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八章 李代桃僵

    黑木崖之上东方不败和陈锐两大绝世高手之战震惊天下,但随之后面的战果却可以说是惊世骇俗了。

    东方不败在漫天爆炸中消失无踪,只留下一条十几丈的沟壑还有一条血淋漓的碎路,那是被血衣红袍染浸出来的,而更令人惊绝的是朝廷第一高手玄武逼得跳入黑木崖千丈绝壁之中。最后粉身碎骨,摔成一团肉泥,而且他身子也被野狼啃食殆尽,只留下一片皑皑白骨。

    街头巷尾,茶楼酒肆,无不见人在讨论东方与陈锐两大绝世高手之战。

    “哎哎哎,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间,不胜人生一场醉。”

    一声惊堂木起,悠扬缓慢的老腔调唱出开场诗,“却说当日东方不败和玄武之旷世决战真当是惊天动地”

    令狐冲酒杯中的酒水已经溢满到手中还是浑然不觉,沉思之后快意中又带有一点怅然,或许他心中一直将那个白衣青年视作为对手吧。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传出,透过古朴的木门,从中看去一道跪地的倩影在敲着木鱼。

    湛蓝天空,无风无云。

    风清扬依靠在思过崖绝壁之上抬首望天,“可惜,可惜,可惜,以你的的潜力和年纪,来日是武学之境界更可再上层楼”

    “好,好,好,死的好。“

    “总算没有白白花费杂家的一番心血。”曹正淳走向大门之中,翘起兰花指对着天空,又道:“你可真的看清楚了?”

    一旁狠厉半遮面男子说道:“属下看清楚了,东方不败和玄武面对漫天爆炸根本来不及闪躲,而东方不败快于玄武想出了方法,他借玄武全力一击将他推飞,凌空中又临机决断拼死斩出一道惊天剑气将爆炸分为两半,趁这一瞬他又窜入火海之中,待到爆炸消无,东方不败已经不见踪影,只留下一条血路。”

    “属下猜测,东方不败就算不死,也是濒死重伤状态,武功再难有提升之日。”

    曹正淳淡漠道:“那玄武呢?”

    “属下跟随四大密探费尽辛苦来到黑木崖绝壁之下,只见到一滩皑皑白骨,还有破碎不堪的白衣和崩碎的钢刀,期间四分五裂的碎肉上能够见到野兽撕咬的的痕迹,经过天地玄三大密探多方验证,此人正是玄武。”

    曹正淳长叹道:“一代绝世高手竟落得如此下场,唉,不过和本督主作对的敌人杂家绝对不会放过,希望玄武在黄泉路上谨记来世不要我杂家作对。”

    说完沉默许久,又接着道:“可查清楚这次爆炸是朱无视那方助力出手?竟能够坑杀世间两大高手。”

    “天下首富万三千!”

    曹正淳心中巨震,连脸色也是大惊失色,急忙道:“你没查错?”

    一旁蒙面人道:“属下多方查证,可以保证没有查错,而且四大密探中的玄字海棠也对万三千试探了几番,而且她得到了万三千亲口承认身份,不过在属下看来,好像那个万三千对海棠态度暧昧,很有好感。”

    曹正淳紧锁眉头,思虑良久才尖声道:“原来如此,相传他财力通神,世间极少有什么事情是他不能办到的,就连黄河水灾也是皇帝向他借款,更为可怖的是江湖中无数人对他欠下人情,如今他也想如吕不韦一般奇货可居了,呵呵。”

    “杂家倒是小看了朱无视的魅力,也没想到他有如此能量,记住,接下来我们全力出手对付朱无视。”

    皇宫大内!

    正德皇帝看着朱无视送来的奏表,眉头松了下来,玄武终究死了,而且是尸骨无存。

    现在的局势已经相对安稳下来,或许又会恢复三足鼎立的局面,不过正德想起朱无视展现的实力,心中沉思后不由一惊。

    “皇爷为何如此高兴?”一旁磨墨的雨化田轻声道。

    声音将正德拉回现实,抬首瞥视眼磨墨的雨化田,随手将奏表丢了过去,“你自己看看。”

    啪嗒!

    看完奏表后,雨化田震惊的将奏表都掉落在地面上,心中不由神往两大高手决战,但想起两大高手落得如此下场,微微喃喃道:“可惜。”

    正德厉声道:“可惜?”

    雨化田一惊,赶忙跪下掌嘴:“不可惜,不可惜。”

    啪啪,啪啪!

    嘴巴连连掌了半个时辰,皇帝才喝道:“滚!”

    雨化田漠然静静退步,直到缓步走出朱红大门之后,眼中闪过一道厉芒,面容也恢复冷峻

    皓月当空,凉风习习。

    夜空中如水流淌的月光洒在红墙碧瓦之上,使得光影迷离交错,微风吹拂嘴角的疼痛并不能使的雨化田皱一下眉头,反而能令他感觉到真实。

    一道斜斜的影子穿过数条长廊和八九道大门,最后雨化田避开看守来到景运门旁的一所庭院之中,那是御马监掌印太监的庭院,也是他的小院子。

    咔呲!

    小院的木门发出嘎嘎声音,雨化田推门而进环视四周,庭院中的三棵橘子树还在落叶,昨天掉落二十七片落叶,现在已经落下了三十五片,一切都显得平静入场。

    环顾许久,心中难掩惆怅,但这也是一闪即逝,旋即便又是冷傲表情。

    又是一声木门嘎嘎声,雨化田推开客厅中门,里面一片黑暗,随后反身将门锁住,又缓步走向烛火台前。

    嘭!

    霎时间,客厅灯火通明。

    雨化田被亮光刺的眼中一白,下意识用手遮挡额头,心中暗想这屋子里面进人了,还是一位绝顶高手,要不然绝对瞒不过他的识觉。

    雨化田回过神来,移开遮挡的手臂,抬眼看向客厅大椅上端坐的人物,脸色大变:“皇上!”

    随即又反应过来,眼前这位和皇帝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人物绝不是皇帝,惊道:“你是谁?”

    “我是皇帝,当然也是你认识的玄武!”陈锐没有隐瞒,直接开门见山回道。

    雨化田心中满是惊绝,不仅震惊于声音简直是和正德皇帝一样,而且惊讶于玄武为何能够在千丈绝壁下生存下来。

    “你没死?”

    “当然没死,天下间奇胤巧技不少,可不止是万三千才有会制作风筝载人的巧匠!”

    雨化田上下打量陈锐的面容,心中大呼不可能,因为他跟随皇帝许多年,他自然知道这张面孔完全与正德一般模样,同时心随念转,霎时间就明白了陈锐的意图。

    “好一招瞒天过海,竟将天下英雄操纵于鼓掌之间。”雨化田冷冷一笑,接着又道:“我很好奇你为何能够使得面容与皇帝一样,据我所知江湖上可没有这么高明的易容术。”

    “这个不急,留待后面说。”陈锐缓缓一笑。

    对于改变面容他是完全不所谓,反正穿越每一个世界不都是改皮换脸吗?换一张脸便可以达到目的为何不能为?

    雨化田傲然一笑:“不急?看来你今天来是想要我臣服于你喽?若是我不答应呢?”

    陈锐轻轻一笑:“你并不是必需品?”

    随即他拍了拍手掌,从后面走出两道人影。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