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章 第三颗天香豆蔻

    天空之中下起了雪,纷纷扬扬的雪花装点整个银装世界。

    瑞雪兆丰年,京城中的老百姓都希望来年有一个好的收成,但是坐在紫禁城中的陈锐却是担忧这场雪灾的危害。

    每一个人对这场雪的态度都不一样,正如玄字密探海棠现在就恨透了这一场雪。

    血淋漓伤口中的白雾热气升腾而起,其中止不住的血液还冒出嗬嗬的声音,归海一刀迷离的看着眼前的红妆女子。

    “真是美丽啊!”

    “一刀!”

    海棠身披凤冠霞帔,一袭靓丽的红妆打扮,但是流下的眼泪却染花了红艳艳的胭脂,显得更为凄美,一声悲痛夹佑这心痛和不解。

    身旁段天涯紧紧的手握长剑,目光中的火焰喷薄欲出,不过见他身上的伤势显然受伤不轻。

    海棠将归海一刀抱入怀中,手指电闪之际封住他周身几个大穴,但是好像丝毫没有任何用处,她未有放弃,还想要多做努力尝试,但隐约间听到远处风雪中传来阵阵的马蹄声。

    “为什么义父会变成这样?这还是待我们亲如子女一般的义父吗?”

    漫天风雪淹没了这份声音,又好似是对这片天地的发问。

    天涯看着海棠面无表情冲着远方询问,心中悲痛更甚,又是听到嘣的一声,支撑段天涯立住身体的长剑终于崩断,他也跌到在这地上。

    冰雪的地面贴着段天涯滚烫的脸庞,冰冷刺入并且烙印在他的心中,段天涯嘴角闪现一抹嘲讽,这点冰冷和心中的冰冷又算的了什么,呼呼几口雾气打在地面,又将雪融化开来。

    “大哥?”

    “不妨事,或许现在才是他真正的面孔吧!可能当初玄武说的没错,我们所有人的信仰崩塌了,看来旁观者清,当局者迷,最了解一个人莫过于他的对手。”

    段天涯艰难的站起来,身子摇摇欲坠,仿佛顷刻就要倒下。

    人影越来越近,十多匹劲马齐齐打了一个响鼻,气势非凡。

    “为什么?我万三千自问待你不薄,你为何还要在婚宴中逃离,令我颜面大失遭受天下英雄的耻笑,若是你不喜欢我,当初你就不应该答应我的求婚!”

    万三千手中死紧紧攥着缰绳,面容愤怒到狰狞,眼中死死盯着前方红妆的海棠。

    “呵。”

    “你还有脸说,你若没有对朱无视表达对海棠的爱意,朱无视怎会拿海棠来求得你的支持,若是没有你的支持,他怎么登上皇位?”

    段天涯低鸣的声音像是一头濒死野兽的低吼,现在他毫不犹豫亮出了牙齿。

    万三千终于从海棠转移到段天涯身上,他目光凝滞心中杀机一动。

    “万大官人,是我海棠无福消受这份泼天富贵,我这小女子也配不上你,如果你抱有对海棠心中的善意,就请放过我们。”

    说罢,拾起地面上的一把长剑横在脖子上面,眼神坚定,似要以死相拼。

    万三千脸色一变,完全没有想到海棠竟是这般决绝,断她自己的后路,也断了他的后路,心中怒火不由升起,但终究被对海棠的爱意浇灭。

    “好,今日我便放过你们一马,来日不要叫我再见到你们,否则休怪万三千无情。”

    万三千心中闪过一丝悲痛,但言语十分果决,接着又道:“我从未向隐晦的向神侯提及过我对海棠的爱意,我一直都是认为海棠你是自愿。”

    马声嘶鸣,万三千数十人的身影消失在漫天风雪之中。

    海棠和段天涯两人相对而视,久久不言,随即段天涯打破沉寂:“接下来你去哪里?”

    海棠:“先把一刀伤势救好,然后再作打算吧,大哥你呢?”

    “云游四方吧,这个世道丑恶我的见多了。”

    段天涯言语中透着一股悲凉失望,随即心中浮现一道倩影。

    海棠:“大哥你是国家栋梁,这般浪费自己才情着实可惜。”

    “栋梁?有什么可惜的?”

    海棠道:“那义朱无视怎么办,任由他这样继续危害下去?”

    段天涯:“朱无视和曹正淳两虎相斗,必有一伤,而且他朱无视不是曾经说过当今皇帝手段极为高明,能利用曹正淳制衡他,又怎会坐视一人做大?”

    “相必皇帝一定是抱着想要渔翁之利,同时现在冬至时节,皇帝已经去孝陵祭祖,趁这个空档朱无视和曹正淳恐怕已经打起来了”

    风雪越来越大,渐渐吞噬两人的谈话。

    如果陈锐现在在这里一定会很同意段天涯的话语,因为正如他所料,陈锐腾出了空间,而朱无视和曹正两人也没有放过这绝佳的好机会,两人及其所有势力也终于全力冲对方展开了所有的攻势。

    同时朱无视和曹正淳他们同样知道皇帝想要收获渔翁之利,但是两人对皇帝那点微末势力一清二楚,皆是不把皇帝放在眼中

    京城郊外,风雪如刀。

    弥天盖地的银装世界之中唯有两人对立,正是曹正淳和朱无视两人。

    “好一个朱铁胆,杂家等这一天已经多时了,今日分出胜负生死,看一看到底是你败还是我胜?”

    曹正淳捏着兰花指笑吟吟看着朱无视,说罢手中银针毫不犹豫刺向朱无视。

    轰隆隆!轰隆隆!

    漫天风雪的被二人席卷不知去向,霎时间,地面冰雪混杂着湿漉漉泥土翻天震飞,像是被耕牛犁过的地一般。

    一个时辰后。

    朱无视嘴角溢出一道血迹,但是曹正淳却虚脱一般躺在地面,精神萎靡不振,像是历经了一场剧烈的战斗。

    “知不知道我为何要留你一条杏命?”

    曹正淳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翘起兰花指笑道:“你是不是想要第三颗天香豆蔻?”

    “不错,给我第三颗天香豆蔻,我可以留你一条全尸!”

    “哈,哈,哈哈,想不到你朱铁胆还是一个多情种子,不怕告诉你,这第三颗天香豆蔻就连杂家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哈,哈,……”

    曹正淳仰天长笑,悲凉笑意中夹佑莫大快意。

    “不!”

    一声低吼,朱无视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眼中杀机蜕变成鲜艳的猩红。

    嘭!

    曹正淳漫天的血肉如同烟花一般爆炸开来,空气中隐隐能嗅到一丝血气。

    北风呼啸,天地苍茫,空旷的原野只剩下朱无视一人矗立。

    “啊”

    一声惊天长啸划破长空,朱无视现在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独和悲痛。

    霎时间,寂寥长空中,一声淡漠之音绵绵传来。

    “第三颗天香豆蔻在我这里。”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