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十一章 天青过雨

    中迎,关中。

    关中自古以来便是富庶之地,当今更是如此。

    这里南来北往,既有北地的雪貂裘绒,也有南方的素锦茶叶,同时每天这里都会云集各地的富商巨贾,在这种地方拥有财富着实不算什么,但当财富积累足够多的时候,那便是世间最为恐怖的力量之一。

    阎铁珊便是拥有这种恐怖力量的人,他的财富很多,怕是除了江南地产最多的花家,或者天下最富的霍休,这世间就属他最有钱了。

    不过若说关中最为权势者,却不是阎铁珊,而是阎家总管霍天青。

    在关中流行这么一句话。

    宁罪阎铁珊,不罪霍天青!

    阎铁珊无子,而自他在祁连把霍天青救下,就将他视作子嗣,如同己出一般,甚至将天下间最为豪奢闻名的珠光宝气阁交给其掌控。

    若是这些也并不算什么,最多证明其受到阎铁珊的器重,但那般却是想岔了。

    世人皆知霍天青行走江湖从来不是靠着阎铁珊的看重,而是凭着他那一份高强的武功。

    昔年关中联营镖局的总镖头云里神龙马行空威名赫赫,凭借一根鱼鳞紫金滚龙棒,横行关中莫逢敌手,而霍天青只是一掌就将他降服。

    还有峨眉三英四秀七剑中的苏少卿,他深得当今武林峨眉掌门独孤一鹤刀剑双杀七七四十九式精髓,一剑刺出三七二十一式,剑光凌厉但也被霍天青一掌重伤。

    还有关中豪族飞镖胜家,满门十一位一流顶峰高手皆是败在霍天青手中,从此满门老小被赶出关中

    这种例子在关中数不胜数,引得无数人敬畏称颂。

    高宅成群,斗拱飞檐,依山傍水间错落有致分布。

    忽闻的一阵暗香扑鼻,遥望去一处精舍庭院中花木成荫,怡然盛开。

    此处有山有水有花香,其主人也必定是一妙人。

    “又穿越了~”

    陈锐悠然醒来,抚额片刻,对着镜子,打量这一世的自己。

    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面容轮廓,阳刚的五官,这些组CD给人一副精明强干的印象,任何犹豫都决然不会出现在这幅面容上。

    还有那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幽暗深邃的眸子带有几分傲意,但是藏的极深,若不是那种亲近十几年的人定然不会发现。

    “霍天青,有趣~”

    陈锐缓缓闭目消化脑海中的记忆,梳理其中经历。

    这是一个不容忽视的人物,哪怕只是出现惊鸿一现,在众多人物中也丝毫不能遮掩他的夺目光华。

    霍天青,昔日威镇八荒的天禽老人七十七岁高龄才生下的儿子。他一出生,就成了被尊为武林中的泰山北斗天松云鹤、商山二老的小师弟,享名三十年,以一双铁掌威震关中的大侠SX雁的师叔,天禽门的唯一继承人。

    这身世注定他与生俱来就背负着沉重的压力和责任。

    他太骄傲,骄傲的太想向世人证明自己,哪怕是不惜背负堕落的罪名,哪怕和陆小凤是惺惺相惜的朋友,哪怕是与师门决裂,他都要来证明自己。

    听到久违的系统提示音,陈锐有些错愕。

    “这么简单的任务貌似有些不符合这系统的尿杏?”

    不过做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属于唯心之论,全凭系统判定,而且做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情也是霍天青的心中执念。

    他内心一直想做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情来向世人证明自己,这系统发善心想令陈锐了结霍天青因果吗?

    至于任务二,更是符合陈锐口味,穿越此界,不见识见识各大绝代剑手他又怎么甘心,而且正好借此突破剑道宗师之境。

    “系统你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陈锐随意一问,出其意料系统竟然会回答他的疑问。

    “更新完成,解决漏洞。”

    冰冷的机械音回荡他的脑海,陈锐心想,或许是天下第一中收刮了一个世界的秘籍积藏就是其异变的原由,当下又问道:“更新会有什么变化?”

    系统又安静了下去,再也没有回话。

    这变化只能以后他自己去摸索了,同时他早已发现这个系统所有的奖励都是空中楼阁,像是故意那块红萝卜吊在他的前面,让他给其打工一样。

    不过能拥有穿越诸天世界这个功能也足以称得上是一件幸事。

    陈锐默然不动缓定心神,不再思考其他,若是想要完成任务首先就要恢复实力。

    不过说来原身霍天青的实力也是不弱,若是将陆小凤世界排名,霍天青的实力至少能够排进前三十名。

    而且其凭借天禽门绝技凤双飞竟能耗掉当今武林巅峰人物之一的独孤一鹤一半内力,若非如此,西门吹雪与独孤一鹤对决鹿死谁手还犹未可知。

    “轰轰!”

    突然,自陈锐识海中万朵金光破空绽放,摄目夺神,无数内力精元化作一条天河汹涌倾泻而来。

    这本就是他原先的所修炼的内力和精元,物归原主罢了。

    骤然陈锐身体上气息猛地狂暴起来,像是沉寂已久的火山轰然爆发,化作无匹的力量向四周碾压过去,无数裂爆声响起,直欲将整个房间掀翻一般。

    他面容不为所动,像是秋日暖阳下的平波荡漾不出任何涟漪。

    他丹田之内衍化黑洞尽数将本体内力精元消磨吸收,而他的气势也是节节拔高,但是瞬间又消沉下去,变成了气息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青年。

    “呼~”

    一条长长的白气自陈锐口中笔直射出,好像一支激射而出的气箭。

    “噗。”

    洁白墙壁上,一副王摩诘山水画直接被洞穿一个小洞,若是在翻开画作,还能看见底下半寸的小坑。

    陈锐睁开双眼,一点灿亮的寒星一闪即逝。

    “哒哒哒,哒哒哒。”

    稀稀疏疏的声音传来。

    “嘎吱!”

    窗户发出一声令人牙酸的声音,推开窗户,淅淅淋淋的小雨正轻轻敲打着古朴的檐廊。

    春雨贵如油,更恍若关中这少雨的地方。

    雨色倾城,将天色染的更青,将空气洗的更加清新。

    古朴庄重的高宅加入恬静的小雨,仿佛在阳刚豪迈的关中遇添几抹柔和,置身这种情境下观雨,着实是一种享受。

    陈锐莫名看向碧蓝的一角天空,露出微微笑容。

    金鹏事急,算算时间,陆小凤不日将至。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