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零八章 一言决生死

    一面巨大的透明落地窗前,一位穿着休闲铀动装的男子目光炯炯的俯视下方。

    “真的不错,这就是你们选拔人才的方法?”

    陈锐现在站的房间里面,不,应该说这空间中十分宽敞,四面都是都泛着冰冷的亮银色,仿佛将人置身科技空间一般。

    而且由于他身处顶层,他能清晰的看清楚底下杀戮竞技场。

    竞技场分为三层,底下是最为普通的位置,坐满了各色人群,他们服装各异,甚至都能见到外国人。

    第二层和第三层是环境较好,其中坐着的是陈锐在大厅中见过的人群,还有更多身份地位远超普通富豪的大客户。

    “不错。”

    一声轻轻颤音吐出,十分清脆动听。

    寻声索迹,一位少女倚靠在白色沙发之上,她有着一头笔直柔顺的黑色长发,长发飘洒在纤细腰肢上,再配合那清冷的气息还有那极为精致的面容,给人一种清纯动人的感觉。

    不过少女白皙娇嫩的手指拿着一杯红酒,轻轻的荡漾,冷光透过嫣红的酒打在少女的脸蛋中更添几分魅惑。

    这是一个能令男人犯罪的少女,但是陈锐眼神清明,没有任何欲望。

    “陈锐我看过你的视频,不得不说你的剑法是真的很好,加入我们,我可以令变你得更强,甚至满足你的任何愿望。”

    陈锐抬眼扫视一眼赵雅的身体,“如果我想要你呢?”

    “放肆!”

    声声暴喝齐鸣而出,少女身后多位保镖皆是震怒,尤其是稍微靠前的一位男子怒火大盛,他眼睛死死盯着陈锐,毫不掩饰其中杀意。

    陈锐心中冷笑不已,自他进来之后,这名少女便摆出一副上位者的状态,仿佛要求他加入便是一种恩赐。

    这种行为太过中二,换做一个正常人都不会这么做,而且少女身上面的气势并不凝实厚重,这只能证明一个问题。

    有人将这名少女推至前台。

    周波再也难以忍受陈锐双眼在赵雅的身上肆无忌惮的打量,而在他心中隅已将赵雅视为禁脔,有吁么能容忍他人亵渎。

    他走到赵雅身前,“你就是那一个陈锐吧。”

    “是我,怎么了?”陈锐淡淡道。

    “我听说过你,你就是那个当初有眼不识金镶玉的陈锐,不知你那里来的勇气来到这山庄,还有什么听说你还会什么剑,简直贻笑大方。”

    “什么年代,还不思进取,我告诉你就凭我的拳头我就能令死无葬身之地!”

    周波猛地双拳一合,手臂一颤间劲力迸发,青筋暴起如虬龙盘结,且目光瞪视陈锐,一股浓郁血煞之气扑面而来了。

    陈锐语气淡淡:“哦,是吗?”

    见陈锐这幅不见棺材不掉泪的神情,周波冷笑道:“像是这种只知道吃喝玩乐的纨绔,我见多了。”

    “且自我十二岁进入童子军,十六岁保送军校,二十岁荣升上校,二十二岁参加国外战争,二十六岁退伍成为雇佣兵,随后成为黑洲雇佣兵界的令人闻之色变的神级雇佣兵夜枭,期间我杀过的人比你玩的女人都多。”

    这一系列的话语掷地有声,气势犹如排山倒海一般扑来,娴熟之中又带有几分自傲。

    陈锐眼神淡漠。

    这辈子他算是和兵王犯冲。

    在旁边喝酒的赵雅也变了脸色,她是知道一些陈锐的情况,“周波,不要和他打,你可能打过他。”

    一石激起千层浪。

    赵雅此言不仅激起周波的好胜心,同时也令她身后的那群保镖沸腾起来。

    “那个周波,怎么打不过那个瘦小子。”

    “只不过是一个纨绔子弟罢了。”

    “当初周波来到我们保卫科可是将我们训了很惨。”

    “大头,当初周波可是将你这个可是专门收拾过你这刺头,你还没有于他手里走过一招。”

    那个身躯魁梧的大汉听此也是僵住了脸,小声怒道:“再提我削死你们。”

    他们其中不少皆是受到过周波的厉害手段,吃了不少苦头,想到这里众人都幸灾乐祸的看向陈锐。

    周波并未言语只是无声斜视陈锐,其中蔑视不语言表。

    “你很厉害,我很佩服你的经历,告辞!”

    陈锐已经是懒得再理睬这种闹剧,尽管对于这种人他抬手可灭,不过和蝼蚁对决,降低自身的位格不说,他也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趣。

    今天抱着试探或者合作的目的,竟遇上这种闹剧他也是无语。

    缓步离去,后面响起一阵轰然爆笑之声。

    他们没有料到这个纨绔竟然有这么自知之明。

    赵雅见陈锐直截了当的离去,神色一慌,显然今日她是抱着任务来的。

    “陈兄,且慢走。”

    一道冷淡的声音响起,旁边红酒柜台边机关洞开,赫然走出一位中杏模样的女子。

    她身材和样貌并无什么可称道的,只是身上一股飒爽的英气,叫人心生好感。

    陈锐眼神一凝,刚才汇聚手中灵力也一闪而逝。

    以他现在的功力竟能没有发现此人一直隐息闭气藏匿其中,这份实力绝对是不逊色于他的高手。

    “陈兄,刚才一时耽误,不能及时出来,我妹妹的骄纵请不要在意。”

    “你杀了他们,我就不在意。”陈锐一笑道,借刀杀人他也会。

    赵秀看向他所指的人群看去,一时也是犹豫,但见陈锐毫不犹豫的又走出去,随即心中一决。

    “嗡~”

    瞬间,陈锐便感觉空中有一阵莫名的波动,这个波动很淡很轻,就像是蜻蜓点水荡漾出的涟漪。

    他猛地回头一探。

    一道炽烈的亮银光芒在空中疾驰穿梭,“飚”地一下产生了一道刺耳的破空尖啸。

    噗噗噗

    顷刻间,后面那群爆笑的保镖脸中笑脸顿时凝固,连声音也没发出,便轰然倒地。

    周波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他脸上布满惊恐的看着陈锐,完全没有料到赵家会是这般重视他。竟是一言决定他的生死!

    但是他还没反应过来,银芒就瞬间洞穿了他的脑袋。

    噗嗤,鲜血从后脑勺及额头中央的血洞中喷射出来,周波庞大的身躯猛然砸落地面,砰的发出声巨响。

    陈锐眼神一缩,定睛向银芒看去,自觉的刺目非常,不过也看出那道银芒到底是什么?

    纽扣。

    “啊。”

    声音的分贝越发拉高,但是两人都没有理会赵雅的恐慌。

    纽扣是赵雅长肩上的,恐怕她也没有察觉到自己衣服一角已经崩碎。

    这是异能,而且是陈锐除了李采菱的玄冰异能外见到的第二个具有超强攻击力的异能。

    不过陈锐不能确定这种异能的名字叫做什么,但这几人的死亡只是毫秒之间,能令物体具有这般超高运动速度的异能也只有那几种。

    陈锐凝视赵秀:“不知有句话当不当讲?”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