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三章 很明显的离间计

    校场。

    五百锦衣卫整装待发,远远看去一片黑色沉寂的铁军,只见他们皆是腰配绣春刀,每人脚下还有一个包裹,里面装的都是各种劲弩机栝,毒药等等锦衣卫特殊装备。

    其实锦衣卫就像是古代的特殊兵种,虽然远比普通军队更为精锐,但是要说攻坚,剿贼,却并不擅长。

    但是皇帝想要消耗锦衣卫精锐力量,陈锐只能先忍着。

    天地玄三大密探站在远处远远凝视这片令行禁止的黑色铁军,心中凛然一肃,对这些锦衣卫由衷产生敬意。

    只是想起这是由天下中最恶贯满盈的奸佞花半年功夫训练出来的,他们又像吃了苍蝇一般难受。

    海棠深吸口气,“难怪义父把玄武视作比曹正淳更为厉害的对手,他虽然坏事做绝,但他的优点和强处我们不能忽视,而且令人难以置信是他除了武功独步天下,在军争方面也有独到之处。”

    天涯叹道:“此人天赋悟杏乃是绝顶中的绝顶,可惜误入歧途,要不然以他的的才情可以造福万民。”

    一刀:“你们错了,从他种种事迹来看,此人绝对是自负坚定之辈,又岂会因为什么虚名改变自己道路。”

    成是非丈二摸不着头脑,望着这群死气沉沉的锦衣卫,不知自己与他们看得是两个东西,他心中藏不住话,问道,“你们和我看到是同一个东西吗?我怎么觉得这些人就和木头人一样。”

    海棠耐心不错,解释道:“木头人?或许吧,这不正应了孙子所说的不动如山吗?而且就凭借这站姿还有这股精气神,大明军队中我只在沿海那边对付倭寇的军队中见过。”

    成是非对海棠后面的话不敢兴趣,打趣道:“孙子?海棠你什么时候有了孙子?”

    海棠脑绕黑线,强忍要打他的冲动,心中默念多次才压下烦躁,刚想解释孙子典故,便听到凌空一声暴响霹雳。

    “走,目标魔教黑木崖!”

    五百人整齐划一的动作,看起来非常赏心悦目。

    魔教黑木崖总坛身在在河|北,距离京城并不算远,但是每一位锦衣卫还是每人配备一匹马。

    前方。

    陈锐骑着一匹黑马走在最前端,而旁边的则是天地玄黄四大密探。

    “你们还没想到还有机会再见到我吧。”

    四人皆是沉默,没有答复,哪怕是最仇恨陈锐的归海一刀也是牙关紧闭。

    “莫非当初与我一战,你们还未从阴影中恢复过来?”

    海棠心想这一路不和陈锐说话完全不可能,随即开口道:“指挥使大人有什么要事吗?如果没有我们自然和大人没有什么话可说,如果要用当初一战刺激我们,未免太小看我们,而且我也常听我们义父说过,失败不可怕,可怕的失去了正视他的勇气。”

    陈锐拍掌称赞道:“说的好,张口就是神侯语录,朱无视果然没有浪费在你们身上的投入的精力和心血。”

    “恐怕,我在你们心中的印象也多是朱无视给你们灌输进去的吧,不过你们能够给我说一说朱无视在你们心中的形象吗?”

    天地玄三人深知陈锐狡猾,保持沉默不回答。

    “既然你们不说,那我这个天下第一的绝世高手点评铁胆神侯朱无视你们就不好奇吗?而且我敢说我远远比你们更加了解朱无视。”

    天地玄黄四大密探心中满是好奇,因为作为朱无视的对手才往往是最有资格评价。

    海棠:“你评价中无非是两种态度,一种贬低,另一种可能对我义父心心相惜。”

    “那你就错了。”

    “在你们心中,朱无视俨然是一个忠君爱国,体恤民情的圣人,但在我眼中他就是一个真实的人,权倾天下,武功高绝。而城府颇深,但是这些都不是我佩服他的理由。”

    海棠提众人问道:“那你佩服我义父什么?”

