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三章 吊起来锤

    灵气世界,寒山别墅!

    在一处密林深处,若有人在这里一定能够隐约瞧见大石头后面的模糊人影。

    轰!

    石头背后,陈锐浑身一颤,脸色也逐渐狰狞扭曲。

    在他丹田之内,数道狂暴的的真气肆虐奔流,同时一道恐怖吸力自他体内产生,轰的一声,那道恐怖吸力犹如黑洞一般将数道真气吸摄过去。

    嗤!

    陈锐嘴中的牙齿仿佛也要碎断,密汗不断从他的额头快速流下,身体也在不停的颤抖。

    痛!

    难以忍受的痛苦,一股痛到心扉的疼痛。就像是有人将他扒皮拆骨一般。

    当陈锐沉浸在无比的痛苦体验中,他仿佛感觉他的所有真气,血肉,意念,乃至所有精华都被痛苦吞噬,而那痛苦的来源便是那丹田中疯狂吸收一切的黑洞。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仿佛刹那,又仿佛是恒久。

    陈锐丹田中的黑洞终于停止了运转,但是还未等他高兴片刻,又是一股剧烈疼痛猛地直冲他的脑门。

    他体内的黑洞再次疯狂运转,不过这次并不是吸收一切,相反而是从黑洞反哺一种类似真气的能量。

    但是陈锐敢用他这次近二十年的修武经验担保,这种能量绝不是武功真气,因为它要比陈锐见过的所有真气更为纯粹凝练,其中更有真气没有的那份活跃和灵动,就像有是生命力一般。

    轰!

    这种无名的能量在疯狂的冲击陈锐的奇经八脉,周身窍穴,顷刻之间在他体内的不少脉络遭到洗练,而且还有很多窍穴如同惊涛拍浪一般,一一冲破。

    一股强烈的波动袭来,疼痛过后,陈锐的灵魂晕眩,这是一种难以言表的舒爽,仿佛他整个身体泡在温泉之中。

    借着这股舒爽劲,陈锐将吸功大法悄然运转起来,当这种莫名能量在他体内循环流动一个周天之后,他才感觉自己已经能够控制身体。

    不过他还能够察觉自己的身体如饥似渴般贪婪的想要吸收这种能量,只好遵从本心,随即又将莫名能量循环了三个周天。

    当身体逐渐产生饱和感和适应杏,陈锐才缓缓睁开了双眼。

    他的双眸并无多少玄奇,只是比常人更加漆黑,但是如果有人仔细瞧他的眼睛,却能发现其中点点神光,灿若寒星一般。

    “内力缩减了一半,不,凝实了一半。”对于身体中的状况,陈锐内观体内已经了解。

    “或许这只是由于从武侠世界来到了这个灵气复苏的世界而产生的异变,又或许是这个系统的缘故。”

    陈锐眼神一凝,细细思索变化的原因,如果是系统缘故,他敢肯定这是一定问不出来的,因为当他成为皇帝后,他搜刮整个天下第一世界的秘籍给系统时候,系统本应该给他大量的法则碎片,但是出奇的是系统却变得异常沉默,仿佛在也在完成什么进化蜕变似的。

    在他的心中,陈锐还是比较倾向于是两种不同世界能量交互方式不一样,上次穿越杀破狼世界,只是单纯上的身体素质方面的提升,并没有多少感觉。

    但是这次却不一样,他穿越到了武侠世界中,而武侠世界中较为常见的是内力修行,那是否在这个灵气世界是以另一种能量方式修行呢?

    或许陈锐的内力转化成为了这种莫名的能量,而这种莫名能量就是这个灵气世界的普遍修行能量。

    不管怎样,感受这种莫名能量的活跃特杏,陈锐将这种能量定义为“灵力”

    虽然陈锐身体中如江河一般的内力变成这潺潺溪水的灵力,但是比较内力和灵力的效果差距,他觉得还是如同精粹一般的灵力比之内力更为凝练纯粹,并且还令人有种通透的感觉,仿佛将灵魂冲洗了一遍。

    陈锐看了看四周,还是一片寂静的样子,唯一不同的便是这漆黑的夜晚对现在他来说犹如白日一样,而且远处五丈之外还正掉下的一片树叶,其中细微纹理皆被他看的一清二楚。

    一声声沙沙树叶声音传来,这是脚步轻踏树叶的声音,而且这是在稍远处传来的脚步声,放在以前陈锐是绝对听不到的,但是现在他却能根据这脚步声初略判断这人的基本情况。

    一七五以上,不超过六十公斤,男杏

    陈锐脸上浮现一抹哭笑不得,这已经不用多猜了,肯定是那名追杀他的男子,不过他并未料到他还能坚持在这树林中守着他。

    他缓缓站起身来,依靠在旁边的大石头边上,静静的等待周寒星的到来。

    不多时,面若冰霜的周寒星终于看到了有些慵懒的陈锐。

    “噢!”

    陈锐伸了一个懒腰,“来的有点慢啊。”

    “好,好,原来你在这里,倒是浪费我去你家了,你真的很不错。”

    “同时你成功的激起了我的怒火,现在我不打算立刻杀掉你,我要将你砍成一片一片的痛苦死去。”

    周寒星目光喷火,嘴角勾勒出残忍的冷笑。

    说罢,周寒星登时便出现在陈锐的两丈之外。

    铿!

    长剑拔出,一道寒光乍现,猛然又是向天一扬,天际中一道凌厉剑光令夜空一白。

    陈锐见得此人身法如同魅影一般,心中有些惊讶,还有这凌厉的剑光,看来剑道修为不浅,若是放在江湖中,也只是差风清扬一线之间。

    如若此人不是轻视于他,或者对他还存有控制的心思,恐怕陈锐早就已经死亡。

    不过现在陈锐早已脱胎换骨,今非昔比。旋即一抹莫名微笑浮现在他脸上。

    周寒星快,那陈锐就更快。

    嘭!

    方圆几丈范围内的所有树叶骤然向四周翻飞过去,而在陈锐刚刚脚下踩的那片土地已经陷进了一个深坑之中。

    陈锐不躲不避,反而身法运转,一记掌印轰然向周寒星拍去。

    轰隆!

    裂空音爆炸响如同朵朵烟花爆鸣,掌印轰然拍出,空气中劲风被直接拍断溢散。

    见到陈锐脚下的陷坑还有掌势的滂湃威力,周寒星眼睛剧缩,他万万没有料到陈锐竟有这份实力。

    “分山断水!”

    周寒星心中狂吼,随之长剑一撩,一道的酷烈剑芒斩向陈锐。

    轰!

    一掌之下,剑芒顿时拍的粉碎,而且陈锐手掌也不见丝毫伤势。

    周寒星脸色大变,急忙抽回长剑,横身格挡。

    陈锐脚步微顿,掌印如盖压天地一般直接轰击在周寒星的长剑之上。

    轰!

    长剑断碎,陈锐的掌印在周寒星的胸膛之上。

    嘭!

    长空之中,一道鲜红的血液喷洒,周寒星随之骨裂声响,身体倒飞出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