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零九章 我来了!

    一行身穿白色孝服的人影缓缓横穿而来。

    明湖山庄的工作人员见到这行人皆是面面相觑,他们中的一些人自然是认出了这些人是张家人马,不敢多拦,只好通报上面。

    张氏人马来势汹汹,毫不遮掩自己的踪迹和怒火,径直就从广场上走进前院,期间吸引了不少富豪大佬,纨绔大少的目光。

    “呵呵,这是发生了什么,张家还穿孝服来到这里?难道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我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看来死了人。”

    “这要你说,有没有知道的?”

    一人提问,余者皆是摇头,还有好事的大少见这么多大佬感兴趣,主动动用关系打起电话来询问缘由。

    “张星昂死了。”

    “这可有意思了,魔城张瑞的独子。”

    “我和张瑞生意上打过交道,是一个狠茬子。”

    不少三五成群人的围在一起小声探讨,不时站在露天中将几块食物往自己嘴里送,虽然没人凑上去仔细观察,但是从眼眸中流露的笑意,却是甚为浓郁。

    张家的人马来的快,山庄守护来的同样不慢。

    “吃了豹子胆,明湖山庄岂是容你们能够放肆的,若是敢踏进会所里面一步我要你们狗命。”

    这声音不大却是中气十足,每字每句停顿之间隐现雷霆愠怒,自山庄的会所之内缓缓走出一位身穿传统服饰的灰白中年人。

    他身材中等,须发皆白,目光却如老鹰一般锐利,若是有人见他负手在后的右手,定能瞧见似钢筋铁铸虬结的指节,隐隐泛起锈青色。

    “是王檀弓!明湖山庄还能把他招揽过来。”

    躲在旁边看好戏的大少纷纷低语,眼神也一刻不停的注视那名中年人。

    “谁是王檀弓?”一些不明所以的大少向懂行的问道。

    “你猜他多少岁?”另一些人并未直接回答。

    “四五十左右?”

    “错,大错特错!”

    解答之人带有几分优越杏的解释道:“此人算上今年七十岁!”

    旁边的小白不由自主的纷纷惊叹,而又的则是质疑,“不可能吧。”

    “怎么不可能?”

    讲解之人的声音提高几个分贝,“人家没在灵气复苏之前就是炮拳的宗师人物,曾经打败过无数高手,灵气复苏之后莫名消失,原来是被明湖山庄招揽去了,这底蕴藏的够深,能怪能震住场子。”

    众人听此,声音才消了下去。

    张然见到王檀弓向他缓缓走来脸上没有半分惧色,反而像是一座小型冰山周身散发森然寒意。

    “我无意要闯明湖山庄,但是我弟弟张星昂死在陈锐的手上,我听说他就在山庄的会所里面,把他交出来我立刻就走。”

    他声音冷漠且洪亮,像是闷雷一般在众人耳旁嗡嗡震起。

    众人惊疑不定,“张星昂死了,陈锐?何许人物?”

    “不过能够将张星昂杀死,那恐怕在劫难逃。”

    躲在角落吹嘘泡妞的赵明宇听到这个名字,也顾不得撩妹,赶紧探头张望陈锐所在何处,没有找到后,又打了个电话,奈何没有打通。

    不得已只能注意听起两人对话。

    “我不管陈锐是何人,不过只要进入山庄就是我们的客人,你们要杀可以,但是在我们明湖山庄绝无可能。”

    “你若是现在退回去,我留你一条杏命。”

    张然漠然:“没有询问你的意见,今天陈锐必须死。”

    王檀弓雄视张然魁梧如山的身躯,瘾怒道,“放肆,就是你师父刘方也不敢这么和我讲话。”

    “老匹夫,给脸不要脸。”

    话音落下,赫然听得嘭的一声巨响,张然登时已经消失在原地之上。

    张然身体似满月强弓拉出的利箭爆裂攒射而出,淡白色的气柱在他身后翻滚震荡,又如同一块巨石猛地以疾驰破空,画面震撼惊人。

    轰隆隆!

    空气中阵阵音爆轰然在不绝呼啸中响起,劲气翻腾四射,其中朵朵的电光噼里啪啦炸裂,闪现点点灿亮银芒。

    “风雷掌!”

    张然一声咆哮,将腰身一提,脊柱如龙直直拉伸,掌臂高悬起肩。

    掌势一起,王檀弓为之动容。

    一掌横推而出,携击山碎石之势滚滚而来,阵阵恶风扑面令王檀弓再也不能迟疑。

    他一拳刺出,如炮弹离膛轰然炸起,空气也被拳劲震翻腾不已。

    嘭!

    拳掌相击,顿生骨裂之声!

    应声响起,王檀弓一口逆血喷出老远,随之身体也如血线倒飞出去。

    “拳怕少壮,你老了!”

    嘭!

    张然一脚重踏地面,地面寸寸龟裂,一声响起,他的身体激射出去,瞬间便已追上倒飞的王檀弓。

    王檀弓猛地瞪大眼珠,见到空中那道庞大身影,脸色变得异常惊恐,“他要”

    凌空之中,张然再次按腰提身,这次却是一拳猛然向他腹部轰去。

    嘭!

    王檀弓身躯瞬间弯成了大红虾,他眼球暴凸,脸色涨红,其中满布的青筋暴起更仿佛其中血液要炸裂一般,。

    又是嘭的一声巨响,他的身躯重重砸在地面。

    砰砰,砰砰!

    一拳接着一拳,无数拳影朝王檀弓的面门砸去。

    随着一阵阵闷响,朵朵血液喷溅在张然的脸上和白色的孝服之上,犹如梅花盛开。

    血液溅在他的脸上,但张然还是如冰山一般毫不任何变化,只是眼中略带嗜血癫狂之意,塔一边打一边露出他惨白的牙齿冷冷说道:“刘方就是我杀死,还有要懂得与时俱进,推陈出新!”

    闷响变为湿润的哒哒声,拳下的身躯也没了任何颤动,又是轰然一拳,直接将其脑袋轰爆。

    嘶!

    所有人都缩作一团,噤若寒蝉,眼神都不敢往哪里瞟,生怕成为下一个目标。

    张然陡然站起身来,仰天怒吼:“陈锐何在!”

    声响如雷霆炸裂,一股浓郁的血煞之气向四面八方侵袭!

    众人听到心中更是胆颤,心中也被陈锐默哀起来,被这样一个凶神盯上,必死无疑,或许死的比这个什么王檀弓死的更惨。

    赵秀在监控中看这这一幕幕毫无起身意思,只是桌子上面的纽扣在轻轻颤动。

    死寂,全场死寂一般的安静,忽然听得一声淡漠之音渺然传来。

    “我来了!”

    众人四周望去,皆不见任何人身影站出来。

    “叮咚!”

    电梯门开,缓缓走出一位身穿休闲装的平静青年,正是陈锐。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