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三章 漠北【求推荐】

    你的实力,决定你的底气!

    果不其然,两天后,东厂将锦衣卫卷宗悉数送来。

    这不奇怪,现在陈锐的实力要胜过曹正淳,再加上他在皇帝正德面前立下军令状,势要斩杀兵部尚书杨宇轩,所以这段时间皇帝会明显偏向于他。

    京城乃是皇城,这里也是天下的中心。

    有无数耳目,密探潜伏,就前几天陈锐拿东厂立威的事情,早就传的沸沸扬扬。

    无论是街头巷尾的茶楼酒肆肆意传播,还是无数高官人物的案头文件阅览。

    现在锦衣卫指挥使玄武彻底涌现到无数人的眼中,直令人不敢忽视。

    在街头巷尾的酒肆市井之中,陈锐这几日算是明星人物,有人甚至他编成戏文,供说书人讲述。

    就连陈锐早年孩童进入锦衣卫的事情,都被讲的绘声绘色,什么纵论五岳,斩少林也被旧事重提。

    最为夸张的是,陈锐前几日只是和曹正淳斗了一掌,将他迫退,在酒肆中,就传的是新任锦衣卫指挥使玄武和东厂督主大战三百回合,最终才胜过一掌。

    虽然故事精彩,但是民间评价对两人都是狗咬狗倾向,毕竟东厂和锦衣卫历来的能止小儿夜啼的角色。

    而有些认为自己能够下棋的人物,陈锐的实力令他们着实震惊

    皇宫大内。

    一声微冷的声响

    “雨化田,你说玄武什么时候武功变得如此高强了,当初不是被少林追杀的极其狼狈落魄吗?”

    “现在竟能与曹正淳对掌而不落下风,你说我的决定会不会是错了?会不会又培养出一个曹正淳或者朱无视,而且他还如此年轻。”

    一声道:“小人不懂对错,只知道就算玄武有异心,皇爷也有方法能够解决他”

    安静,掉针可闻,书房只要沙沙的翻书声。

    朱无视同样在翻书,但是却翻的却是一本卷宗。

    “弘治八年先皇恐蒙蔽视听,择孤童以入锦衣,玄武列其中,历十二年,其人功勋卓著,勇武双全,拜锦衣同知,官号玄武,某日以下克上,诛青龙,投东厂,后拔锦衣卫指挥使”

    朱无视端坐紫金色龙椅之上,脸色漠然看着新任指挥使的档案。

    护龙山庄监察天下,没有人知道这里面到底有多少人的情报和隐私,而这些统统都只能由铁胆神侯朱无视一人掌管。

    甚至当今正德天子若要想看档案,都要先求得朱无视的同意。

    朱无视看着档案,他知道陈锐远远不止上面的经历,他更加知道,陈锐拿到了归海百炼的雄霸天下和阿鼻道三刀,他还想要收伏五岳剑派作为臂助,甚至陈锐还去过东瀛,以东瀛一国磨砺自身武道。

    但他很意外短短两年,陈锐便已经成长到这种高度,武功竟然不下于他,这都源于一个人。

    “古三通!”

    朱无视眼中充斥恨意,一声低吼,气浪翻腾,杀机弥散整个空荡荡的大殿。

    他缓缓松开如鹰勾般遒劲的指节,掌心是一坨金泥,赫然,龙椅上一块纯金打造的龙头缺失。

    今日心境被破,实属罕见,朱无视到底是枭雄人物,瞬间便恢复了平静心态。

    旋即,拿纸条写下一张便条送入地底。

    嗖!

    白纸之上唯有两字:“漠北。”

    天下第一楼。

    陈锐和柳生雪姬看着这个烫金牌匾,默然。

    京城本没有什么天下第一楼,自从有了一个天下第一庄后,便有了所谓的天下第一楼。

    甚至还诞生了什么天下第一君子。

    陈锐:“”

    他很想知道这究竟是靠什么评选出来的,不知他能不能入围。

    两人一走进酒楼中,就有容貌秀丽侍女迎了上来,举止间毫不扭捏,一颦一笑都让人如沐春风。

    柳生雪姬阻止上前侍女后,两人就进了天字三号房,刚一进去就闻到上好的女儿红酒香。

    天下第一神探张进酒。

    此行陈锐目的就是此人,锦衣卫依附东厂多年,早已腐烂,更别提还有什么情报网络了,而且也不能指望不了东厂,陈锐只好找一找这个剧情中天下第一神探。

    张进酒的鼻子很灵,不仅能够闻到美酒的滋味,更能熟知每一个见过人的气息。

    这二人气息不在张进酒的脑海中。

    “咳咳,咳咳!”

    张进酒呛到了,美酒也洒了一桌子,因为他见到了两人容貌。

    “看来你是认识我!”

    陈锐毫不客气找位置坐了下来,柳生雪姬站立其身旁。

    张进酒站起身来,抱拳鞠躬道:“大人现在风头正劲,谁人不知。”

    “那就猜一猜我的目的是什么?”

    张进酒的通红的酒糟鼻更加艳红,随即将头压低,低垂眼眸。

    “小人不知。”

    “真不知,还是假不知!”

    张进酒沉默不语,作为天下第一神探,他当然知晓陈锐目的。

    “小人不知。”

    “那我就开门见山了,告诉我护龙山庄天地玄黄四大密探现在护送兵部尚书杨宇轩到了哪里?”

    张进酒身形一颤,沉默片刻后,干哑道:“漠北!”

    顿时,张进酒感觉周身压力一轻,若有若无的杀机也消失无影。

    作为天下第一神探,他甚至比铁胆神侯朱无视更了解眼前之人,但是他不会对任何人说,这就是他能活到今天的秘诀,当然其中少不了万三千的扶持。

    天下第一庄庄主海棠是他好友,但是他还是透露出了她们的情报,因为他知道,陈锐会杀人,更会杀死他,

    因为陈锐显然不会在乎什么天下首富万三千,或者什么护龙山庄的势力,他有这个实力,也有这个资本不去在乎。

    甚至假以时日,锦衣卫在他的手中,会是堪比东厂和护龙山庄的存在。

    至于海棠等人,自己以后少喝他们的几瓶酒当做赔罪,他是一个很洒脱之人,已经想好了打算。

    陈锐一笑,并指拿起桌子上的酒杯递给张进酒。

    张进酒看着并无任何异样的酒杯,眼睛一缩,他虽武功不高强,但也能感觉酒杯中的酒水寒气逼人。

    不过不知道为何酒杯没有雾气挥腾。

    “小惩大诫,回到天下第一庄可找你们的天下第一名医赛华佗医治。”

    陈锐体悟嵩山寒冰真气许久,这酒水中正融入了一丝寒冰真气,这是对张进酒最开始隐瞒不答的惩罚。

    张进酒喝下后,捂着肚子,大汗淋漓。

    陈锐不置可否,他打算借由寒冰真气创出一门类似生死符的控人功法。

    “走吧,去漠北!”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