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一章 天斗,地斗,人斗【求推荐,求收藏】

    接连一个月来,京城中关于铁胆神侯朱无视和锦衣卫指挥使玄武大战的余热未消,以至于各处酒楼茶馆的说书人趁机将这段故事编成了戏文。

    皇宫内气氛压抑的可怕,就连皇帝的贴身太监雨化田都传来差点被打死的消息,这一切都仿佛在酝酿着什么?

    将近一个月来,京城各处的任何风吹草动陈锐都了如指掌,他知道皇帝和朱无视显然还在酝酿什么,但是他等不及了。

    他们动作太慢,以至于影响了陈锐的计划,所以他打算加快点进度,顺便拿回当初要拿的易筋经。

    没错,陈锐打算此行要去少林,不仅他一人去,而且他还打算从京城携带五十名锦衣卫。

    朱无视虽然把陈锐推上了武功天下第一的位置,不仅将他放在上面烤,更能加重他在皇帝心中的威胁杏,但是这件事也可以正向来看。

    陈锐携战胜铁胆神侯的余威莅临少林,而且携带五十名锦衣卫直扑少林,他很期待方证如何应对昔日“故人”。

    至于无旨意私自携带锦衣卫这是陈锐给朱无视递的饵,属于他现在计划的一部分。

    其实原先陈锐是打算斩杀掉杨宇轩后,壮大锦衣卫声势,再找罪名诛杀曹正淳,代替其位置,找到兵符后,再从江湖和朝堂之中培植羽翼,然后在慢慢等待朱无视显现其野心,找到其罪名再诛杀之,实在不济再找到素心,逼迫朱无视了断。

    但是曹正淳不蠢,朱无视更加不蠢。

    曹正淳现在很是听皇帝的话,退居二线,坐观朱无视和陈锐争斗,颇有坐山观虎斗的意思。

    这般陈锐根本找到罪名诛杀曹正淳,因为在皇帝眼中他的威胁远超曹正淳。

    政治不是江湖厮杀,把一个人干掉就行,要讲出师有名,找到一个人罪名再寻求皇帝点头你才能杀掉。

    否者陈锐以清君侧之名诛杀曹正淳,未经过皇帝点头,朱无视同理可以给陈锐来一个先斩后奏,而他面对朱无视庞大的势力很难有还手之力。

    而且这情形与剧情中不同,朱无视杀掉曹正淳属于先斩后奏,但是皇帝没有办法,他面对大势已成的朱无视只能捏着鼻子认了,然后再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劝服四大密探。

    但现在局势突变,皇帝和朱无视虎视眈眈,令陈锐不敢对曹轻举妄动。

    朱无视很聪明,他以敏锐的嗅觉发现陈锐的不安分,同时刚刚卡好时机同陈锐来一场大战,弄得他现在不上不下。

    而且陈锐曾经派人去过天山,哪里并没有素心的躯体。

    陈锐不奇怪,既然成是非能提前出世,那素心为何不能,同时也在他多方打探下,他发现素心被朱无视复活了,而且每日朱无视都会花时间陪伴素心。

    现在想动素心,已经不可能了。

    “踏踏,踏踏。”

    蹄声震震,五十人声势浩大,陈锐并未遮掩行动,两旁的行人纷纷躲避,看着锦衣卫的眼神皆是憎恨厌恶。

    陈锐心中不由一叹,感觉朱无视的宣传工作做的极其到位,他在百姓心中也算是铸就道德金身了。

    一行人马疾驰,很快出了京城大门。

    陈锐回头回头侧望一眼高大的城门,又深深眺望湛蓝的天空,嘴角挂着一丝莫名微笑,缓缓道:“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嵩山之行破局第一步。”

    旁边几个偏将不明所以,只是听着心中热血沸腾,但听闻陈锐一声驾,又快马追向渐没的身影。

    京城离洛阳并不远,只花了陈锐三日时间。

    这三日出行很是顺利,丝毫并没有出任何岔子,因为陈锐一行人马皆身披飞鱼服,手提绣春刀,每一马匹中还有劲弩存在。

    这一身行头吓到的可不止江湖人物,还有他们每每路过的各处县城官员。

    而当陈锐一行人马来到嵩山地界安营扎寨,最先来到他这里的也是当地的官员,不过一律皆被他打发过去。

    “大人,外面有一行江湖人士求见,为首的说是嵩山派掌门左冷禅。”

    陈锐抬眼看着通报的锦衣卫,随手将通报者手中的烫金名刺吸摄而来。

    “江湖散人左冷禅,久慕指挥使大人威名,特奉上”

    陈锐见之一笑,忽略掉后面献上的大量财物,心中思虑半会儿,还是说道:“叫他进来吧。”

    说实话,原先陈锐计划被朱无视打乱了,现在他也不需要嵩山派这闲棋,而五岳并派对他也可有可无。

    “属下左冷禅拜见玄武大人。”

    一上来,左冷禅就给陈锐行了叩拜大礼,这使得陈锐都有些不好意思。

    当初还是他强行收伏左冷禅,给他支招促进五岳剑派合并,现在自己半途尥蹶子,估计左冷禅会郁闷死。

    陈锐淡淡道:“你可知我今天来到嵩山目的何在,如果你讲不出,接下去的话你就咽下去吧。”

    左冷禅悲哀道:“少林。”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在陈锐与朱无视那场战斗后,江湖上就多有猜测陈锐继承古三通的所有功法,这样才能解释的通为何他之前会使各派功法,还有上次亲上少林可能就是为了讨取易筋经,现在陈锐又来就更证明了左冷禅的推测。

    至于借嵩山派收伏五岳剑派?以陈锐的权势和如今地位,他认为不可能。

    “你既然知道,为何还要来?”

    左冷禅悲泣道:“属下不奢望能够借到大人的帮助,但是属下即日将在嵩山召开五岳并派大会,只希望大人能够念在嵩山派过往的辛苦上,能够借属下一点东西。”

    陈锐:“什么东西?”

    左冷禅:“名声。”

    陈锐心随念转,立刻明白了左冷禅的意图。

    “名声这东西,我倒是不在乎,反正是恶名满天下,不过江湖中人,对朝廷之人无不厌恶非常,你就不怕偷鸡不成蚀把米,把嵩山派的英名毁于一旦?”

    见左冷禅摇头,心意已决,他接着道:“既然如此,想借我的名,那我也要一样东西,风清扬的独孤九剑。”

    左冷禅满口答应:“可以。”

    他心中缓缓松了口气,能借陈锐的名声,就能在江湖上宣传嵩山派背后站着陈锐,顺而借势,这样就能抵御掉少林武当的阻挡,剩余的他自有把握处理。

    而且以陈锐现在武功天下第一人的架势,江湖中人不敢不服,至于引来的恶名,当权势达到一定程度,他们只会捏着鼻子认了,就如同当今的天下第一庄一般。

    “先别答应太快,我现在有个烦恼,我想让少林痛苦不堪,你说我应该怎么办?”

    左冷禅道:“一个犯人最痛苦的不是死亡的时刻,而是他即将面临死亡的时刻。”

    “且据我所知,大人已经来到嵩山脚下两天了,而这不就是给少林面临死亡的抉择时刻吗?”

    陈锐对左冷禅的吹捧不置可否,只是嘴角带起微笑,看向属于少林方向的那片山林。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