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章 可知罗织经否

    京城,北镇府司。

    陈锐能够料到这一行的后果,也知道朱无视在筹谋如何对付他。

    但是这一行他来说是很有必要的,还有九剑还有易筋经等诸多功法已经拿到,至少以后的修炼道路不用担心。

    暗室。

    两道人影飘忽。

    “我要的人你给抓到了没有。”

    柳生雪姬深深看着情郎,心中闪过一丝忧伤,不过还是回复道:“人已经抓到手了,所有经手的人也全部秘密处决。现在这件事情唯有你我还有那个被抓来人知道。”

    陈锐语气中略带一丝惊喜:“很好。”

    柳生雪姬:“陈君,你到底想做什么?”

    陈锐沉默一会,但也没有想要瞒她“你想知道?成为皇帝!”

    柳生雪姬檀口微张,玉指则遮掩小口,眼神藏不住震惊,思考半饷后,缓缓道:“谢谢你对我说这些。”

    “你不觉的我是在骗你吗?这听上去一百个人中有九十九个是不会信的。”

    柳生雪姬摇摇头“我相信陈君的话,我也知道陈君不会骗我。”

    陈锐看着雪姬的如玉面容,心中闪过一丝柔情“傻女人。”

    两人深深对视良久,皆是露出笑意,而柳生雪姬的笑容却像花儿般灿烂。

    “你是我的女人我不会瞒着你,再则皇帝迟早是要对付我,我为何不能取了他的皇位,只是其中我只能信任你,也需要你的帮助。”

    “嗯!”

    柳生雪姬坚定的点点头,甜蜜的应了一声。

    “哦对了,皇帝派遣黄门送来这个。”

    陈锐接过柳生雪姬递过来的奏折后,仔细翻阅了一番,其中大致意思就是皇帝让他上明天的朝会。

    但上面除了命陈锐上朝会之外,完全再也没提其他。

    陈锐心中暗想“应该是皇帝要对付他了,而罪名他已经送给他们了。”

    柳生雪姬通晓汉字,知道陈锐会去明天的朝会,不禁担心“明天你可以不去吗?他们可能对付你。”

    “放心,好戏才刚刚开锣。”

    “再说,在我们这里有一句话,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他们的筹谋我大致能够猜的到,而他们却不知道我要干什么,或许当我的计划成功后,他们还蒙在鼓里呢?”

    柳生雪姬没有询问陈锐的计划是什么,她知道如果她问了,他也肯定会告诉她的。

    这是东瀛女子独特服侍之道,以夫为主。

    “明天朝会,你把我这几个月走了发生的事情告诉我。”

    柳生雪姬听后便将这段时间发生的大事情告诉了陈锐。

    “什么?”

    “你说曹正淳对外公布他拥有两颗天香豆蔻,其中一颗早被朱无视爱人素心服用,但是最近天地第一神医赛华佗和赛扁鹊兄弟待在护龙山庄已经有半月之久?”

    陈锐眉头紧锁,心神冷静的思考这件事情背后可能代表的含义。

    朱无视身边该发生的事情到底还是发生,并没有因为陈锐出现打半分折扣。

    但是现在陈锐独辟一方势力,而且还是反派的那种,想要了解朱无视身边的剧情进度,有很大的困难。

    就像朱无视想要了解陈锐这边的情报,同样困难。

    由于陈锐崛起太快,在加上其心机城府极深,除了柳生雪姬,根本没有人能够得到他的信任,更不要提什么进入他身边窃取情报。

    不过从柳生雪姬讲的事情中至少可以得知素心病重,如果她没有第三颗天香豆蔻的话,最多再过半年就会命不久矣。

    而这就代表朱无视和曹正淳的矛盾愈发加深,甚至已经超过了朱无视对陈锐的忌惮与杀机。

    那么朱无视势必放缓对他的攻势,他也会首先对付曹正淳以求从他手中拿到那颗虚假的第三颗天香豆蔻。

    还有一点疏忽,为何曹正淳为何选择在这个时间点开启战端,难道他已经做好应对两大高手的准备?

    陈锐心中猜测,或许明天朝会可能不是朱无视对他出手,而是换做曹正淳了。

    “听闻锦衣卫玄武大人已临,杂家特来拜会!”

    声如霹雳,暗室轰隆一震,些许灰尘散发下落,仿佛下一刻快要倒塌下来。

    陈锐突然侧身回首,目光看向远处亮光之处。

    心中刚想到曹正淳他就来了,当真小觑了他。

    陈锐安排柳生雪姬待在里面,一人独自大步走出暗室。

    陈锐来到北镇府司大厅之内,便见到曹正淳笑吟吟的端坐下首。

    “没想到曹公公还有闲情雅致来到北镇府司,不知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曹正淳笑意更为夸张,兰花指指着陈锐方向:“无风自动,杂家特地来禀告指挥使大人死期将近,恐怕再无生还之望!”

    “哦?”

    一声拉着长长的尾音疑问,再配着陈锐嘴角的淡淡笑意,显得满是不相信。

    曹正淳心中一堵,但笑意不改:“指挥使大人可知罗织经否?”

    “身为锦衣,罗织经乃是入门读物,怎会没有读过,难不成我死期与这有关?”

    “哈哈,哈哈”

    曹正淳公鸭嗓子笑的极其尖锐,也笑的极为猖狂肆意,还像是做了一件极为得意事情。

    “不错,当年来俊臣为人罗织罪名无数,而今我曹某人当效仿之,为你罗织罪名,玄武你应该高兴,杂家用的是你祖师爷的得意之作。”

    陈锐目光一冷:“曹公公倒是可爱,丝毫不加掩饰,还特地跑来我北镇府司就是看来我玄武的笑话,不知公公见了是否满意。”

    曹正淳站起身来,缓缓走了两步,笑道:“玄武啊,玄武,明天朝会你自当知晓,而我还对你明言,别看你武功高绝,但是杂家从未将你放入眼中。”

    “这天下,能够做我一生之敌的唯有朱无视,你”

    说着他兰花指一变,摇摇手指头:“还不够格哈哈”

    “可惜你见不到我和朱无视的旷世决战!”

    大声笑着,曹正淳脚步向门口走去。

    “曹公公何必急着走,我这里的茶你还是没喝一口呢,到时候有人说我锦衣卫待客不周那就不好了。”

    陈锐随手一挥,只见桌子上面的茶盏破风呼啸般朝曹正淳后背飞去。

    如果命中,一般高手绝对逃不了死亡的命运。

    曹正淳脚步停顿,只是侧身回头用双目凝望。

    大厅之内,一道强横无匹的气息升腾而起。

    嘭!

    茶杯爆碎,凌空中一面光滑如镜的薄薄水幕出现,波面的水镜反射四处的光芒,煞是好看。

    陈锐应声而动,听不到任何声息,仿如一道魅影一般,眨眼间已至水幕之前。

    轰!

    催心掌蕴含澎湃内力,一掌横推出去,空中荡出淡淡波纹,而在掌力之下的水幕也抖动的厉害,仿佛下一秒就要轰击破碎。

    咻咻咻!

    三道银芒从水幕中暴射而出。

    陈锐掌势一顿,心随念转。

    辟邪剑谱!

    叮叮叮!

    三道火星四溅。

    瞬间三枚银针被掌力击飞出去,而那道水幕嘭的一声化作漫天的水雾,已不见曹正淳的身影。

    林平之!

    陈锐暗骂一声,但随即露出一抹微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