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九章 黑科技【3K,求推荐】

    一句娇声打破死寂,赵依倩正对对陈锐怒目而视,脸上同样也有些愤慨。

    “陈锐,你做的太过了,给王通赔礼道歉他说不定能够令他原谅你,不追究你的责任。”

    陈锐眉间一挑,对赵依倩的举动毫不意外,因为她本就是良善之人。

    而且陈锐这种行为放在世俗中也确实过分,但他宗师之尊严岂可轻辱,他之行为又岂容人置喙。

    赵依倩对陈锐的淡漠有些生气,忽然见他笑道:“确实不是我伤人,因为刀柄上面只有你的指纹。”

    赵依倩:“”

    她有些懵逼,没搞清状况,迷糊地小声问道:“你再说一遍。”

    “上面没有我的指纹,只有你的指纹。”

    赵依倩这次听的清清楚楚,明白其中意思后顿时跳脚蹦的老高,随即用拳头锤着陈锐,骂道:“我把你当姐妹,你居然坑我。”

    “原本我还担心你没有实力会遭到欺负,没想到半年不见,你成为高手后还学会了坑人”

    张星昂没有理会二人状况,因为他微微低垂着脑袋,身形剧烈颤抖,众人均是难以见到他扭曲的脸庞,怒火在他心中熊熊燃烧。

    “你当我剑道部什么?来去自由吗?任人践踏吗?”

    声音轻颤嘶哑,仿佛其中犹藏火山一般,只待爆发将震惊世人。

    张星昂之言令人动容,剑道部众人听后皆是感觉有些羞愧,但同样激起一股悲愤和无奈。

    而赵依倩听到张星昂其中潜藏的怒火,心中不由一惊,同时也为陈锐担心起来。

    张星昂在校内成名极其早,无论是灵气复苏之前还是之后都绝对算的上是风云人物,而且权谋手段不缺,独自一人创办剑道部,使得一个刚刚两年的社团成为校内的有名人才集聚地。

    同样张星昂据传也是A级别的战力,最为恐怖的是他家极为有钱,是真正的煊赫的富二代,这就证明他可以用资本寻找名师教导,购买众多绝品秘籍,基因药物,高科技武器等等作弊手段。

    陈锐论身价和张星昂相比只能算是一个穷逼,而且在赵依倩心中这场战斗陈锐很难有胜算。

    赵依倩:“张星昂同学,能不能给老师个面子,王通的事情我来处理,今天就当陈锐没有来过可好?”

    见赵依倩摆出老师身份,张星昂也不敢怠慢,或许也只有王通那个蠢货才会愚蠢到敢于追这个赵依倩。

    张星昂家世显赫,无论是在魔都,还是国内都可以派的上号,所以他自然知道赵依倩的厉害之处,同时他也听他父亲说过在大学中有一些不可招惹的人物,这些人只可以交好而不能为敌,她便是其父亲特意提到的一员。

    究其缘由,张星昂认为赵依倩已经在帝国面前挂上了号,属于下一批将要推出的潜力科学家,不过说实话,赵依倩已经脱离潜力这个词了,若不是年龄资历限制,早就成为帝国重要奖项获得者。

    而且张星昂还派人仔细查过赵依倩的身份背景,没有查到任何能表示她身份的信息,只能简单的知道例如出生,杏别等基本情况,什么父母家人关系则是一片空白。

    张星昂自然不会蠢到认为赵依倩是那种如陈锐一般孤儿院出身的人物,作为一个极具价值的人物,没有人打主意是不可能的,而至今赵依倩还是待着魔都好好地。

    念及赵依倩种种,张星昂故作委屈道:“赵老师是我们的老师,老师劝导我,我自当同意,王通的事情我怎么也要给您一个面子,但是陈锐今天这般态度,还有赤裸裸的威胁我们剑道部人员,我放过他,那当我剑道部算是什么?”

    赵依倩被张星昂堵的哑口无言,但她还想要为陈锐辩解两句,刚想说出口,却见陈锐抬手一挥。

    陈锐淡淡道:“不用了说了,这无非是一场战斗的事情。”

    “还有你问我,我当你剑道部是什么?”

    “那我告诉你,你剑道部就是垃圾,对了,我针对的不是你,而是你们剑道部在座所有人。”

    “帝国数千年剑道文化,诞生无数剑道大师和剑道精粹,但你们呢?弃之于不顾,剑为双刃,你们却用刀,这是邻国之剑道,而我邦兵击剑术怕不是被你们丢到粪坑里面去了。”

    “剑者,至诚至精,阻我者杀之,挡我者杀之,你们却因为我的杀机畏首畏尾,瞻前顾后,你们也不配学剑!”

