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七章 四大名探斗玄武

    海棠一行人马抬头微仰陈锐,不过因为陈锐脑后太阳刺目,用手遮挡眼额才看清来人模样。

    眼前玄武神色冷峻,令人不由自主忽略他英俊的容貌,除此玄武并无其他异样,身上更没半分威严气势,倒像是一个书生。

    不过人的名,树的影,众人在听完天涯讲述玄武其人事迹后,不敢有半分轻视。

    只是海棠微微有些疑惑,陈锐在快也快不过鹰雕,为何鹰雕刚刚送信到这里,他就赶到了。

    “久闻锦衣卫玄武大名,今日一见,名不副实。”海棠压下心头疑惑,昂首挺立,丝毫不畏惧眼前之人,接着又道:“今日,指挥使大人是来助纣为虐的吗?”

    陈锐听着海棠之言,没有动怒,饶有兴趣的扫视杨宇轩一行人马。

    前方那名身穿白衣,唇红齿白,略带一分媚态的俊秀青年应是海棠,而那名一直死死盯着他看的冷傲抱刀男子,应该是归海一刀。

    而天涯眼神微凝,对他含有几分敌意,他的身旁一位抚髯的中年,正义凛然直视陈锐的眼睛,是杨宇轩。

    在杨宇轩的身旁还有一对情侣,男的嬉皮笑脸,咬着手指看着陈锐,女的应该是云萝郡主,长的十分靓丽可人,神情有些羞涩,不敢与他侵略杏的目光对视。

    “你为什么这幅表情,发情了老母猪吗?”成是非小声说道。

    “啊,疼,疼,疼”

    成是非呲牙喊道,敢忙缩腰,云萝小声道:“他的眼神真的好可怕。”

    “还不是看人家小白脸,这里人都没看出来,怎么就你看出来了,发情老母猪”

    陈锐道:“谁是纣王,当今天子吗?”

    海棠手指在身后做了几个动作,示意做好战斗的准备,随即讥笑道:“大人就不要往我身上扣大不敬的帽子了,你应该知道我什么说的是谁。”

    “东厂本就残害忠良,难道你们锦衣卫也要狼狈为奸吗?”

    “何为忠,何为良。”

    “你们面前的守护的就是忠良吗,还是你们的义父就是忠良,为什么你们只愿意相信他们让你看到的,而你们看到的就一定是事实吗?”

    海棠:“不要白费力气,挑拨离间这种伎俩对付我们未免太过幼稚。”

    “再说,我们看到了不是事实,你看到的就是事实吗?你凭什么又能保证你所遇所想,不是他人给你看到的结果。”

    陈锐手一抖,压下心头躁起的波澜,缓缓道:“久闻玄字密探机智过人,好一副伶牙利口。”

    陈锐本就是一说,指望凭借嘴皮子就说服朱无视调教的大内密探,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个劳什子的锦衣卫玄武,我是不是该叫你一声师兄啊。”

    陈锐将视线转移到这里来,见成是非挠挠头,道:“你这么说也不算错,当初我空手套白狼,武功确实大部分都是由古三通传下。”

    “这一份情,我承。”

    “还有你归海一刀,你们家的刀谱也是我拿的,这一份情,我也认。”

    “最后,还有你段天涯,当初你在东瀛为我出头,虽然我不需要,但你还是做了。”

    “你们三个的机缘都被我拿走,这一次我会放过你们,当然重伤免不了的。”

    “还有你海棠,自己生死对你们应该是最不在乎的代价,痛苦才是,背叛才是,还有三观尽毁灭的感觉,你都会体验到,想必会比死亡更痛苦。”

    陈锐不会对提醒他们以后的磨难,他不是什么主角守护者,当然说出来他们也不会信。

    谁也不会想到,看上去忠肝义胆的的铁胆神侯,他们仁爱可亲的义父,竟是所有阴谋的策划者,甚至为达目的,不惜拿他们当做棋子。

    众人有些摸不着头脑,唯有归海一刀杀机毕露,他知道他梦寐以求的刀法被陈锐夺走了。

    “大言不惭!”

    铿!

    一抹亮银色泽绽放天际,其中令人胆寒的杀机暴动,刀气之中隐隐有一股与陈锐相似的霸烈之意。

    成是非也没有扯什么师兄弟情谊了,直接变身金人向陈锐飞去,脸上十分凝重。

    段天涯和海棠并未出击,海棠知道自己武功远不及他们,不如在其中寻找陈锐破绽。

    而段天涯同样是在找陈锐破绽,他身负东瀛忍法,不过习得独孤九剑时日尚短,只能智取。

    陈锐自马上飞身而起,身形如电,裂破长空。

    归海一刀的长刀极快,也极为霸烈,一股锋锐肃杀气息刺人心神,叫众人不敢逼视。

    但是以现在陈锐的境界看来,太弱,也太多破绽。

    他以东瀛磨刀,不仅刀法上升宗师境界,武道方面也同样大有提升。

    陈锐手如惊龙,只是平平一击。

    这一指没有丝毫变化玄奇,就是一指平淡出击,像是老农夹着珍惜的烟草丝,但随着指法祭出,归海一刀刀中的刀意消散,没有丝毫阻滞,仿佛遇到帝皇顺其自然的臣服一般。

    归海一刀脸色大变,这一平平无奇的一指在他眼中已是胜过世间九成九的刀法,虽无任何变化,但是将霸道绝伦的刀意融于一指之间,生出堂而皇之的霸道与大气,根本就叫人无法躲避,逃无可逃。

    这是宗师之道,也是宗师之刀。

    他心中溃败之感涌现,但他本就是高傲坚忍之人,怎能容忍自己逃避和臣服?

    “休想!”

    一声暴喝自归海一刀嘴中吐出,声音无多响亮,但斩钉截铁意志令人耸然!

    随声起,归海一刀的长刀速度更快,刀芒更甚,刀意更霸。

    但只是徒劳。

    陈锐一指与长刀相击,指尖霸意封锁长刀意境,绞杀之。

    归海一刀几欲脱刀而走,因为一股锋锐的尖利在他握刀之手爆发,传来剧烈的刺痛。

    他面容狰狞扭曲,也不肯放下长刀。

    嘣!

    一声泣鸣!

    长刀已是先承受不住而断裂。

    这下陈锐一指击中归海一刀胸膛,没有留手。

    说重伤就必定要重伤,人要言而有信。

    轰!

    一道血线被击飞十几丈开外。

    “一刀!”

    海棠飞身上前营救,而天涯还是如同熬鹰一般,一动不动,他势要找出陈锐破绽。

    独孤九剑,料敌先机,后发制人。

    “看我波波拳!”

    一声咆哮,响震天地。

    一股至刚至阳的浩大气息升腾而起,如同炽烈的小太阳。

    成是非如同金刚巨人,头发,皮肤,经络无一不是如金镀一般,周身气息博大而爆裂。

    嘭!

    大地一声巨震,地面被碾的粉碎,成是非如同一颗充满火力的炮弹,自地面冲天而起,一道黄金巨拳轰向停滞天空的陈锐。

    拳劲咆哮,如龙似虎。

    吼!

    陈锐为之动容。

    “来得好,既然你敢以低势击我,那我倒想看看,此界中,雄霸天下对上金刚不坏神功会是如何?”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