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九章 吸功vs吸功

    护龙山庄。

    朱无视仔细看着送来的便条,这是第十封。

    他的眉头是拧着的,但旋即舒展开来,嘴角勾勒一丝笑意。

    旋即将便条销毁后,他透过大殿鎏金大门看向湛蓝天空,稳健走了出去

    天刚破晓,露出一抹鱼白。

    “踏踏,踏踏。”

    马蹄声烈,看守城门的守卫看着不远处快速疾驰而来的马匹,赶忙将城门边的百姓推开到两旁,不敢阻挡。

    天子鹰犬,挡之则死!

    陈锐一行锦衣卫人马快速鱼贯而入,进入繁华热闹的京城。

    今日初一,是朔望朝。也是正德皇帝例行接受朝贺的日子,同样陈锐也想借杨宇轩的人头奠定锦衣卫的威势。

    不过陈锐没有换上新的新装,刻意保持风尘仆仆的样子。

    午门。

    深红的宫漆,显得极为庄严和肃穆,令人不敢他想。

    午门外面看上去只有三道门,其实有五道,中间是皇帝才能走的御道,御道左右两道镇守将军,校尉等等,而文武百官则从最外侧的左右掖门进入。

    说实话这是陈锐第一次来到皇城,而看着城门他仿佛有种穿越历史感觉,倒不像是在武侠之中。

    陈锐沉思片刻,从左边掖门进入一直到皇极殿。

    是陈锐非常意外,他见到了意料之外的人物,铁胆神侯朱无视。

    皇极殿外有两根石制龙柱,而朱无视则赫然负手站立龙柱石上。

    陈锐看着身穿黄袍的金冠的朱无视睥睨俯视于他,眼神中充满意味深长的笑意。

    陈锐不明就里,但脑子正在疯狂思考朱无视的行为,他知道朱无视在这种地方见他绝非好事。

    突然,他心中咯噔一下。

    再次定睛瞧了朱无视两眼,笑意更甚,他大概已经明白了朱无视的预谋。

    但这是阳谋,他阻挡不了。

    “玄武,你北上漠北,斩杀兵部尚书杨宇轩大人,可知犯下大错。”

    朱无视眼神漠然无情,虽缓缓轻吐语言,但声音极为霸烈,如同一道晴天霹雳,响彻寰宇,嗡嗡震的整个皇宫内外像是打了个颤抖。

    内力之强,不下陈锐。

    皇极殿内,近百个满朝文武皆已听到了朱无视漠然声音,像蕴藏着雷霆震怒,神威莫测。

    正德握紧龙椅的把手,苍白的脸色中泛起几分嫣红的血色,心思浮动,“怎敢如此放肆,紫禁之城,岂是随意动武的地方,他日是不是还要把刀架在他脖子上。”

    “够了。”

    正德一声怒吼,手上抓着一块上好的紫金端砚就直接往朝堂下砸。

    “啊!”

    一名官员被砸的头破血流,晕倒在地。

    朝堂上的文武百官这才消停,也停下了之前交头接耳的谈话。

    刚才如菜市场闹哄哄一般,现在却安静可怕,一众文武也不敢瞧皇帝脸色。

    “你们不是想看吗,那朕就带你们就看个够。”

    皇帝率先带领群臣走出大殿,后面几个低垂脸的顾命大臣瞟了一眼,也纷纷领着班子走了出去。

    皇帝站在汉白玉旁,眺望远处的两人。

    皇宫本就是集聚天下能工巧匠修建,自然要花体现皇室威严,所以自然足够辽阔。

    陈锐看了眼远处站在皇极殿外的皇帝一行人,又看了眼朱无视,心中一叹,恐怕朱无视的计谋得逞了。

    今日,陈锐和朱无视必定会有一战,而这场战斗必须是陈锐胜,否则,他就会死。

    对于朱无视来说,他是是忠君爱国,体恤民情的圣人,同时在先皇尚未驾崩、皇帝尚未接任之前十年,先皇特令朱无视创立护龙山庄,权力凌驾所有朝廷机构,持有先皇丹书铁券、尚方宝剑,可以上斩昏君,下斩谗臣。

    杀一个陈锐,杀也就杀了,算得了什么,左右不过算是杀了皇帝的一条狗。

    更何况兵部尚书民间声誉极好,他也是早已铸成道德金身,杀掉陈锐虽在政治上稍有风险,但是他手握大义,金身不坏,这点影响着实太小。

    如果没有杀掉陈锐,同样不错,这证明陈锐的武功胜过朱无视,在皇帝眼中的威胁绝对会猛然上升到不下他的地位。

    试想皇帝身边有一个武功无人能敌的绝世高手,他心狠手辣,有以下克上的前例,他不是皇族之人,属于异姓,最恐怖这人才二十多岁,足够年轻,足够有潜力

    恐怕皇帝睡觉都睡不着,到时候就是皇帝,曹正淳,朱无视三方一起出手先将这个不安稳的因素排除,再恢复到原来相对安稳的圈子,再来进行厮杀。

    此招无解,陈锐只能迎战,也必须得胜。

    至于胜过朱无视后,杀死朱无视陈锐没有想过,且不说能不能杀死,就算能杀死,然后呢?

    皇帝扶持陈锐上位,代替朱无视的位置?

    完全痴心妄想,斩杀当今天子叔叔,结果只会是皇帝震怒,群臣愤慨,民怨沸腾。

    而且皇帝不止陈锐这一个选项,不说有天地玄黄四大拱卫。皇帝身边的雨化田也非弱手,且太监只是依附皇权的畸形产物,曹正淳太难成事。

    当然陈锐凭借高绝武力再次斩杀皇帝,再以超世武力镇压一切,更行不通。

    穿上黄袍不是天子的例子太多,且古来皇权更替岂是这般容易?

    陈锐深深吸了口气,无解不代表无招,原先较稳健的篡位计划失败,只能使用剑走偏锋的后手了。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玄武问心无愧。”

    “还有,杨宇轩罪名乃是勾结关外叛将,意图谋反,倒是神侯三番两次解救此等要犯,是何居心?是何用意?”

    “敢问一句,神侯意图谋反吗?”

    煌煌之音,响彻宇内,无论是近处的朱无视还是,远方的皇帝一行人,都感觉一道惊雷在耳旁炸起。

    嘶~

    群臣面面相觑,倒是皇帝平稳如山。

    “此人内力不在他之下。”

    朱无视闪过一抹激赏,朗声笑道:“说句冒犯圣上的话,我视君如子,君待我如父,我若要夺他位置,早在二十年前我就能夺了,何必等到现在,玄武,你太小看我们之间的关系了,岂是能轻易容你挑拨的。”

    “多说无益,铲除奸佞,乃是我护龙山庄职责所在,今日我就替皇帝和黎民百姓铲除你!”

    朱无视袖袍一展,手猛然一探,五指张开,如雷霆劈出一般。

    破空之下,只见一道气柱直袭陈锐。

    气柱犹然未至,空气中的气劲激荡,如同沸水炸开起来。

    “隔空吸功,不止你会。”

    说罢,顷刻间,自陈锐掌心丰沛气劲喷吐,一道气柱迎去,宛若一只张牙舞爪的飞天蛟龙直冲而去,声势骇人,远比朱无视来的更加暴虐。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