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一章 朝争

    竖日,东方鱼白。

    陈锐起了一个大早,而且还穿戴好了所必须的服饰。

    刚到午门,他便看到了一群官员来此,有年老者,有中年者,亦有青壮者,但是唯独找不到像是陈锐这般年轻之人。

    按照大明官员品阶来算,陈锐才是及冠之年就已经是锦衣卫指挥使,正三品官阶,一方势力执掌。

    在这般年轻就能达到这种地步,环顾大明天下,除了皇帝外,陈锐属于独一份。

    不过众多官员虽对陈锐成就艳羡,但是让他们去投靠,却还有不少人犹豫万分,因为锦衣卫作为皇权特属机构,锦衣卫指挥使历代也极少有善终者。

    当然有人犹豫,就有人抱着烧冷灶的心思,更何况其能够战胜朝廷中的铁胆神侯,未来潜力可期。

    当然那是以前的心思,现在朝廷中谁都知道陈锐私自携带锦衣卫行私人任务,现在还凑上去,简直就是没有半点嗅觉。

    甚至这其中还有不少想看陈锐这个锦衣卫指挥使笑话的,但是一些老道有经验的顾命大臣却是忧心忡忡。

    着实是因为陈锐的武功朝廷中已无人克制,就连朱无视也败在他的手中,且朝廷众人皆是看到过那场战斗的威力,堪称惊天动地。

    至今皇极殿外的那片辽阔地面还未修缮好,如果一旦皇帝在朝廷上要缉拿陈锐,他势必反抗,如果一旦又战斗起来,恐怕公卿皆会死伤无数,或许这个帝国都难以运转。

    但是如果不是缉拿陈锐,皇帝意图如何?

    众人看着远方那道身披紫袍头戴金冠的身影,心头一松,朱无视来了。

    大臣能够看到朱无视的身影,陈锐当然也能看到,同时他还能察觉他不怒自威的面孔中满是浓浓担忧。

    而上次他与朱无视战斗后,朱无视只是忌惮,并无什么担忧,看来应是素心问题。

    陈锐走上前去攀谈:“神侯何故担忧,上次与我战斗可没见你有这么忧虑,看来应该是为情所困。”

    朱无视横眉一挑,一股杀机锁定陈锐身上,冷冷道:“你还是照顾你自己,曹正淳的招式可不是那么好接的。”

    朱无视大步向前走去,再也没有理会他。

    文武百官走进大殿之中,首先是礼官和太监进行各种礼节,然后曹正淳在皇帝示意之下才正是宣布朝会开始。

    “微臣有奏事禀告!”

    两班文武大臣都用余光打量这位新进的兵部尚书,众人没有记错,他是曹正淳扶持上来。

    曹正淳看向皇帝,得到正德示意后,道:“准!”

    声音轰隆一个剧震,使得每个人心头一凛,低下头颅不敢他想。

    “江湖之中,屡有魔教作祟,杀我大明子民无数,作恶多端,夺人家产地皮等诸多财产,且占山为王,不服王化,臣请带兵诛杀之。”

    场上官员不明所以,本以为第一个抛出的话题是关于当今指挥使玄武公器私用等问题。

    一时议论纷纷。

    “微臣还有关于魔教的两件事情未讲。”

    “据臣查明,魔教原名日月神教,何为日月,日月者明也!此教正是我大明太|祖所在教派”‘

    “够了说下一件事情。”

    正德直接打断兵部尚书的讲述,但是却阻止不了文物百官的眼神交汇。

    能够混到朝会这个级别的官员,无一不是精英,怎会不了解朱元璋出身历史。

    朱元璋可就是出身于明教之中,然后凭借其势力灭掉大元,后来成为皇帝后,也是心黑手狠之辈,直接将出身明教大部分的将领官员找各种理由诛杀。

    那时有些察觉形式不妙的明教官员,逃入江湖之中,不过听兵部尚书之言,看来魔教便是明教余孽。

    “第二,魔教教主东方不败勾结倭寇,欲图谋我大明疆土,详细情况有奏章呈上。”

    正德从曹正淳手中拿过兵部尚书呈给的奏章,怒道:“混账!这些魔教余孽必须铲除!”

    嘭!

    正德仿佛余怒未消,一掌拍在桌子上面,可惜听着声响,桌子上面的物件也没动几下。

    文武百官十分配合皇帝:“陛下息怒。”

    突然,曹正淳跪倒在地,大声尖锐喝道:“陛下,臣有一事,冒死向陛下禀告!”

    正德将目光投射过去:“讲!”

    “臣有证据证明,锦衣卫指挥使玄武勾结魔教!”

    皇帝和众臣纷纷一惊,没料到会有这种事情。

    陈锐看着上方的曹正淳和正德皇帝,心中冷笑,铺垫了那么多,现在终于图穷匕见!

    就连他心中也有些意外,曹正淳怎会找到这种理由来攻击他,不过想起曹正淳利用归海一刀入魔诛杀诸多江湖人士,逼迫朱无视担保这件事情,陈锐也就不意外了。

    堂堂铁胆神侯朱无视为了死了些江湖人士和天香豆蔻就甘愿屈尊降贵,囚于天牢,陈锐不觉得有什么不是曹正淳想不出来的。

    更何况他的态度无所谓,哪怕这个理由再荒谬,再扯淡,皇帝还有曹正淳及百官觉得合适即可。

    至于真相这玩意很奢侈。

    “玄武何在?”

    “臣在!”

    陈锐从百官之中站出身来,不过他身体挺拔丝毫没有跪拜的意思。

    他的计划也在暗中进行中,犯不着快要结束的时候去拜他人,更何况是一个将死之人

    正德眼中闪过一丝浓重的阴霾和杀机,手指握着龙椅青筋暴起,但很快就松了手,连眼中异样也掩饰了下去,在位潜忍多年,至少演技是磨砺出来了。

    陈锐的举动也自然落在文武百官的眼中,但是朱无视对陈锐的举动没有呵斥什么,他们对他也不敢说什么。

    毕竟上次陈锐和朱无视皇极殿外一战之威还历历在目,谁也不敢冒着生命危险去阻止,再言之,匹夫一怒,血溅三步。古往今来这种例子简直数不清,以他们金贵的身子,犯不着自己做出头鸟。

    群臣和皇帝很有默契的忽略了这个不算小节的小节

    “玄武,你对曹正淳的话有什么看法,朕允许你辩解。”

    正德目光清明,言语中透着对陈锐关怀和信任,仿佛也不信前几个月还未自己斩杀逆贼的忠臣会做出此等谋逆之事。

    “曹公公之言,简直就是一派胡言,或者可以说是狗屁不通。”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