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章 一剑破万法,当如是也!【4K,求推荐。】

    灵气世界的战斗往往比拼的不是个人纯粹的战力,同样高科技武器,基因药物等等同样是决定一场关键的重要要素。

    场馆中一副大大的太极图地面之上,有两道人影站立在太极图的两极点中。

    陈锐拒绝了剑道部众人的特制黑白服装,还是保持身上休闲的运动装,手中拿着一把木制长剑,这是剑道部地给他找的。

    张星昂相比陈锐的利落则显得有些缓慢,他把类似腕带的东西分别慢悠悠的带着自己的四肢之上,手表也戴在手上,最后将眼镜戴好,微微旋转其中按钮。

    在张星昂的眼镜中,陈锐整个人体的呈现出不同的的颜色,手臂,大腿等上面的肌肉群都是赤红,而他的五脏六腑则像是亮金百色,令人难以看透。

    张星昂强行忍住心中内心的惊恐,但是手中渗出的细细密汗却是出卖了他的心情,他目色微凝,皱起眉头,旋即仿佛下定决心调整眼镜的另一块眼镜片

    在场中人都注视这这场战斗,心中不禁热血雀跃涌动,有的甚至拿出拿出手机出来录像,而有的甚至开好了直播。

    魔都大学生都是人精,一场精彩纷呈的战斗无疑是可以带来不菲的收入和关注。

    在众多直播当中有一场名为标题的直播。

    “对面那个穿着灰白道袍太装逼!”

    “我艹,那个人手上带的腕带好像是军用武器装备,十分稀少,价值贼昂贵,我这一辈都买不起”

    一条红色的弹幕淹没在满屏的弹幕之中,很少会有人去追究张星昂手中的装备到底是什么,因为站在屏幕面前的大多是普通人。

    “为什么,我看不清那个穿运动服的男人的脸,是我屏幕花了,还是我虚了?”

    “上面的肯定是晚上搞多了。”

    “我也看不到对面那个人的面容。”

    “同上。”

    “同同同,+1111……”

    满屏的弹幕之中皆是要求看到对战另一方的面容,但是陈锐却没有露脸的习惯,所以他使用灵力隔绝了面容。

    嘭!

    在场众人心神一阵恍惚,皆是感觉场馆地面剧烈震动了一下,他们抬眼看向震动的源头所在,却发现特制木板已经龟裂的不成样子,而陈锐也立时消失在原地。

    直播的速度完全跟不上陈锐的身法,但这并不妨碍网友对着这名武者的吹捧与调侃。

    那些调侃弹幕不提,陈锐一个箭步已冲到张星昂咫尺之间,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陈锐手腕轻转带动长剑扬起,天空中剑花浮现,剑花很美丽,但是这美丽周身中却蕴藏凌厉的劲风。

    “斩!”

    陈锐轻吟一声,木剑剑势凌空一变直向张星昂的面门斩去。

    长剑裂空,劲气四射,虽木剑未斩到张星昂面门,但是他头上的碎发已被寸断。

    他脸色一变,耳中还听得劈风呼啸之声若雷鸣一般,他感觉陈锐所用的已经不是木剑,而是比真剑还要真的剑,甚至若他没有能力挡掉这一剑,绝对是有杏命之忧的。

    奈何现在的他开了挂!

    张星昂手脚中的腕带皆是亮起了常人难以察觉的红点,同时眼镜中大量数据回馈到他脑海之中。

    嘭!

    张星昂脚步一点,衣袖一震,身体如同一只大鸟一般轻灵的滑行出去,其中动作难以听到任何声音,仿佛如轻飘飘羽毛落地。

    陈锐嘴角挂起一丝微笑,随即脚步上前一踏,身体轻盈如风瞬间便追至张星昂的身前,长刀向上一撩,不见任何剑影,但显然速度比之前更是加快了几分。

    张星昂同样带起笑意,手中长刀毫不犹豫竖斩而出,像是早已料到陈锐会有此剑招。

    刀剑相交,发出了清亮的金属铁器敲击声音。

    张星昂感觉到自刀柄传来巨力令他的手指一痛,他有些难看,随即眼神发狠,五指再次紧握,同时手腕中的腕带也亮起第二次红点光。

    陈锐感觉手中长剑受到的力量增大了几分,心中念头一转,便已了然,随即灵力灌注又加大一成力道。

    刚才他若是没有料错,张星昂手脚中的佩戴的腕带都有遇加力道功效,而且刚才他能够预判他的剑招,估计和他的眼镜有关系。

    张星昂抬眼一瞪陈锐,眼中恨意浓郁,这份巨力他也再难承受住,当下果断改变刀势,借着陈锐力道,猛然纵身提劲,连连闪过五步。

    陈锐也不废话,脚步再踏,长剑随之齐眉斩出。

    “喝!”

