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八章 九剑

    憋屈。

    段天涯看着陈锐毫不留情的掐着海棠的脖颈,义父给他求来的独孤九剑他还没有用呢?

    现在废了两个,海棠也在也在他的手里。

    怎么打?

    一股无力感涌上心头,遇到陈锐这种人物他真是没有办法。

    “独孤九剑我可以给你,但是你要放了海棠还有杨宇轩大人?”

    “可以。”陈锐点点头。

    段天涯一愣,什么时候陈锐这么好说话了。

    “但是,杨宇轩的一家老小我不能放过。”

    “同样,他们一家老小七人,杨宇轩和海棠两人,你选择要放哪一方。”

    “你。”

    “我的意思是全部都要放。”

    咔!

    骨裂之声,只见海棠小拇指折裂。

    陈锐面色一冷道:“我的话不会重复第二遍,我也没有征求你的意思,在给你你个选择,要么全杀,要么放一边。”

    段天涯终于忍不住动怒起来。

    海棠脸色涨红,虽然她能轻易放弃自己的杏命,但是她没有轻易决定她人生命的权利,更何况杨宇轩是义父铁胆神侯朱无视点名要护送的人物。

    海棠和段天涯看向了杨宇轩,他们认为两人杏命完全比不上七个人的杏命重要。

    杨宇轩感觉到了目光在他身上,不仅是天涯海棠的,还有他家人投射过来的。

    他狠狠攥紧拳头,连衣袖也拽了进去,脸上微微有几分扭曲。

    他将兵符交给朱无视的时候可不是要的这种结果,现在的他还刚刚四十,正是年富力强之辈,妻儿没了可以再续再生。

    而且古之圣贤也曾说过:“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

    妻儿怎能怎么能要求他去死,理智渐渐被各种杂念淹没。

    尽管他知道陈锐是奉了皇帝命令来杀他的,但是这种江湖人物有岂会受皇帝制约,或许不会杀他呢?

    “天涯,海棠,我对铁胆神侯有莫大用处,还有你留的身躯也能为国效力。”

    海棠将视线转到杨宇轩,眼神满是难以置信。

    “海”

    “恬燥!“

    陈锐指劲一出,瞬间杨宇轩便死不瞑目。

    接着又一挥手,陈锐身后一行人马中的弩箭齐射,又是应声而倒。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我给过你选择的。”

    “独孤九剑拿过来。”

    段天涯重重踏上一步,又生生止步,怒道:“我可以给你独孤九剑,你要先放了海棠。”

    陈锐松手,点了海棠的穴道,也不怕他耍什么花样。

    段天涯默默背起独孤九剑剑决。

    “归妹趋无妄,无妄趋同人,同人趋大有。甲转丙,丙转庚,庚转癸。子丑之交,辰巳之交,午未之交。风雷是一变,山泽是一变,水火是一变。乾坤相激,震兑相激,离巽相激。三增而成五,五增而成九……”

    陈锐仔细思索段天涯所背剑决,心中忍不住试着推演几番。

    “好剑法,好剑法,不过为什么没有破气式。”

    段天涯心中微震,不知陈锐是如何得知独孤九剑剑决的,缓缓道:“我义父为我求取独孤九剑,只拿到了八剑式,如果想要破气式,就必须先精通这八式真意,否则,风清扬前辈不会传授。”

    陈锐不知想些什么,沉吟片刻道:“你对我出手,我以兵器与你相对敌,若能胜过我,当场我便放过你们。”

    “你不是说因为夺过我们的机缘,所以会放过我们吗?”段天涯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生羞耻,将希望寄托于对手的怜悯上面,无疑是对武者的一种耻辱。

    但是他不得不这么做,因为他并不是一个人。

    陈锐悠悠一叹:“我虽不杀你们,但是锦衣卫的北镇府司大狱你们也想尝下吗?”

    “别磨蹭,我的时间有限!”

    闻言,段天涯赫然出手,他也想知道自己和陈锐到底有多大差距。

    “大人,接刀。”白虎一声大喝。

    陈锐没有转身回头,只是五指微张,手中猛然爆发一道恐怖吸力,直接将凌空的绣春刀吸摄过来。

    一剑呼啸,裂破长空,如一道闪电直刺陈锐胸膛。

    陈锐对长剑中的森森寒光不以为意,并退两步,飘然后飞。

    段天涯的剑法似缓似快,琢磨不定,有时像离他很远,但一下子又像离他近在咫尺,不受任何拘束。

    “独孤九剑乃是剑魔前辈独孤求败所创,他的巅峰境界便是无招胜有招,而这套独孤九剑便蕴藏其中境界真意。”,陈锐也不在乎段天涯听到没有,又道:“我观你剑法空灵飘忽,令人无从捉摸,已经是登堂入室了,而这一刺我若没有猜错,应该是破刀式吧。”

    陈锐不待段天涯做出反应,脚步一点之际,身形疾驰一转,从容躲过这一刺击。

    “但可惜,你只是段天涯,而非风清扬,更非独孤求败,要胜过我,妄想而已,不过你为什么为认为我会以刀法和你对敌?”陈锐淡淡道。

    刀剑自有几分相通之理,更何况他身为刀道宗师,对剑道也有几分理解。

    陈锐绣春刀横越而来,使出了衡山派的三十六路回风落雁剑法,此乃莫大看家招法。

    以刀御剑,纵然有几分阻滞,但也对陈锐产生不了多大影响。

    绣春刀剑意横生,刀势极为迅猛,眨眼绣春刀便和长剑交鸣。

    段天涯为人机敏,深知自身与陈锐最大短板,乃是内力。

    不欲与陈锐绣春刀硬碰硬,只让剑走飘逸轻灵的路数。

    独孤九剑本来就并无招数,剑法在段天涯施展之下,百般变化,使得陈锐剑法占不到半分好处。

    陈锐接着又以华山等五岳剑派剑法纷纷试探,都未讨得好处,心中大喜,独孤九剑并未令他失望。

    这料敌先机,后发制人的名头也非虚言。

    慢慢的,陈锐也按照刚才段天涯的剑决来运剑,不过却觉得十分不爽利,但他也没有刻意强求。

    独孤九剑本来讲的就是一个“悟”字,决不在死记硬记。而是要通晓了这九剑的剑意,则能无所施而不可,无所不出,无所不入,便是将全部变化尽数忘记,也不相干,临敌之际,更是忘记得越干净彻底,越不受原来剑法的拘束。

    两人接连以剑法过了数百招,陈锐原先本胜算在握,待用独孤九剑之法,慢慢陷入颓势。

    陈锐不急,剑法速度忽快忽慢,缥缈不定,又是百招过去,他已经有些感悟。

    作为对手的段天涯自然知道陈锐现在身处悟境,但他并没有打破陈锐状态,相反还跟随他的节奏,不断喂招。

    “破!”

    陈锐大喝一声,长刀疾驰,闪过几分炽烈。

    “杀!”

    长剑与刀相对,两者一斩之下,长刀断裂。

    陈锐的绣春刀只是寻常之刀,他也没有用内力保护,自然断裂。

    而段天涯长剑乃是朱无视贴身长剑,岂是俗物?

    “天涯果然是君子,今日,暂且饶了你们一回。”

    陈锐一个闪身,便出现马上。

    他知道自己的独孤九剑算是入门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