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四章 太极剑法【第二更,求推荐】

    一本易筋经现在可是满足不了陈锐的胃口,更何况他携大势而来,少林必须出大血。

    方证闻言缓道:“我自以杏命给少林一个交代,也给大人一个交代。”

    “师兄。”

    作为达摩堂首座大和尚痛声哭喊,转眼又盯上了陈锐,那通红的眼眶中满目皆是噬人的杀机,就连在旁的左冷禅也暗自感到心颤。

    陈锐眉眼微抬,侧目看向杀机所发之人,旋即只是右脚上前一踏。

    异变突生!

    只见大和尚双脚离地,如同一只断线风筝控制不住身形,后背轰然撞向大雄宝殿的大柱。

    嘭!

    大和尚将大柱都轰隆颤抖几下,他口吐大量鲜血,倒在地上不知死活,而刚才正是他脊柱断裂之声。

    所有和尚瞠目结舌,他们还是低估了绝世高手的实力。

    刚刚才他们只是感受到一阵令人心悸的气劲生出,达摩堂首座就被轰飞出去,这股实力未免太过可怕,而他们也远远低估了陈锐的杀杏。

    “阿弥陀佛。”

    方证眼睑闭合,长颂一声佛号。

    “施主何必伤他杏命?”

    陈锐冷笑道:“现在倒是慈悲起来了,当初我有杏命之忧,上少林求取易筋经,我怎么没见你慈悲心肠?”

    “当初你不借也就罢了,反而要杀我而后快,若非我武功高强,也站不到这里听你什么阿弥陀佛了,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你们当初能杀我,而今你我来杀你们也是理所当然,现在你们还反倒是来怪我?”

    “天下的道理倒是都被你们这些光头给占尽了!”

    “我也懒的给你兜什么圈子了,易筋经我要,你的命我也要,还有少林藏经阁里面的秘籍和少林大还丹小还丹之类的丹药我也要。”

    在场无数和尚心中都在滴血,对陈锐敢皆是怒不敢言。

    少林立身之本就是藏经阁内各大秘籍,而陈锐之举无疑是在断少林根基,还有少林各种丹药都珍贵无比,无论是用料,还是炼制都花费数十年心血练成,可以这么说只要将陈锐所说丹药其中一颗丢到江湖中,必定引起一阵血雨腥风。

    而且这些丹药都有一个特点,便是稀少,就增加功力的大还丹来说,少林只有一枚,而其他如同培植元气的小还丹也是数十枚。

    但是他们又能如何,不给就有灭寺之祸。

    “可以。”

    方证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身形颤抖,但还是努力合十。

    陈锐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些和尚有这么好说话,原本他还打算好好讨价还价一番的。

    但是转念一想,恐怕是这群和尚认为他深得皇帝信任,权势无双,今日来到少林必定带有皇帝的旨意,如果不肯就是灭顶之灾。

    谁也没有料到陈锐会公器私用,但是皇帝朱无视等人却在纵容这个错误。

    至于灭掉少林,陈锐没有想过。

    哪怕他武功再强,以少林的底蕴也能将他消耗掉,而山下的锦衣卫也起不到什么作用,只能用作威慑。

    “大人请跟我来吧,余下丹药我会派人送至山下,不过请大人遵守承诺,不能再伤害少林一人。”

    陈锐点点头,表示同意后,便跟随去方证去了藏经阁。

    说实话,以陈锐现在的武功,少林余下的功法也只有其七十二绝技能够入他眼,而其中不少绝技功法都能在古三通给他写的八大门派秘籍上找到。

    至于大还丹是陈锐打算给柳生雪姬,他有吸功大法,没有内力忧患。

    看着少林的藏经阁,陈锐心中微微有些激动,毕竟这里有少林近千年的底蕴,并且上次他来到少林,可是连藏经阁的大楼都没有见到过。

    藏经阁内摆满了书架,各种古籍纸张都有些泛黄,上面能闻到淡淡的樟香味。

    陈锐把藏经阁翻阅了一遍,发现不少秘籍都有残章断页的情况,就比如他想要的燃木刀法和破戒刀法就有很严重的残缺情况,还有当他将和古三通上面的绝技去重后,也只是找到为数不多十几本秘籍。

    不过他并不打算修炼这么多秘籍,杂而不精,武者之大忌,还有一个原因,便是以他目前的佛法修为不能支撑他修炼多本功法。

    就比如古三通秘籍上许多佛门绝技他只是选择了大力金刚掌和拈花指,还有大力金刚指法,其中要数拈花指他最为精熟。

    看着众多秘籍,陈锐最终选了一苇渡江,大摔碑手两门功法。

    一苇渡江能够弥补他在轻功方面的不足,而大摔碑手偏向于近战方面,余下的或因章节缺少,或因为不适合修炼均被他所放弃。

    当陈锐走出藏经阁外,便听到哭天喊地的痛苦悲鸣之声。

    方证死亡了,是在进陈锐进藏经阁之前死亡的,因为陈锐心中的那抹可惜,他允许方证自己震碎心脉自裁。

    左冷禅看着周围眼眶泛红双手合十的和尚,心中涌现强烈的快意,甚至久久不能突破的武功境界都隐隐有所提升。

    还是那句话,彼之英雄,他之仇寇。

    虽然方证如他一般在门派中很有威望,但是两人都将对方视作眼中钉,肉中刺,尤其是少林与嵩山派同在一地,私底下不知道发生多少龌蹉。

    他推动五岳剑派合并,无疑会触动少林武当的利益,而且最不能容忍的便是少林,他们都在一座山上,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

    快意过后,心中又诞生落寞和兔死狐悲之感,但还未来的及伤感,便见到门口有一仙风道骨的提剑道人出现。

    左冷禅却是认出来人,是武当掌教冲虚道人。

    “不知冲虚道长缘何来此?”

    冲虚把手按剑,怒道:“左冷禅,你看你做的好事,你还有脸问我为何来此,我看你枉为正道领袖,还有五岳剑派盟主之职位你也不配!”

    左冷禅冷笑道:“冲虚,你和方证做的好事真当我不知道?大哥别说二哥,说不定方证死了,你半夜说不定笑死,至于我五岳剑派行事,岂容你来置喙,若不是你武当山想要加入我五岳同盟不成?”

    “放肆!”

    冲虚一声断喝,手中的佩剑早已按捺不住。

    铿!

    一泓清波照在陈锐眼眸,他定睛看向冲虚,一道浑圆的光圈在他手中长剑挑起。

    看来应该是太极剑法,陈锐在心中暗自猜测,因为这道浑圆光圈给了他一种无从下手的“龟壳”之感。

    “怕你不成!”

    说罢,左冷禅飞身迎战。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