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九章 绣花针

    握剑的风清扬和不握剑的风清扬完全是两种不同的状态。

    要说不握剑的风清扬是那种云淡风轻且渊停岳持的宗师,而手握长剑的风清扬却是身化长剑锋芒毕露。

    现在的他完全不像是个老人,反而如旭日东升的青年,朝气蓬勃。

    热爱,不仅能够提升武功,同样能够使人变得年轻。

    场下数千人见风清扬拿起长剑,也大声吆喝“那个穿白衣服的你拿剑来较量较量”,“这么精彩的战斗赶紧拿剑啊。”

    左冷禅听后赶忙过来,把自己的大剑递给陈锐。

    陈锐:“我不需要剑。”

    令狐冲等各派掌教众人都纷纷侧目,难以掩饰眼中的震惊,就连风清扬忍不住打量陈锐一番。

    令狐冲硬着头皮问道:“你想要什么兵器,我们都可以给你拿回来,你若输了,别说我们江湖之人胜之不武。”

    陈锐摇摇头道:“在下学风前辈独孤九剑,不敢动用兵器,而且前辈乃是江湖绝代剑手,动用长剑未免有班门弄斧之嫌。”

    众人嘴角抽搐,心中不知说什么才好,刚才见他坦然使用独孤九剑也没见他说什么班门弄斧,到了此时扯什么班门弄斧。

    不过还是忍下去继续听陈锐讲述,毕竟当世绝世高手之战百年难遇,甚至比什么五岳派成立更加重要,上次没见到也就罢了,如今谁也不肯错过。

    陈锐露出一抹微笑。

    “当然在下如果不动用兵器,恐怕又会认为在下不尊重前辈,为表敬意,我就拿岳不群的的银针用用。”

    说完,众人却见有七枚银针平铺在陈锐掌中,而岳不群却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银针被拿走,脸黑的发亮。

    “好,后生可畏,今日我倒要看看独孤九剑你悟到了多少!”

    铮!

    长剑一抖,震出一声欢快的轻吟。

    一道电划破长空,带着微微焦灼的味道。

    风清扬重踏一步,听不到任何声音,但是身形如惊虹遁飞,看不见任何残影。

    众人看不见风清扬的身影,陈锐可是看得一清二楚,还有那柄剑。

    无数森森寒芒从风清扬手中的长剑中哟源不绝的涌出,如同银河飞悬,而剑气便是其中溅出星星点点的水花。

    陈锐没有恐慌,只是一闪,平地震衣而起,化作一道飞腾的白色鸿雁,一跃之间跨出十几丈距离。

    场上之人无不努力睁大眼睛想看清两人战斗,可惜,这种层次的高手对决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看清楚,而显然在座很多人都没有资格。

    令狐冲心头满是颓然,连战斗都看不清楚吗?还指望自己的剑法能够胜过他吗?

    咻咻咻

    六道银芒呼啸冲向风清扬头颅,两肩,胸膛,两腿窍穴。

    长剑撕风,寒光中有六道寒芒生出分别迎接上六枚绣花银针。

    叮叮叮

    六点寒星火花灿出,长剑丝毫无任何阻滞,反而速度隐隐更快。

    陈锐暴退中能够感觉剑气围绕在他的身体周边绞杀,不过他习练金刚不坏神功,身体不说身如金刚,至少抵御风清扬的剑气没有问题。

    这便是陈锐的底气所在,他身体已经堪比金属长剑,若非神兵利器,他没有半分兴趣。

    “接我一记催心!”

    陡然间,陈锐强刹止步,手臂上迎,五指如蒲扇张开,掌心中生出恐怖吸力将劲气狂风吸入掌心,逐渐坍缩成一片莹莹光芒。

    一掌横推而出,掌劲翻腾将周围剑气撕碎。

    哐当!

    大掌与充满剑气的长剑相交,场上所有人都能听到刺耳的金属声震荡心神。

    等他们回过神来抬眼望去,便看到观胜峰顶赫然迎风站立两道身影。

    “承让!”

    陈锐握紧双拳,看着嘴角溢血的风清扬淡淡说道。

    他两只手中,其中一只手里握着一枚银针,另一只手中域有一道淡淡白痕。

    “这等内力果然霸道强横,而且这一力降十会的路数用的不错,看来你是非要逼我用破气式了。”

    “正是如此,独孤九剑中唯有此剑我还没有习练过。”

    “看来我不使用破气式不行了,但是这一剑你确定你能领悟吗?”

    “生死间有大恐怖存在,这未必不是一种动力。”

    “可惜了,我觉得你会死,而你也应该知道独孤九剑破气式专破内力。”

    陈锐不语,因为他不认为就凭独孤九剑就能要他杏命,更何况他手中银针也是杀手锏。

    隐而不发的危险才是真正可怖的。

    “如你所愿!”

    话音一落,剑招已出,场上数千人感觉清风轻抚变为震荡,最后变为狂暴,场上气氛也压抑到了极点,无数小的物件比如茶盏在颤抖,甚至空中无数气机生出,再不停的汇聚,最后朝向一个方向,陈锐。

    陈锐感受到了无数的气机,就感觉像是无数的针向他挤压而来,但他很平静,因为不得不保持平静,而这点定力他自认还是有的。

    剑气凝结实质如惊龙咆哮,而风清扬更是夸张,他的青衫像是被风灌进去了,变得鼓鼓胀胀,还有胡子眉发都在剑气中撕扯中飘乱。

    一剑刺来,气机汇聚犹如万马齐喑奔腾袭来,踏碎这片地,刺破这片天。

    陈锐距风清扬十丈之远,这一剑还未刺到身上,便有种万钧巨锤朝他胸口上轰击之感。

    很猛,很闷。

    破气式在常人眼中飞快,但在他眼中却很慢,因为他在仔细观摩这一剑的奥秘。

    虽剑法威势很霸烈,但这些都是外像,独孤九剑没有招法,重意而不重形,所以他只能领悟意境。

    砰砰

    陈锐心跳的很厉害,肾上腺素飙升。

    一丈,两丈待到第九丈,对于破气式他终于有了头绪。

    陡然,劲风,灰尘,碎石,乃至天上云层的云雾和日光都被掌力所吸收,一抹亮黑自掌心生出,然后轰然横推出去。

    这一掌的威势要比陈锐前面一掌更为刚猛霸烈,连手掌刮起的劲力都暴涨数倍有余。

    但陈锐的手段远不止这些,在他掌心还有一道亮银朝风清扬飞出。

    这是他效仿东方不败破解独孤九剑的招数,快,快到独孤九剑不能后发制人。

    他自信在他十成内力灌注下银针速度不逊色东方不败,但显然风清扬不是令狐冲。

    风清扬早已料到陈锐还有一枚银针暗藏,但也未料到银针是如此之快。

    “哼!”

    一个闷哼令银针速度降下几分,风清扬很意外没有震落银针,随即欲使长剑挑飞银针。

    但他手中的长剑早已和陈锐手掌交击一起,所以只能眼睁睁银针洞穿肩头。

    陈锐手中的白痕变为血痕,渗出许多鲜血,还有大脑感觉一阵眩晕,像是被浪潮拍打过的晕眩。

    风清扬只觉银针中余劲未消,完全不能抵挡,旋即一道巨力将他的身体拍飞出去,撞到山体后,五脏六腑剧震后又喷出一口血来。

    “再会!”

    声浪滚滚,一道白衣消失在天际之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