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五章 瞒天过海

    陈锐心中虽好奇为何东方不败抛弃杨莲亭和林平之搅和在一起,但现在这情形显然不是了解详细情况的时候。

    东方不败一身拖地大红锦袍,美目再次一冷:“若是你还不放开林郎,我定会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东方,你已经忘了我们之间的感情吗?”

    突然,躲在柱子一旁的杨莲亭冒出身子来叫喊道,仿佛还不过瘾,接着又道:“两年前,这个姓林的”

    声音戛然而止。

    杨莲亭死了,被东方不败的绣花针贯穿眉心。

    陈锐眼神一凝,他并未看出东方不败是如何出手的,只是见到了一道毫光,杨莲亭便死的无声无息,而在他的脑袋上也丝毫没有鲜血。

    陈锐自身评估东方不败与他的战力,胜负只是五五之数。

    林平之也被吓了一跳,激动道:“东方,不要出手,他就是我和你说过的人,当初也是他救了我,如果没有他我们绝不会见面,他不会伤害我的。”

    陈锐听得一头雾水,但是手上扣住林平之的力道不减。

    东方不败眉头一松,温声道:“既然这样,你便走吧,我原谅你对林郎的失礼。”

    陈锐:“抱歉,我有要事在身必须要和你谈一谈,同样我有另一个名字,想必你们也曾听过,玄武,就是在黑木崖下围剿你们魔教中人的领头官员。”

    林平之面色一惊,显然他是知道今日玄武给东方不败送信的事情,但没有料到当初声名鹊起的陈锐就是今日的天下绝顶高手之一的玄武。

    东方不败:“哦?”

    “那又如何?”

    陈锐心中感叹,“东方不败虽在身体,杏情等方面有所缺陷,但她刚刚那淡淡一瞥的睥睨,从中流露不输于任何人的霸气令人见之钦佩。”

    或许东方不败可以算是一个古代的先锋人士吧,陈锐对她有点同情,但转念一想,东方不败这种人物岂是需要他的同情。

    林平之夹于两人之间,自然能感受两人气势冲击,思虑后平静道:“玄武,我能不能跟你聊一聊,我可以替东方做主帮你这个忙,算是你我两人恩情因果两清吧。”

    “东方行吗?”

    林平之看向东方不败,只见东方不败轻轻点头,表示同意。

    陈锐有些震惊林平之对东方不败能量,不过还是没有问出来,径直跟着林平之走出雅舍。

    “未曾想到我们两人相遇竟是这种场面。”

    林平之改变了那种刻意的女声腔调,改用中杏音色与陈锐谈话。

    陈锐看着女装的林平之,嘴角笑容有些尴尬,没有说话。

    “我林家行走江湖,凭借的就是一个义字,怨我了结,恩情我也会断。”

    后面林平之沉默良久,在陈锐旁敲侧击之下,他便和陈锐讲述了他这两年多时间发生的事情。

    原来当初林平之得到辟邪剑谱后,心中不能下定决心自宫,在加上陈锐留下一本催心掌秘籍,就决定修炼催心掌解救父母,后来行走江湖中身份泄露又被华山岳不群收入门墙。

    后面便上演了岳不群露出嘴脸,夺辟邪剑谱的戏码,林平之有幸逃出生天,万念俱灰之下修炼了剑谱,武功一跃千里后又击杀余沧海,后来被正道势力追铺便投靠了魔教。

    奈何林平之江湖经验不足,被经验老道的魔教之人看出身体异样,又把他献给了东方不败。

    而此时的东方不败武功迈入半步先天,机缘巧合下达到天人化生,万物滋养之境界,而她外貌发生巨变,由一个老年的阴阳颠倒之人变成了一个妙龄的绝世天人。

    达到半步先天境界的东方不败,不仅风华绝代,而且杏情大变,对杨莲亭那种身形魁梧,满脸虬髯男子气概之人充满厌恶,不过念及杨莲亭陪伴他多年,并未杀死他。

    后来林平之被送到东方不败面前,东方不败一眼便看出林平之和她一样,又见林平之样貌俊秀非凡,且有一身悲惨经历,久而久之两人便抱团取暖,产生了情感。

    陈锐听完心中情绪莫名,久久说不出话来,也不知说什么才好,不过听林平之言语中略带欣喜,此结果比原著好上不少。

    随即,陈锐又将他此行目的说了出来。

    林平之惊道:“什么?你想要东方不败将你击飞到黑木崖下?”

    “没错。”

    “神教黑木崖绝壁有千丈之高,哪怕你亦或是东方落入山崖之下也绝对是有死无生,万万不可能生还。”

    陈锐道:“朝廷风波动荡,局势诡谲,假死可以瞒天过海,是我计划中的一部分,我必须如此。”

    “假死?难道你掉落黑木崖下还有生还之机?”

    陈锐自信道:“天下中有你太多想不到的事情,对于假死我有绝对把握,你可以放心,谁死我也不会拿我自己生命开玩笑。”

    “当真?”

    “当真!”

    见陈锐信誓旦旦,林平之只好应允他这奇怪条件,而两人因果就此了断

    没有人发现陈锐是如何回到自己的营帐的,正如没人发现他是如何走的一般。

    清晨,海棠挑开他的营帐,看到陈锐闭目坐在其中,气不打一处来,怒道:“你什么时候离开,你离开究竟想要做什么?”。

    陈锐睁开双眼,瞥了她一眼,淡淡回了一句:“干你屁事!”

    这粗鄙之言气的海棠几欲升天,刚想对陈锐行为进行喝骂,但见他冰冷无情的眼神,心神一震,她这才想起陈锐是那种武功高绝且杀人如麻的魔头,嘴边的话被她生生咽了下去,脸色也涨成酱紫色。

    海棠摔门而出,暗地中连连骂了他半天才消了怒火,最后一只白鸽飞向湛蓝天空。

    陈锐阻止不了大内密探对他每天定时定点的观察,但是他想走,世间也无人可以察觉,也没人可以阻止。

    同时,大内密探不是相信他们的所见所闻吗?

    那陈锐正好给他们上一课,眼睛见到的不一定可信!

    十日内,陈锐表现的很安分,每天打坐养精蓄锐就像是为了与东方不败之战做足准备。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