绽裂在他的两指皮肤之间,几滴血从中渗出,像是珍珠掉落砸在木板上,好似嫣红梅花盛开。

    尽管如此,但是场中所有都心生强烈的不可置信。

    因为陈锐用手指夹住西门吹雪的无双杀剑,天下仅有一人。

    至于为何是一人,是因为他们永远不会相信陆小凤和西门吹雪两人会打起来。

    瞩目看着陈锐两指稳稳夹着西门吹雪的乌鞘长剑,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没有人能形容他这两指一夹的巧妙和速度,若不是亲眼看见的人,甚至根本就无法相信。

    西门吹雪道:“灵犀一指?”

    陈锐道:“没错。”

    陆小凤的苦笑更为浓郁。

    即便众人心中猜测,但当陈锐承认,他们还是很讶异。

    不过众人还没有震惊多久,一道尖锐的惨叫声将他们目光拉回阎铁珊身上。

    每个人都看到一股鲜血从他胸膛上绽开,就像是一朵灿烂的鲜花突然开放。

    等到鲜血飞溅出来后,才能看见他胸膛上露出的一截剑尖。

    陈锐霍然松开手指,长剑并没有刺来,他厉声喝问:“是谁下的毒手?”

    任谁也不会怀疑陈锐的愤怒,因为他的愤怒理所当然。

    “是我!”银铃般清悦的声音,燕子般轻巧的身法,一个人忽然从窗外一跃而入,一身黑鲨鱼皮的水靠,紧紧裹着她苗条动人的身材,身上还在滴着水,显然是刚从荷塘里翻到水阁来的。

    上官飞燕,这是一个极其美的美人。

    陈锐目光森然道:“七天后,你必定死在我的手里。”

    上官飞燕看着陈锐目光中冰寒的杀意,身体在瞬间一冷,心尖也在不停打颤。

    “这并不是她认识的霍天青,以前的霍天青总是会对她温言蜜语,她也曾记得霍天青臣服过在她的身体之下。”

    “事实上,女人的身体和面容还有心机是天底下最厉害的武器,也少有人能够抵御,就比如萧秋雨,刘余恨,陆小凤,花满楼,还有以前的霍天青。”

    她连连倒退两步,脚步一顿才感觉身后有熟悉的身影扶住了她的腰际。

    不知什么时候陆小凤已经到了她身后,而花满楼则微微摇头站在陆小凤旁边,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陆小凤轻轻叹息了一声,道:“阎铁珊本是金鹏王朝的叛臣,所以这件事并不仅是私怨而已,本不是别人所能插手的。”

    陈锐慢慢的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但按照你的理论,我亦有杀她的道理。”

    陆小凤微微沉默,道:“我知道,不过现在她现在并不能死。”

    陈锐冷冷道:“正欲领教领教你真正实力,还有凤舞九天有多么辉煌。”

    刚才陆小凤的灵犀一指并没有使出全力,不过即便如此,陈锐也有自信能够胜他。

    但是那些都不是陈锐要和陆小凤战斗一场的主要原因,对陆小凤他还有其他计划。

    陆小凤面色耸然,凤舞九天,他从来没有和任何人提及过,他不想多谈只能苦笑道:“你一定要逼我跟你交手?”

    陈锐道:“一定。”

    说完陈锐肩不动,腿不举,身子骤然无影,抱起了阎铁珊的尸体,大声道:“陆小凤,两日后子时我在青风观等你。”一句话还未说完,已经不见任何身形。

    一旁站着不动的花满楼道:“好俊的燕子三抄水。不是独步天下,也必定差不远了。”

    “你也用剑?”

    这声音突然响起,像是高山风雪中传来,彻骨寒意,令人心惊,正是西门吹雪。

    上官飞燕怔了怔,终于点点头。

    西门吹雪道:“从今以后,你若再用剑,我就要你死!”

    上官飞燕显然很吃惊,忍不住问道:“为什么?”

    西门吹雪道:“剑不是用来在背后杀人的,若在背后伤人,就不配用剑!”

    他突然挥手,“叭”的一响,他的剑尖点穿上官飞燕手中短剑。

    短剑折断成四五截,而他也随风消失在雾色中。

    陆小凤脸色并不好看,他深深的凝视着上官飞燕。

    目光仿佛要将她看穿,她心中不由一慌,突然急中生智,眼泪像是珍珠一般掉落。

    陆小凤平生最是不愿面对女人的眼泪,无奈只能安慰

    月夜,上弦月。

    陆小凤已回到客栈,在房里叫了一桌子好酒好菜,笑道:“不管怎么样,我至少还可以痛痛快快的大吃大喝一顿。”

    花满楼道:“你应该睡一觉的。”

    陆小凤道:“若有霍天青那么样一个人约你日出决斗,你睡不睡得着?”

    花满楼道:“我睡不着。”

    陆小凤笑了,道:“你这人最大的好处,就是你从来也不说谎话,只可惜你说的老实话,有时却偏偏像是在说谎。”

    花满楼道:“我睡不着,只因为我根本完全不了解他!”

    陆小凤道:“他的确是个很难了解的人!”

    花满楼道:“你识得他已有多久?”

    陆小凤道:“快四年了,四年前阎铁珊到泰山去观日出,他也跟着去的,那天我恰巧约好了个小偷,在泰山绝顶上比赛翻跟斗。”

    花满楼道:“你了解他多少?”

    陆小凤道:“不多。”

    “若说以前他便是威震八方的天禽老人独子,又是天松云鹤、商山二老师弟,还是关中大侠’山西雁的师伯,这一系的头衔就足以吓死人。”

    “四年中他从来没见过他出手,但是今天,好家伙,无论是剑道,还是轻功,亦或是掌法,指法,无一不精,无一不通。”

    “或许这些单论起来再江湖上都算不上绝顶第一,但是放在一个人身上就太可怖。”

    说完陆小凤陷入久久的沉默中。

    花满楼道:“你呢?”

    陆小凤没有回答这句话,他从来也不愿回答这种话。事实上,除了他自己外,世上几乎没有第二个人知道他的武功究竟如何?

    但这次花满楼却似已决定要问个究竟,又道:“你有没有把握胜过他?”

    陆小凤还是没有回答,只倒了杯酒,慢慢的喝了下去。

    花满楼忽然叹了口气,道:“你没有把握,所以你连酒都不敢喝得太多。”

    陆小凤平时的确不是这样子喝酒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