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八章 华山神剑

    嵩山,观胜峰顶。

    一道身影赫然站立顶峰。

    众人抬眼仰望,那道身影身穿青衫,须发皆白,白的亮如银丝很有光泽,山顶上的劲风很烈却不能动摇他的身形。

    山高绝顶我为峰!

    众人心中都诞起这种想法,那个老人如剑一般矗立直插天际。

    咻!

    风清扬的忽然不见了,众人擦擦眼睛,听到唰的一声,风清扬又落在左冷禅的面前。

    左冷禅瞳孔一缩,凝重的看着这个笔挺的老者,手中的长剑握的更紧了。

    滴答!

    在这秋高气爽的季节,左冷禅额头间还是滴下了一滴汗珠,眼神不自觉的陷入风清扬锐利如鹰的眼神,咽喉吞咽,长剑在他手中微微颤抖轻吟。

    目剑无双!

    仅凭一双眼睛就能将左冷禅恫吓住,陈锐感觉没有白来。

    啪,啪,啪。

    三声富有酉律和节奏的掌声自陈锐手中响起。

    嗬嗬,嗬嗬。

    左冷禅终于从风清扬的气势中走了出来,全身被汗水湿透,大口大口的呼吸,就像是刚刚跑完步后虚脱的人。

    周围令狐冲,岳不群等华山及衡山,恒山等人见到风清扬这等高超手段无不激动万分,期望他出手解救五岳剑派,而当众人听到啪啪掌声时,看向声音所发之人。

    风清扬同样侧目望去,能够打断他的气势的唯有同一层次的高手。

    陈锐缓步从小山的阴影中走出来。

    所有认识陈锐之人都纷纷意外,没有想到那个玄武还在这里。

    风清扬眼光望去,身形剧震!

    倒不是陈锐把他给吓到了,而是陈锐身旁还跟着三人,封不平,成不忧,丛不弃。

    “师叔啊!你还活着啊!”

    噗通!

    封不平三人见到风清扬便立马跪倒在地面,磕头不停,嘴里的话语都是连哭带喊的。

    风清扬见三人眉发灰白跪倒在地上,早已沉寂的心也激动起来,眼眶中也有几分湿润。

    这些都是现在为数不多残存的剑宗弟子啊,还有眼前封不平三人都是他看着长大的孩子啊。

    “师叔啊,你老人家这些年怎么不来找我们?”

    “师叔啊,华山剑气剑宗之论你忘了吗?”

    “当年,气宗几乎是将我我们斩尽杀绝啊,师叔,你身为剑宗之人,难道恻隐之心吗?”

    句句诛心,听得风清扬脸色发白,再回想起当年血腥惨案,身子几欲倒下。

    “师叔,今日我们便是要来拿回华山派剑宗地位的。”

    风清扬的身子抖得更厉害了,心中凄然,手如电闪,向空中幻出一招力劈华山。

    轰!

    封不平三人面前尘烟滚滚,待烟尘散尽后,山体的地面出现一道深沟。

    风清扬冷道:“华山剑气剑宗一脉诸多事物我概不过问,你们想要和岳不群争什么华山掌门,我也不想搭理,但是今天华山一派是绝对不可能加入什么五岳派的,今天你们也别劝我这老骨头。”

    说完也不管三人难堪脸色,风清扬看向陈锐:“玄武,这恐怕是你干的好事吧。”

    风清扬能进入剑道宗师境界,自然不会被情感所束缚,而陈锐也没这方面的打算。

    陈锐淡淡道:“风清扬前辈可就错怪我了,我并没有参与什么五岳并派事宜,说些不客气的话,以我今天的地位,这些势力还不能入我的眼。”

    “哦~”

    “说起来风清扬前辈可能不信,或许过些日子左冷禅后悔搭上我这条贼船也说不定。”

    这话可把左冷禅吓的心颤,风清扬倒是不意外,他与朱无视交情甚厚,知道他在对付此人。

    “那不知道你为何给我来这一出?”

    “我从天字密探段天涯手中习得独孤九剑,但还有一招破气式未学,我曾多方打听得知风前辈对华山剑气剑宗之事颇有愧疚,今日特找来剑宗之人了前辈心中心愿。”

    风清扬:“那我还要谢谢你了?”

    “谢谢倒不必,只要前辈将破气式教给我,我就心满意足了。”

    “想要破气式,那就要看看你有没有本事拿了。”

    风清扬眉间一冷,眼睛骤然暴射两道精光,脚步一踏,身形如剑猛地拔射而出。

    风清扬深知铁胆神侯朱无视的战力如何,而陈锐能够战而胜之,他自然不敢小觑。

    并指如剑,剑指中剑气缭绕吞吐,好似一层淡淡云雾,但是谁也不敢小瞧这层“云雾”

    嗤!

    剑指裂空,震荡出淡淡的荡漾波纹,还有那若有若无的破风之声。

    “破剑式!”

    陈锐一声大喝,脚步一点,迎身而上,同样是并指如剑,而且是蕴藏破剑式的剑指。

    众人听他念出招法名字,知道是独孤九剑中的破剑式,嘴角不由闪过几分嘲弄。

    班门弄斧,岂不知贻笑大方。

    期间众人要数令狐冲的嘴角笑意最盛,他虽认为陈锐刀法绝世,但风清扬乃是当世绝代剑手,而且独孤九剑更是前辈看家剑法,世间谁人能够在独孤剑法超过风清扬。

    笑意戛然而止。

    陈锐衣袖一荡,两根剑指散发惊人气势,如一道惊虹自云袖中飞驰,越飞越快,越飞剑指中暴涨出夺目的剑光。

    刹那,众人感受到从四面八方围过来的剑光令人忍不住闭上眼睛,随即感受到无数剑气涌现。

    夺目剑光浪潮与朴实无华的剑指相交。

    璀璨的光芒铺天盖地的爆射而出,瞬间两人被剑光笼罩,使得众人看不清情形。

    败退,陈锐感觉自己的剑指已经败退了两寸,还有他的剑光也在瓦解消融。

    面门间感受剑意刺目,陈锐心中滚滚战意升腾,胜利渴望从来没有这般热烈,仿佛要将身体点燃。

    “破!”

    一声惊雷断喝,陈锐丹田澎湃内力沸腾,如惊涛拍岸,又如长江一泻千里涌入两指之间。

    他剑法虽不如风清扬,但是内力却远胜于他。

    轰!

    笼罩两人的剑光更加浓郁,而且轰然向外扩张。、

    陈锐剑指进了两寸,但也只是两寸,因为之后不能寸进。

    嘭!

    伴随声响,剑光四射炸裂,两人各自飞出。

    风清扬深深看了眼令狐冲,感觉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

    令狐冲是他亲自调教出来的,倒是反而不如陈锐这野路子走出来的厉害,回去自己可要教育教育他

    同时他也为陈锐悟杏咋舌,独孤九剑没有剑招,讲的是一个悟字,而陈锐的悟杏远超他的想象。

    令狐冲注意到风清扬的目光不自觉缩了缩脑袋,瞬间,耳旁又闪过一道风声。

    唰!

    令狐冲的长剑已到了风清扬的手中。

    众人很好奇刚才剑光中两人间发生了什么,但是可以证明陈锐能以剑道逼迫风清扬动用长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