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十五章 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道:“哦?”

    他的面容哪怕是听到了陈锐略带贬低之言也毫无波动,还是一副万古冰山不化的脸,仿佛没有什么能令其融化一样。

    但是众人在听到他轻微的哦声,皆是感到有一股冰寒彻骨的气息溢散全场,令他们都身上泛起满身的鸡皮疙瘩,心也在不停颤抖。

    世间除了叶孤城少有人敢这像陈锐这般理直气壮的说出这一句话,众人不知是该佩服还是应该佩服。

    陈锐缓缓举起酒杯自顾自的饮了一口酒。

    他知道西门吹雪并没有愤怒,这世间除了剑和朋友以外也根本没有值得他愤怒的事情。

    陈锐缓缓道:“若我没有猜错,你并没有愤怒,相反你非常高兴。”

    陆小凤跳起来用手在陈锐的眼前挥舞,道:“你没有说错吧?”

    陈锐摇摇头:“你不是剑手,你不知道一个剑客遇到对手的喜悦。”

    陆小凤确实不能理解其中的玄妙,看向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道:“他说的没错,不过你并不是剑手。”

    “你说的没错,我的确不是剑手。”

    “但你学剑,练剑,用剑杀人,你的剑法足以胜过这世间九层九的人”

    陈锐看着自己这双白皙柔弱无骨的手,叹口气:“你说的都没有错。”

    西门吹雪冷冷道:“拔出你的剑。”

    陈锐神色不变:“我没有剑?”

    众人语塞,就连西门吹雪也沉默下去。

    所有人都知道西门吹雪的剑只是用来杀人的,自他踏入江湖以来,他想要杀过的人也从来不会失手,但他们同样知道西门吹雪从来不会和一个没有剑的人比剑。

    陈锐闪现一抹莫名微笑,继续问道:“你的剑道是什么?”

    “诚!”

    西门吹雪毫不犹豫且斩钉截铁回道,对于一个剑手来说,他们清楚他们自己的剑道,正如一个酒鬼闻香识美酒,也如一个色鬼能够闻香识女人,这些都刻在灵魂中。

    同样明白自己的剑道才能在剑道中攀到更高巅峰,若非如此,西门吹雪决计没有今日的成就。

    “那你的剑道是什么?”

    西门吹雪问的很奇怪,众人不解,一名不是剑手的人又怎会有剑道?

    但是他们都知道西门吹雪既然问出就一定有他的道理,他从来不是一个无的放矢的人。

    陈锐仿佛知道他有此一问,哈哈笑道:“也是诚!你诚于剑我诚于人,我的所有武学皆是诚于人,诚于己。”

    西门吹雪面色无波,再次陷入沉默。

    这是不同于他的道,若是原先他必定认为一名剑客必须精诚于剑,但是陈锐不是剑客,他也没有诚于剑,他诚于自己的武道,也诚于自己。

    或许这便是陈锐拥有不逊色于他的剑道原由。

    “哈哈,哈哈。”陈锐看着沉思的西门吹雪突然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

    陈锐:“看到你,我悟出了一道剑法,我料想它以后必定威力无穷。”

    西门吹雪并不奇怪,就如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灵感这东西来了谁也挡不住。

    不过从他身上悟出的剑法他还是很感兴趣。

    “什么样的剑法。”

    “说剑法太过,只是半招而已。”

    陈锐并未说谎,在面对西门吹雪的时候他脑中突然灵光一闪,悟出了这半招剑法。

    这是他习剑练剑多年的结果,若没有天下第下中的剑道积累,就算有了灵光一现他也是难以把握。

    陈锐继续说道:“世上诸多绝代剑手若想要攀上更高巅峰大多都是极于剑,诚于剑,以无情入道。”

    “但对于我来说,对于我的剑道而言,我却是很难做到,所以若要极于剑,那就要走上另一个极点,以情入剑道。”

    “七情六欲?你并不是一个多情之人。”陆小凤疑问道。

    陈锐并未多答,而西门吹雪却是理解了他的意思,他的眼睛也绽放出惊人的亮光。

    “贪,嗔,痴……”

    陈锐瞥眼略显尴尬的陆小凤,缓缓说道:“没错,情分多多种,不单指情欲,还有情绪,就比如世人恼怒时,就往往会打出的招式会有强横的威力,这一点世人皆知,但却很少探寻这方面的武学。”

    “天青不才,此道当由我创!”

    西门吹雪面容微微色变,手中长剑握的很紧。

    这便是宗师之境界,继往开来!

    陈锐的声音低沉而有力,油然升起一股令人心折的气质,就连陆小凤也将霍天青怎会剑法的疑问咽在口中。

    西门吹雪道:“我想见识你刚才创出的半招。”

    陈锐摇摇头:“未臻功成,我不想出招。”

    “此剑也当由我向看。”

    铿!

    一声剑鸣犹如惊龙长啸,水阁珠帘上的珍珠簌簌抖动的不停,风也骤然静止。

    剑乃杀伐之器,不出则已,出则必杀人,尤其是对于西门吹雪这种绝代剑手而言。

    没有胜负,只有生死。

    长剑在他手腕轻转,见不到任何变化,只是笔直的一刺,但这一刺直叫九成九的天下学剑之人心生羞愧和敬仰。

    一剑刺出,锐利杀意笼罩全场,竟让场上每人皮肤如针刺抵进皮肤一般,锋芒激人。

    长剑刺空,突破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瞬间抵至陈锐的眉间。

    陈锐感觉这虽是一剑,但却化作漫天的剑光向他袭杀而来,寒光四溅,不可逼视,长剑周身的剑气也如锁链一般将他死死缠绕,令他无处遁行。

    快,无与伦比的快,快过闪电一般。

    快到人眼难以反应,快到纯粹的快,西门吹雪舍弃了一切,都蜕变为快。

    没有人能够形容这一剑的速度,也没有人能够用言语能够描述其中神韵,更没有人能够在这一剑下安然不动。

    陈锐也不例外,所以他动了。

    面对如此迅疾如风雷一般的一剑,他伸出两根平平无奇的手指头。

    “唉~”

    陆小凤郁闷的长叹一口气,闷了一口花雕,他已再懒得看这场决斗。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