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五章 破剑【补上一更】

    金铁交鸣阵阵,剑风呼啸不绝。

    陈锐远望两人交战,无数凌厉寒光自两人兵器中飘散,只见到两道残影飞快的飘忽不定,还有剑气余波将地面撕出数道沟壑。

    凶险,但酣畅淋漓,可以说是一场精彩绝伦的剑法交战。

    陈锐虽是当世刀道宗师,但不影响他对二人剑法评价,更何况他早先亦曾在古三通所给八大门派秘籍中学习过五岳剑派剑法,要论他的剑法如何,他自觉不输于五岳剑派任何掌门,包括左冷禅。

    在他看来,五岳剑派剑法乃是当世一流上乘剑法,若要真正将各派剑法绝技练到深处,威力纵然逊色独孤九剑和太极剑法,但是也不会差多少。

    就剑法而言,各派剑法就像每一门派的山岳。

    泰山剑法,招数古朴,但内藏奇变,其绝技岱宗如何,看似不切实用,实则威力无涛。

    衡山剑法,剑势迅猛,令人防不胜防,其绝技衡山五神剑,剑招变幻莫测,亦虚亦实。

    华山剑法,正合奇胜,险中求胜,其绝技夺命连环三仙剑,剑势连环,险峻异常。

    恒山剑法,绵密严谨,长于守御,虽无绝技,但若言守御之严,仅逊于武当派的太极剑法,但偶尔忽出攻招,却又在太极剑法之上。

    最后要数嵩山剑法十七剑法,气势森严,堂皇大气而霸烈,在左冷禅嵩山十七路剑发总结完善之后,其威力更是五岳剑中最强之剑法。

    左冷禅当世枭雄,冲虚乃是武当掌教,这两人战斗打了许久,都僵持不下,互相不能拿对方怎样。

    要论左冷禅和冲虚的真正实力,左冷禅要稍逊冲虚半筹,不过他们两人实力皆是要弱陈锐两三线。

    山林中的树叶飘落到两人剑气余波之中,赫然被分成三段,陈锐将树叶吸摄过来一观。

    树叶的切口极为锋锐整齐,上面还散发着两道截然不同的淡白色剑气。

    一道霸烈,一道平和。

    陈锐再抬眼看去,两人剑气交错余波不绝,左冷禅行招招招森严,处处进攻皆是刚猛攻击,而冲虚气势不乱,浑圆抱一,防守之间进退有度,不漏丝毫破绽。

    两人又是过了三十来招,陈锐虽然见两人还是如刚才一般势均力敌,但是他知道胜利已经在向冲虚方向偏去。

    倒不是左冷禅剑法方面的问题,而是他每每进攻行招霸道,会消耗大量内力,而他修炼的寒冰内功又怎能敌得过武当派道家纯阳无极功。

    武当属于道家一派,而道家最是讲究气韵绵长,生生不息,而纯阳无极功更是集齐道家功法之精华,由张三丰所创,在这一方面乃是当世各派之最。

    陈锐心中见猎心喜,身为武者自有一颗天地人争斗的心思,而他也从未与道家一派的高手较量过。

    他气势陡然升腾,一道强横无匹的清光自他手中绽放,清光虽小但其中犹藏的澎湃劲力令人见之心惊胆战。

    呼!

    陈锐猛地大手一拍,清光如青色雷霆在空中飞驰,待清光接触接触到两人交战产生的剑气光圈,轰的一声如雷霆炸响。

    两道剑气和陈锐强横内劲相撞,顿时打破平衡,无数气劲交锋纠缠,震荡出阵阵余波将周围山林中的树木直接斩断了大片。

    两人平衡被破,自然退出战斗。

    冲虚刚才自然感受到了那无匹的内劲,不过两人全神贯注的交战不好分神,而且刚才与左冷禅交战之时他也并未察觉有人在身边观战。

    暗自感到来人功力之深厚,冲虚再抬眼望去,远方有一道白色身影飞掠而来。

    他认得来人,知道那人是锦衣卫指挥使玄武,也知道其先前曾经打败铁胆神侯朱无视,隐隐有朝廷第一高手的名誉,同样也是今天对少林的主谋。

    “好一个锦衣卫指挥使玄武,公器私用不知是该当何罪?”

