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十四章 天下最负盛名的手指【3K,求推荐票】

    阎铁珊一上来便是和陆小凤叙旧,大笑说道:“你还是老样子,跟上次俺在泰山观日峰上看见你时,完全没有变,可是你的眉毛怎么只剩下两条了?”

    他是一个懒散的人,被陈锐挑破金鹏王朝事情,他也懒得再演下去:“俺喝了酒没钱付账,所以连胡子都被酒店的老板娘刮去当粉刷子了。不过我想问阎总管是哪里人。”

    阎铁珊听着前半句还是大笑,后面笑声就戛然而止,活像一只被掐着喉咙的阉鸡。

    陈锐端坐在旁,不动声色道:“这里只有我霍天青是总管,没有什么严总管,而且金鹏旧债你们也查错了人。”

    陆小凤问道:“那应该查谁?”

    陈锐:“霍休!”

    陆小凤道:“霍休也是我们其中的目标之一,不过这并不能排除阎铁珊的嫌疑。”

    陈锐淡淡道:“霍休天下首富,独孤一鹤峨眉掌门,这两人无论是势力还是武功都是当今武林巅峰人物,你不去先查他们反而来查我们,我看你也是柿子想捡软的捏。”

    陆小凤沉默。

    “陈锐道:陆小凤,你我相交多年,今日我便称量下你的手上功夫有没有退步。”

    话音落下,该说的他都已经说完了。

    不过陈锐并没有直接出手,而是等到陆小凤定下心神,再骈指如剑凌空虚点一指。

    一道烈风骤然升起,将陆小凤的衣角还有眉间碎发吹起。

    忽然一声霹雳击下,山雨欲来,碧绿的荷池噗噗噗炸裂几个水柱向上腾起。

    “好霸道的大力金刚指。”

    花满楼虽看不到这一指的威力,但他的耳朵能够听出其中的威势。

    霸道,刚烈,雄浑。

    对于霍天青的印象他心中却也愈发深刻,这是一个连半点便宜都不会占的骄傲且武功高强之人。

    阎铁珊和苏少英对陈锐这一指暗自称奇,其声势远比霍天青之前的武功要更上层楼。

    面对这一指,陆小凤面容还是安静而从容。

    相交多年,他知道霍天青将他视作一直战胜的对象,但是他却完全不想和他战斗一场。

    因为他知道对于骄傲的霍天青来说,失败即死亡!

    而他们的关系可以说是敌人,同样是朋友,对待朋友,陆小凤从不会使用灵犀一指。

    陆小凤身形未动,也如陈锐一般端坐,左掌赫然斜斩向陈锐手指。

    这一掌看上去平平无奇,与陈锐一指的声势完全无法相比,但这平平无奇的一掌,却偏偏将陈锐的指法如春风化雨般化开。

    “武当回风掌。”

    苏少英道出掌法名称,他是七大剑派弟子,自然熟知这是武当的回风掌。

    花满楼道:“是也不是。”

    “何解?”

    花满楼回道:“陆小凤没有练过武当武功,但他却拥有很多武当的朋友,所以要论论武当掌法精髓变化他不输于任何人。”

    陈锐学通百家,手上功夫精通不少,同样再一掌回击。

    掌力破空,犹如蛟龙电掣瞬间已攻向陆小凤五脏。

    陆小凤掌势一变,同样一掌拍去,化开陈锐攻势。

    两人凌空交手数次,残影纷飞,所有气势皆控制在这一桌的方寸之地,连桌上的酒菜都没有洒出一点。

    阎铁珊不想再看下去,转身欲离开,但却有一人挡在他的面前。

    一个长身直立,白衣如雪。腰旁的剑却是黑的,漆黑、狭长、古老。

    阎铁珊瞪起眼,厉声喝问:“什么人敢如此无礼?”

    “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这名字本身就像是剑锋一样,冷而锐利。

    阎铁珊竟也不由自主后退了两步,突然大喝:“来人呀!”

    随着阎铁珊一声呼喝后,窗外立刻有五个人飞身而入,发光的武器——一柄吴钩剑、一柄雁翎刀、一条练子枪、一对鸡爪镰、三节镔铁棍。

    五件都是打造得非常精巧的外门兵刃,能用这种兵刃的,无疑都是武林高手。

    西门吹雪却连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冷冷道:“我的剑一离鞘,必伤人命,你们一定要逼我拔剑吗?”

    突听风声急响,雁翎刀已卷起一片刀花,向西门吹雪连劈七刀。

    三节棍也化为一片卷地狂风,横扫西门吹雪的双膝。

    这两件兵刃一刚烈,一轻灵,不但招式犀利,配合得也很好,他们平时就常常在一起练武的。

    西门吹雪的瞳孔突然收缩,就在这一瞬间,他的剑已出鞘!

