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一章 再掌锦衣【第二更】

    青铜色铁牌!

    古拙,大气,凶恶,阴刻飞鱼图腾,上方还有一个“锦”字。

    这道铁牌是陈锐回客栈休息时,被人放在房间的。

    尽管陈锐和柳生雪姬二人来到京城没有掩饰行踪,但是也不是寻常人密探能够找到的。

    “公子,这是什么东西?”

    公子称号是陈锐命柳生雪姬改口的,陈君这个称呼容易引人注意,节外生枝。

    “这是锦衣卫指挥使的标牌。”

    其实他的身上还有另一块出逃时携带锦衣卫指挥使标牌,所以自然不会认错。

    “谁会给公子丢这个?”

    陈锐笑道:“当今正德皇帝朱厚照。”

    这是不言而喻的答案。

    曹正淳对陈锐恨不得杀之后快,朱无视和陈锐没有交集,也很难拿到皇帝内府制造的锦衣卫指挥使标牌。

    倒是小看正德的势力,刚入京城,竟然能够发现他们的踪迹。

    柳生雪姬不解问道:“他为什么要给公子锦衣卫的标牌。”

    陈锐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给他分析了当前江湖还有朝堂上的局势变化。

    柳生雪姬思虑一会儿,惊讶道:“皇帝想要重新任命公子你为锦衣卫指挥使?”

    陈锐赞赏道:“没错。”

    “当今除了我,他很难在找到其他刀了。”

    陈锐所料没错的话,皇帝应该是感受到了来自朱无视的压力。

    这段时间朱无视野心膨胀了许多,成立了一个叫作天下第一庄的民间组织,网罗江湖各路人才,而且还将玄字密探海棠委任为天下第一庄庄主,这释放的含义还不够明显吗?

    试探,很明显的试探。

    朱无视已经对他的侄子出招了,如果皇帝没有做出回应或是选择容忍,朱无视就会愈发得寸进尺,甚至越过正德皇帝容忍的底线。

    到最后,朱无视作出指鹿为马的举动也说不定。

    陈锐端详锦衣卫铁牌片刻,他猜测皇帝手中已经没什么牌可打了。

    在朝廷中,皇帝暗中扶持曹正淳能够制衡朱无视,但在江湖上皇帝怎么斩断朱无视伸进江湖的手?

    就凭曹正淳手中那几个乌合之众?怎么和朱无视手中秘密训练的四大密探相比,还不说朱无视暗中培养的各种高手。

    铁胆神侯朱无视蛰伏数十年,潜牙伏爪,暗中选拔童子,培养青年高手众多,现在正是人才爆发的时候。

    天字天涯,地字归海一刀,玄字海棠当为个中翘楚,是朱无视的得意之作。

    而皇帝选中陈锐的原因,他心中很明白。

    第一,陈锐与曹正淳结怨,两人不和。

    第二,陈锐武功高强,败五岳,斩少林,武功不强,早就死了不知多少回。

    第三,江湖风传,陈锐身怀吸功大法,而铁胆神侯也同样修炼吸功大法.

    呵呵,皇帝估计会很期待两人相遇

    第三,陈锐原来属锦衣卫指挥使,现在为叛逃状态,皇帝可以施恩与他,不说得到陈锐忠心,至少会心存感激。

    其中因为皇帝种种心思,算计,才有了送指挥使令牌这一出,不过陈锐表示这很好,简直是瞌睡遇上枕头。

    要论现在的武功,陈锐不觉输于曹正淳等人,但要要完成系统中成为皇帝的人物,他认为从庙堂之中入手,最为简易。

    子夜,陈锐踏月至紫禁城。

    紫禁城城门对于武林高手来说,并不算多高,但陈锐选择步行。

    大明历代皇帝能安稳度日,除了朝廷中也有不少高手外,还有皇宫内戒备森严,杀机暗藏,至少陈锐就知道皇宫内有八大军用劲弩。

    皇帝料到陈锐会来,所以陈锐拿着锦衣卫令牌一路同行无阻。

    书房内,一名脸色苍白像是纵欲过度的男子端坐上首,旁边还有一位年轻的冷厉太监。

    陈锐弯腰鞠躬,抱拳说道:“微臣戴罪之身,岂敢再受陛下隆恩!”

    正德皇帝年纪与陈锐相仿,似乎也不在乎陈锐礼节,缓声说道:“玄武你还在怪朕吗?”

    “臣惶恐。“

    陈锐头压的更低了。

    “当初曹公公说是要朝廷通缉你,朕并没有批,你知道吗?”

    “说什么你也是正三品的指挥使,没有确凿证据,朝廷不会捉拿你,更何况只是在天牢见了古三通一面,更算不上什么罪过了。”

    “臣谢陛下恩典!”

    正德:“这样很好,朕虽然不会夺你锦衣卫指挥使之位,但你擅离职守,两年间不见踪影,朕要你戴罪立功如何。”

    陈锐:“愿为陛下效死!”

    两人虽心知肚明各种情况,但是还是演完全部流程。

    “雨化田,把圣旨给他。”

    陈锐听到这个名字,用余光打量那名颇为英俊的冷厉青年,只见他脚步沉稳有力,双目神光暗藏,虽是一名高手,但陈锐看来其人还是要稍逊曹正淳一二。

    陈锐接过圣旨,正是写着即刻任命陈锐为锦衣卫指挥使。

    “臣谢陛下隆恩。”

    正德:“那些虚头巴脑的别说了,你可知道朝中兵部尚书杨宇轩案件。”

    陈锐:“臣只知道,兵部尚书杨宇轩密谋造反,正被东厂缉拿,但好像又被铁胆神侯朱无视四大密探阻扰。”

    正德:“没错,兵部尚书杨宇轩谋反罪名为假,但是他却勾结铁胆神侯朱无视,最令人可恨的是杨宇轩辜负先皇信任,将兵马符节赠送朱无视,我令曹正淳击杀杨宇轩,给予其他手握兵马的之人一个警告,却反被朱无视阻扰。”

    陈锐故作震惊,好像被皇室秘闻为震惊一般

    正德:“可怜朕为天子,却不能行所欲之事,而且,朱无视以护龙山庄情报,辩解杨宇轩实乃忠臣,加上朕平素好些女色,朝中无人相信朕。”

    “爱卿,信任朕否?”

    陈锐:“玄武立下军令状,如不能斩下杨宇轩人头,请陛下斩臣之头颅。”

    半个时辰后,陈锐离开了。

    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陈锐心中冷笑。

    他并没有想到杨宇轩背后还有兵符的事情,兵符,十大兵符

    不过要杀杨宇轩,他肯定要和朱无视对上。

    但陈锐毫不担心,以他现在的武功,两者胜负只是五五之数,且真要论及生死决战,他有把握杀掉朱无视。

    现在必须取回锦衣卫势力,曹正淳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