    张星昂低吼一声,手中长刀破空电掣,宛若一条毒龙飞扑陈锐胸膛,同时自刀身中绽放一道强盛黄芒,令人心中凛然一惊。

    “陈锐。”赵依倩一声娇喝,充满担忧。

    “太慢,太弱!”

    陈锐仿佛没有听到赵依倩的担忧,反而看着张星昂微微的摇头,一声低低的叹息萦绕在每一个人的耳中。

    话音落下,陈锐不退反进,同时手中长剑湮没长空之中,不见剑影,只是待人再次定睛一瞧,两人刀剑已经相击。

    “早就等着你呢?”

    张星昂平静的言语夹佑莫大的快意和疯狂,只见他刀势一转,木刀贴顺着陈锐的长剑斩向他的脖颈。

    长刀破风呼啸,速度极快,顿时两把木制长兵器身擦出火星四射,同时若是有人查看两柄木制刀剑,他们定能发现两把木制兵器的锋利已经盾平了,而且刀剑身还有碳化的痕迹。

    陈锐有些震惊,没有料到张星昂此招竟是虚招,难道那眼睛还能预判到这种地步?若是这样他对于此世的科技倒是有几分好奇和兴趣。

    针刺杀机迫人,打断了陈锐的沉思,面对快要砍向脖颈的这一刀,他脸上没有惊慌,反而一副气定神闲的令人咬牙切齿的模样,估计在场之人肯定痛骂他这是装逼之举。

    其实不然,以陈锐临战经验的丰富,这一刀或这一剑着实没有令他动容的资格。

    陈锐手中长剑再一次渺然无影,瞬息又挡掉了张星昂这一强横刀势。

    “还没完!”

    张星昂目色一狠,手臂和脚腕的腕带再一次亮起红点,只见他脸色苍白,但身形和刀法却是猛然提升至无影。

    嘭,嘭,嘭

    阵阵不绝爆鸣之声回响在空旷的场馆之中,双方在这瞬间已经过了数十招,刀法你来我呈现往势均力敌之状,且场中漫天刺目刀光剑影纷杂交错,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一时间,剑道部众人热血沸腾,大呼酣畅淋漓过瘾,而在视频的弹幕之中也漫天飞舞打赏和不绝称赞的弹幕,其多是中普通人对于这种热血沸腾的战斗更是心驰神往,恨不得是其中一员。

    战斗永远是镌刻在人类基因中,抹不掉,除不尽。

    同时弹幕中已经有人趁这段时间查出了张星昂的身份,其一连串的身份头衔令人震惊不已,也让他们见识到了那些世家子弟的恐怖战斗力。

    或许如果张星昂公开社交账号,恐怕凭借这场战斗瞬间便会获得无数人的关注,如果他再亲民一点的话,绝对会获得许多人的好感,拥有无数粉丝和拥趸,一举跻身为国民级的男神也是说不定。

    就如现在直播中的张星昂凭借他俊秀外貌和强大实力已经收获了无数的迷妹,那些屏幕前舔屏的人恨不得陈锐当场被张星昂一刀格杀,然后再好好的截图一张作为手机壁纸。

    有人喜欢张星昂,就有对陈锐这个无面人生出好感,那快绝的身姿,凌厉的刀法,低调的品杏,还有那冷酷至极风格,无不令些成熟果决之人产生欢喜,但是这无疑是一小撮,而且那些欣赏陈锐弹幕也霎时间淹没在众多对张星昂喜欢中。

    同时也有令一小撮人对陈锐的身份感到好奇,能与张星昂这种世家子弟战斗不落下风,绝非简单之辈。

    不落下风?

    若是被战斗中两人知晓,张星昂定会叫会后悔和苦不迭,因为现在他完全触不到陈锐的底,他就像是一个无底的黑洞,你来多少他吞噬多少。

    而陈锐知晓也就一笑了之,现在交战的他已经找到了破解张星昂预判的方法。

    其一,一力降十会,展露完全实力,收拾张星昂只是一刀之事。

    但这个灵气世界水太深,不到万不得已,陈锐并不想这么做。

    其二,他有一剑可破预判。

    独孤九剑,料敌先机,后发先至,同样带有几分预判的意思,但不知比之那个眼镜如何?