    数声淡漠之音飘然洒在众人耳中犹如当头棒喝,众人脸色皆为涨红。

    赵依倩拉着陈锐:“陈锐别说了。”

    张星昂却洒然一笑道:“赵老师,你多虑了,就凭这一番言论就大可看出陈锐的剑术在我之上,而且说实话,刚才我都没能接着他的随手一刀,现在手上留有一道血痕。”

    赵依倩不知道为何张星昂自曝其短,承认实力不如陈锐,不过心中却对他的气度有几分佩服。

    张星昂接着道“我虽实力不如陈锐,但是今日陈锐无疑是在践踏我们的尊严,视作我们剑道部无物,哪怕是今天我不能击败他,我也要捍卫我们的尊严。”

    张星昂声音中带着一股专业的演讲范,悲愤中充满激昂与热血,令在座的剑道部众人像是打了鸡血一般,重拾信心。

    陈锐认真看了张星昂两眼,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个人物,利用语言将自身摆放在弱势地位,充分争取同情与众人的同仇敌忾。

    弱势并不代表是一种弱点,相反甚至是一种优势。

    身为强势的人终究是少数派,而人们大多都是处在的弱势地位,而他们在面对弱者挑战强者时往往会产生带入或者共情。

    弱者战胜强者这千古皆大欢喜的结局,人都是百看不厌,但强者对弱者施以暴行往往会面对无数的唾沫星子和诋毁。

    就是老人是弱势群体,但是理智之人谁又敢惹,又如同其他标榜为弱势群体的行的却是强势之道,旁人稍一惹之便是民意滔滔。

    现在陈锐就像是恶龙,而张星昂却如同无畏的勇士,勇者斗恶龙赢了皆大欢喜,输了无数便对恶龙加以编排。

    陈锐心中不由嗤笑,这种计谋他经常用,算是老掉牙的那种,就比如他之前便是这般对付苏家也是这般的。

    计谋虽是不错,但是这往往寄托于侥幸和对手的顾忌,就比如苏崇德担心自己的名声,他虽有吞并陈锐遗产的实力,但还是要顾忌很多,而且作为家主候选人吃相决不能难看,这便给了陈锐运作的空间。

    但是如果苏崇德的实力足够强,强大到令人噤若寒蝉,无话可说,那陈锐便是他嘴中之肉。

    同理张星昂预估陈锐强大,但并不觉得以他的实力能够吃下他,而陈锐认为他错估了他的实力。

    张星昂:“还有陈锐说我们不配习剑,我不认同,剑道何乎形理,刀为何不可以剑道行之,帝国为大国之邦,取四海之精华又有何不可,同样陈兄的杀伐之剑,我亦不认同,剑分尚分地域,流派,形态之分,何况于剑道乎,我们剑道部使的是君子之剑有别于陈兄使用的杀伐之剑。”

    “所以今天我张星昂愿和陈兄以兵击作剑论,若我胜,我不伤陈兄分毫,只是请陈兄在网上公开道歉。”

    “以退为进,这小子玩的挺溜,他不伤害他,那陈锐伤害张星昂则就显得小人了,同时以网上提醒陈锐旧事,警告他若是伤害他肯定会一如当初一样被人渲染抹黑,令他投鼠忌器。”

    陈锐心中暗自思付,淡淡道:“我只知道一点实战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面子需要里子撑,没有基础再高楼台都是空中楼阁,终究是幻影。”

    张星昂眼神一缩,听出了陈锐的潜台词,强颜笑道:“哦,是吗?”

    “可以开始了吗?”

    张星昂眼神转动极快,头脑思索间,赶忙道:“不急,我拿几样东西。”

    说完,从背包中拿出几个十分小巧的物件,手表,眼睛,腕带状的东西。

    在场中人见到张星昂拿出这几样高科技辅助装备纷纷交头接耳,露出失望的神情。

    原本会是一场兵击战斗,却没想到是一场拼装备的作弊大战。

    “到底是怕死!”陈锐心中微微摇头。

    对于张星昂使用辅助装备,他并无异议,懂得充分发挥自身优势者也算是一种优点,但是他在一番冠冕堂皇的话语中拿出装备出来就显得有些虚伪,这无疑被自己打脸。

    “陈兄介不介意。”

    张星昂原本是不打算使用这些装备的,但是陈锐不吃他那一套,甚至潜台词要干翻他,面对要受到重伤甚至死亡的风险,这种代价他并不能接受。

    所以在面子和里子间,张星昂只好选择里子。

    陈锐摇摇头,他想试一试这些高科技装备的威力。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