    陈锐避而不答,反而问道:“我想知道如果朱无视有一天要谋朝篡位,你们天地玄三大密探如何抉择?”

    四大密探又深深皱眉,保持沉默。

    “我猜你们一定会大义灭亲,唉,看来朱无视也没有料到对你们过于矫枉过正,灌注太多忠君爱国的思想反而自误。”

    陈锐缓缓御马,怅然长叹一声,仿佛在为朱无视感觉不值一般。

    “你们很好奇我为何很佩服朱无视,那我便告诉你们我佩服他哪一点。”

    “情!”

    众人惊呼:“情?”

    “没错,正是朱无视对素心的感情,这一点才是我佩服他的地方,而或许这段情感经历怕是只有海棠你一人知道半点,今日我就将所有来龙去脉给你们讲清楚。”

    众人屏住呼吸,倾耳倾听,皆是好奇朱无视对素心的情感经历。

    待陈锐详细讲完朱无视的狗血恋情并挑破成是非身世之后,众人皆陷入震惊沉思中。

    唯独成是非颤抖着身体,眼眶之中热泪饱含,缓声喑哑道:“你再说一遍!”

    陈锐淡淡道:“素心是你娘,古三通是你爹,而朱无视利用计策算计你爹,再横刀夺爱,但他万万没有料到素心被他半掌打成活死人,现在才苏醒过来。”

    “而你爹无辜被囚天牢二十多年,受尽磨难,最终老死天牢,而你娘现在躺在你爹毕生大敌朱无视的怀抱中,不敢认你。”

    爆发永远是在沉寂后。

    “朱无视!”

    成是非仰天咆哮,声浪震山林中的鸟兽惊飞,而五百锦衣卫也纷纷侧目看向那眼神通红之人。

    天地玄三位密探听到怒吼后,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海棠急切说道:“成是非,你不要相信他的离间之语。”

    “且不说古三通是不是你爹,素心姑娘是不是你娘,就当年古三通杀掉八大门派各大高手早有定论,不是我义父所为,而素心姑娘对我义父也是真情实感,没有任何逼迫。”

    “当年我爹给我传功时,我就感觉很亲切,这种感觉错不了的,现在我要去找我娘!”

    成是非脑袋青筋暴起,但脸上却挂满了泪珠,在他身上更有一股惊天杀机涌现。

    海棠怒道:“成是非,我们封旨而来,现在已经到了黑木崖脚下,不要肆意妄为。”

    “你们谁敢拦我。”

    成是非猩红的眼睛扫视三人,杀机毫不犹豫倾泻而出。

    砰砰砰!

    伴随段天涯三声扶桑点穴,成是非应声倒下。

    陈锐悠悠坐看段天涯的出手,没有阻拦,往往仇恨在发酵过后才会更加炽烈。

    海棠对陈锐怒目而视:“你可真会离间?”

    陈锐笑道:“你要说是离间,那便是离间吧,不过我这里还有一样东西,归海一刀你想不想要。”

    海棠惊恐:“一刀不要相信他诡计。”

    陈锐右手一挥,雄霸天下刀谱已经进入归海一刀怀中。

    归海一刀看着上面的字体,眼神一缩:“你什么意思?”

    陈锐:“就是这个意思,专门离间你的,而这也是你家的雄霸天下刀谱,练之可能成魔,不练你就不可能打败段天涯。”

    海棠声音呜咽,恳求道:“一刀不要练这刀法。”

    陈锐看着三人目光的接着道:“段天涯你是君子,无欲则刚,我目前想不出什么方法对付你,不过海棠你纠缠在归海一刀和段天涯两人之间,其中因果皆在于你,同样你把朱无视视作毕生信仰,那你终有一天有信仰崩塌的时候。”

    “驾!”

    天地玄黄分崩离析,此行已难对陈锐构成威胁。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