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一章 非常刀

    朱无视还在沉迷无奈悲痛中,但是听着这异常熟悉的声音,脑海中像是被一道电光击中,周身抽了一个机灵巨颤。

    风雪之中渐渐走出一道修长人影出来,在他的脚下的冰雪地面丝毫没有任何脚印的痕迹,不过来人并没有使用轻功快速奔袭,反而步伐不急不缓,很是从容。

    错愕,然后天地间一阵死寂。

    朱无视看着那张再熟悉不过的面孔,难以置信写在脸上,此人是他的侄子正德皇帝。

    震惊过后,天地间又爆发了震天的爽朗笑声。

    “哈哈,哈哈”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好一招瞒天过海,竟然将我们操之鼓掌之中。”

    陈锐脸色平静:“这一招并不算高明,只不过你太过相信你花了巨大心血培养的天地玄三大密探了,如果你亲眼所见我的尸体,我未必能够逃出你的法眼。”

    朱无视沉寂了下去,仿佛在思考什么。

    良久过后,朱无视终于开口说道:“皇位乃是我毕生唯二追求的东西,至今我还未拿到皇位,能告诉我当皇帝是什么滋味吗?”

    陈锐有些意外,本以为他要问天香豆蔻的事情,不过还是回道:“没什么感觉,很一般,或许是得国不正,并没有想象中的体会,不过那种一个帝国的命运掌控在自己手中的感觉很是吸引人。”

    朱无视似哭似笑:“你难道没有胤乱后宫?”

    陈锐皱起眉头:“铁胆神侯会关注这些问题?”

    朱无视冷笑道:“我为何问不的?酒色财气人之大欲,哪怕是我年少时也未能幸免,你如今才多少岁?”

    陈锐嘴角挂起一丝莫名微笑:“论年纪,我倒是要比你大上一轮,不过我也可以回答你的问题,后宫的妃嫔我倒是没有沾染,虽然我不是脸盲,但还没有饥渴到那种地步。”

    随即打断朱无视节奏,问道:“你就不关心我是否有没有第三颗天香豆蔻?”

    朱无视冷冰冰道:“你手中的天香豆蔻一定是假的,我费尽天下人力,物力,财力都没找到第三颗天香豆蔻,你凭什么找到天香豆蔻?无非是想要要挟我或则扰乱我的心神。”

    陈锐不再多言,直接从怀中掏出一颗圆滚滚的珠子:“这是不是第三颗天香豆蔻?”

    朱无视眼神一缩,从外观来看与他从前的天香豆蔻有几分相似,但是他并不能确认到底是不是,转念又道:“本王曾经接待过许多拿着天香豆蔻来邀功人物,你未必不是其中之一。”

    “哦,是吗?”

    咔嚓!

    天香豆蔻出现一道裂痕。

    “等等!”

    “你我未必不可以谈一谈。”

    朱无视见状连忙劝阻陈锐,但是陈锐力道不减,顷刻间,天香豆蔻已成为了粉末,寒风一吹便洋洋洒洒纷飞在天际之中。

    其实这并不是天香豆蔻,只是陈锐随手叫人仿制的而已。

    朱无视脸色扭曲到已经变为狰狞,怒吼道:“这一定不是真的天香豆蔻是不是?是不是?”

    陈锐平静道:“是的,这是我随手令人仿制的,真正的第三颗天香豆蔻是上次曹正淳诬陷你丢失的国宝人鱼小明珠,不过你却没有机会再拿到了。”

    朱无视一愣,没有想到陈锐还有此言。

    “谢谢你的建议,我会去好好查看一番的,不过我已经吸摄了曹正淳一甲子的童子功力,你确定你能杀死我?”

    陈锐摇头:“人之所以发明了兵器,是因为兵器远比拳脚杀人更为高效,即便是有内力因素,胜负生死也取决于诸多关键,更何况你被曹正淳天罡真气所伤,优势也是互相抵消。”

    话音刚落,天空中一道恢弘霸绝的刀光,在一阵阵撕空裂云刀鸣尖啸中高高扬起,斩风断雪。

    随即猛然劈下,裂断长空,直接斩向朱无视头颅之上。

    朱无视见到这倾世刀芒,脸上为之动容,随即便听到嘭的一声爆炸,原地之中那还能见到朱无视的身影,只是徒留一个炮弹一般的陷坑。

    见到没有人影,陈锐心神一惊,突生警兆。

    嘭!

    漫天的白雪掺杂污浊的泥土冲天而起,这正是朱无视脚下反冲力道所震。

    陈锐身形如电,疾驰后退,但是心中警兆依然未有消除,显然他背后的朱无视已经将气机死死锁定在他身上。

    轰隆隆!

    朱无视气势冲天而起,如同一道孽龙嘶吼,罡风烈烈在他周身撕扯咆哮,见陈锐只离他数丈距离,一记纯阳指点出。

    呲呲!

    顷刻间,空气变得狂暴炽烈起来,连围绕着朱无视指尖雾气也旋即消失。

    指力未至,陈锐后便感受到一道似火的热意,同时还有朱无视沛然难挡的滔滔内力。

    他心中微凝,不过却没有做出任何招法,只是缓步向前走在雪地之上,同时手中的钢刀的刀尖也是嘶嘶划过地面上的冰雪。

    嘶嘶钢刀摩擦之声,呲呲指尖破空之音。好似天地间只剩下这两种声音。

    一步,两步。

    陈锐只是缓缓走了两步之距,后背那一份热意就仿佛要将他的衣袍融化。

    不过有着两步也就足够了。

    铿!

    钢刀自地面向上扬斩而出,两人咫尺距离间乍现一道浑如满月的璀璨银芒。

    “拖刀势!”

    这是每一个练刀之人都会的招式,但是在每一个人的手中效果却是不一样,如同关圣,利用这招不知斩下多少大好头颅,而放在寻常江湖人中却是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刀招。

    没有最强的武功,只有最强的人!

    陈锐自刀法踏入宗师境界,平常就很少习练刀法,但这并不意味他荒废了刀法,反而对刀法他每每都会有新的了解和感悟。

    圣人言:“温故而知新”

    现在陈锐便是处于这种状态,他将以往的刀法疏离总结后得到新的体会和认知,并且推陈出新化为自己的精粹,同时他还还想要打破刀的形式,将刀术融入拳脚之中去,这正是他在做的事情和并为之努力的方向。

    这普普通通的拖刀势无论是时机还是火候陈锐自信都拿捏的极好,这一刀可以算是他对自身的一个梳理和总结,同时也可称为非常之刀!

    面对这一刀,朱无视眼皮狂跳,轰然一声如同奔流一般将自己周身内力推运到极致,。

    轰轰轰!

    纯阳指好似彗星袭月,洞穿长空刺出可怖的霹雳雷音,声响之中,指尖与空气拉出一道长长气流,甚至还能闻到焦灼之味。

    嘭!

    钢刀与指法骤然相击,金铁之声顿鸣。

    朱无视脸色大骇,他竟然比陈锐多多退后三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