    西门吹雪的剑很快,仅仅只用了一剑,地上已经有三个人永远不能动了,雁翎刀斜插在窗棂上,三节棍已飞出窗外,练子枪已断成了四截。

    剑拔出来的时候,剑尖还带着血。

    西门吹雪轻轻的吹了吹,鲜血就一连串从剑尖上滴落下来。

    在西门吹雪杀人之时,苏少英和花满楼两人也以牙筷比剑。

    苏少英剑光轻灵,变化奇巧,剑剑不离花满楼耳目方寸间,但花满楼只是轻轻一动就将其攻势轻描淡写的化解。

    他不解问道:“阁下也是峨嵋传人?也会峨嵋剑法?”

    花满楼摇摇头,微笑道:“对你们来说,剑法有各种各派,招式变化都不同,但是对瞎子说来,世上所有的剑法,却都是一样。”

    这本是武学中最奥妙的道理,苏少卿似懂非懂,想问,却连问都不知道应该怎么问。

    “这个人既然也是学剑的,为什么不来找我?”一旁西门吹雪冷笑道。

    苏少英的脸色忽然苍白,“格”的一响,连手里的牙筷都被他自己拗断了。

    西门吹雪冷笑道:“传言中峨嵋剑法,独秀蜀中,莫非只不过是徒有虚声而已?”

    苏少英咬了咬牙,霍然转身,哪怕是看见最后一滴鲜血,从西门吹雪的剑尖滴落。

    这完全与他之前爱慕财富之言完全相违背,因为一个爱慕财富之人决计不会冒着必死的风险去维护师门尊严。

    “蓬!”

    异变突生。一道惊雷霹雳再次响起,将全场目光吸引过去。

    只见陈锐和陆小凤周身都溢散淡淡白气,震荡的气劲急速翻腾,两人交手已到白热化程度,越来越快,快到看不到,任何影子。

    若不是他们两人每一击都带着嘭嘭巨响,别人或许还认为他们互相认真凝视。

    陈锐心中也升起佩服,他虽没动用全力,但也差不多了,不过尽管如此陆小凤还是一一能够从容接下。

    “拈花指!”

    他低念一声,再次骈指如剑凌空虚刺一指。

    这一指不急不缓,不轻不重,一切都是恰到好的好。

    目前这一指是陈锐最为精纯的一指,也是他武功的精髓和总结。

    一指点出,随风潜入夜,只留下空气的虚无,和那淡淡荡漾出的波纹证明它存在的痕迹。

    水阁光线骤暗,四角夜明珠柔光芒顿时像是被这一指所吸摄一般。

    “好美的一指。”

    花满楼脸上的淡淡笑意似乎浓郁了几分,就连那古井无波的漆黑双眸也闪现一丝神采。

    他是一个瞎子,眼睛本不应该出现任何波动的,但是此刻却是出现了这种神奇现象。

    仰观宇宙之大,俯查品类之盛!

    这正是花满楼现在的心境,他仿佛睁开双眼置身于自然之中,嗅着山木花朵的清香,闻着许多种类的鸟语,观察她们从盛开到繁盛再到凋零,体会她们从初生到成长再到死亡。

    一滴晶莹清泪从他眼角流下,他的身上也仿佛发生什么蜕变。

    西门吹雪目光中也绽放一道亮彩,若说花满楼看到的是自然生命枯荣生灭,那他看到的就是一种剑道。

    一种威力无穷的剑道,一种远不逊色他的剑道。

    这些只是旁观者的感受,而作为当事人的陆小凤最能直观感受这一指对他的压迫力。

    面对这一指,他面容浮现一抹前所未有的凝重。

    他同样以一指凌空探出,这一指是天下最负盛名的一指,也是他成名绝技,灵犀一指。

    电光火石间,两指相击。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这方寸间的指法对决,谁都知道这是一场绝妙的对决。

    “夹住了~”

    不知是谁念了一句,众人回过神来,定睛细看。

    陈锐的拈花剑指已抵离陆小凤的咽喉半寸,凶险异常,不过却不能再进一丝一毫。

    因为他的拈花剑指已在陆小凤两指间被轻轻夹住。

    灵犀一指不负他的盛名,不过陈锐并不在意。

    他指劲一抖,赫然已将剑指极速收回,像是根本没有出手一般。

    众人心中微惊,能够从陆小凤两指间轻描淡写收回招法的人天下可没多少。

    陈锐淡淡笑道:“你赢了。”

    陆小凤郁闷道:“你也没输。”

    众人皆是不解其意,但场中几人都是天下有名的高手,不会贸然去询问其中真意。

    陈锐不置可否,撇眼看着花满楼眼角的那点泪痕,缓缓道:“我们几人中要论收获,我觉得还是花满楼最多。”

    花满楼还是悠然淡笑,点了点头,没有回话。

    陆小凤苦笑举起酒杯吟了一杯酒:“我最亏!”

    西门吹雪突然冷道:“你也学剑?”

    还是同样的问题,问的也莫名其妙,但是陆小凤和花满楼都知道他问的是谁。

    陈锐道:“我也学剑。”

    西门吹雪目光越发明亮:“你学剑为什么不找我?”

    陈锐看向西门吹雪,淡淡道:“因为你不是我的对手。”

    一言出,全场陷入一种诡异的气氛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