    对于冲虚能认识自己,甚至知道他此行私自调动锦衣卫,陈锐一点都不奇怪。

    武当可不是少林,被明朝历代国君不喜。

    事实上,道教在明代十分受到统治者的推崇和信任,甚至还涌现出皇帝整日沉迷修仙练气炼丹,而当今正德也可算作一位,每每留恋豹房之中,必定服食道人炼制的丹药。

    而武当山自然是道教执牛耳者,无论是在江湖中,还是朝廷中都备受推崇,而且武当开派祖师张三丰与朱元璋相交深厚,靠这片余荫就够武当吃几辈子了。

    “公器私用什么就不饶道长费心了,而且你放心皇帝也不会因为这点就治我的罪的。刚才见道长出手的太极剑法防御惊人,手痒难耐,特地来求教。”

    不待陈锐行动,远处冲虚身影突兀便消失无影,骤然他心中发出警觉,面目之间也感觉微微寒芒刺脸。

    “借你剑一用。”

    陈锐也没管左冷禅同意与否,手中爆射吸力将他长剑吸摄而来。

    冲虚佩剑上划,迅疾非常,剑尖之处更是幻起点点寒星,森森寒气直逼陈锐面门。

    “武当可不止有太极剑法!”

    陈锐身形未退,他微吸一口长气,将刚刚拿到手的长剑横眉直刺,长剑如惊鸿电掣破空,发出一声轻啸,其中更有浓郁剑气缭绕剑身。

    叮!

    两剑相接,发出清脆的钢铁撞击声音,在两人身后还有猛烈劲风向后翻腾。

    陈锐不欲与之纠缠,剑法一变,势头快了几分,剑尖处还有一道凌厉剑芒。

    冲虚长剑与之再次相交,不过这次却连连疾驰后退,就连剑势也被削减不少,他大惊道:“你怎么会破剑式?”

    陈锐正是以独孤九剑中的破剑式破掉了冲虚的两仪剑法。

    话落间,陈锐可无解答他人疑惑的爱好,反而剑法更加凌厉迅疾,气度森严。

    攻守之势,转眼即变。

    冲虚连退两步,剑法一顿,赫然也是变招,长剑上迎,在天空划出一道光圈,飘飘洒洒的剑气萦绕光圈之中向陈锐袭来。

    陈锐的破剑式对上光圈,虽不能建功,但彼此剑招皆是消融。

    “死来!”

    冲虚长啸一声,手腕轻抖,剑法再变,长剑中划出数道光圈,大小不一,其中剑芒绽放闪烁不定。

    陈锐眼皮狂跳,自然能感受到其中锋芒暗藏,尤其是那一浪接着一浪的剑气光圈如同大海浪潮向他横推而来,若是稍不留神,恐怕就会被太极光圈绞杀在内。

    太极剑法以防御闻名天下,但是作为武当山的镇派剑法,又岂是防守能够概括,若非其相应的攻击手段,张邋遢也不会将此剑法镇山。

    虽未接触剑法,但陈锐已有破解招法。

    一是趁冲虚剑法未至之机,以轻功逃遁,但不为陈锐所取。

    二是以剑法破其光圈,有多少,破多少。

    若是常人选择第二种方法,或许就可能落太极的圈套,与道家内功比拼余劲绵长,孰为不智。

    但陈锐不一样,他身怀吸功大法,内力当世无匹,自可以与武当内功较量长短。

    任你千般法门,我一剑破之。

    片刻后,冲虚太极光圈皆被陈锐破剑式所破,而冲虚也因内力不足被他一剑挑飞出去。

    冲虚倒伏在茂林地面上,嘴角鲜血直流,怒骂道:“畜生必不得好死。”

    陈锐目光一冷,眼中犹如实质的杀机对冲虚狂涌扑去,旋即冷笑道:“我看你先死,还是我先死。”

    冲虚看着陈锐提剑缓步走来,讥讽道:“皇帝内廷炼丹道士皆属我武当山,你还敢杀我不成?”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