    张星昂心中微微感觉陈锐刀势有些凝滞,心中一喜,但还未过多久便听到幽幽一叹。

    “送你下去,破剑式!”

    话音落下,陈锐手中长剑“铮”的一声轻吟,宛若沉睡多年的巨龙陡然觉醒,向世间发出怒吼咆哮,一道剑光自剑身似蛟龙腾飞而出,瑰丽惊艳的剑光,只在刹那间照亮整个场馆,直向张星昂飞袭而来。

    剑气纵横,一剑光寒!

    神剑轻鸣,照得虚室皆白,凌厉寒光如天河倒泄,洋洋洒洒,照亮场馆,也令人心目皆寒。

    剑道部的场馆是张星昂花费巨资打造的,无论是哪一方面都远胜那些粗制滥造的豆腐渣工程,但在这一刹那,楼顶的天花板轰轰震颤,像是要被这惊世剑气一剑掀翻。

    剑道部众人见之均是惊骇欲绝,但还来不及多想,就听到手中嘭嘭嘭嘭的爆裂之声,犹如一串鞭炮炸响一般,原来是手中木制长刀声声爆碎,成为齑粉。

    陈锐剑势一起,论其声势之盛,丝毫不逊色于当初的风清扬的万马齐喑之势。

    这一切的声势皆是被多个直播给录像了,震惊用文字形容太过于苍白无力,也不能描写众多屏幕前无数男女老幼的震惊和激动的心情。

    一剑破万法,当如是也!

    一剑刺出,破空袭杀而来,漫天绽放的剑光急剧收摄,所有气势也瞬间坍缩,化作一点寒芒。

    这一剑似如天外之剑,无法可破,又似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张星昂他面若死白,僵立当场,而眼镜回馈的大量数据更是令他绝望。

    “嘭,嘭。”

    两声炸响,两道眼镜片瞬间炸裂。

    这两声也仿佛激起了张星昂的凶杏,他怒从心起,暴喝一声,骤然将刀斩向陈锐。

    嘣!

    木刀在瞬间接触到陈锐这一剑时候,凌厉刀势一滞,随即便听得嘭的一声,木刀赫然被剑气绞杀成为齑粉,飘洒空中。

    长剑丝毫没有受阻,电射一般朝张星昂心口灌入。

    “住手!”

    一声惊天暴喝如同惊雷平地炸起,嗡嗡震的众人脑袋晕晕的,但这一切都不能阻挡陈锐一剑刺出。

    噗嗤!

    这是剑入血肉之声,长剑已微微抵入张星昂的心口。

    轰隆隆!

    一道火红的身影席卷漫天劲气似强弓拉出的羽箭攒射而出,空气霎时间变得滚烫,同时速度之快,声声音爆霹雳响起。

    来人重踏一步,他本就是携滚滚风雷之势袭杀陈锐而来,但是却能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立时停住,犹如一杆标枪刺入地面,将他所有汹涌澎湃的强大动能导入地面。

    嘭!

    一声巨响,场馆中似地动山摇一般,顿时坚硬的地板传出连绵不绝的碎裂之声,木屑飞溅,蛛网密结,寸寸龟裂。

    火红身影之人躯体如小山一般庞大,见陈锐长剑已刺入张星昂心口半寸,他面容狰狞扭曲,痛苦仰天咆哮一声,猛然将他蒲扇一般的大掌轰向陈锐的脑袋。

    一掌轰出,掌心红芒暴涨,同时能见其掌边围绕数道风雷嘶吼。

    云从龙,风从虎!

    掌势仿佛猛虎出山,携恶风飞扑杀至,但这电光火石之间,陈锐身形不动,眉眼不抬,手中长剑直接没入张星昂的心口,接着又一掌轻飘飘的迎上,轻描淡写的一拍。

    铮!

    长剑整个洞穿张星昂的胸口,直接从中穿出钉在木板之上。

    张星昂身体轰然倒下。

    嘶!

    仿佛是心碎的声音,屏幕前亦或是在场的众人心都碎了,皆是无神楞在当场,看向陈锐难掩惊恐。

    当场杀人,横行无忌!

    火红大汉见之几欲发狂,身上红芒骤然直碎裂天花板,手中掌力更是催至顶峰。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