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八章 一丈风雪一丈刀

    小老头双目呲裂,左膝如弓弯曲,紧按木刀的黑铁大拇指指节遒劲暴起,他不动如山,自有一股渊停岳持的宗师气度流露,周身迸发森冷的阴气,将雪花冻成冰花,。

    即便是打破小老头的心境,陈锐也丝毫不敢大意,此人号称东瀛剑神肯定是要比柳生,眠狂诸人更为强大,而且根据他说话中的信息,此人至少活了八十岁。

    身在江湖能够活到这么久,不仅有所依仗,而且肯定有丰富的斗战经验,经验是一种很可怕的事情,如那句老话一般,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说的便是经验宝贵。

    这种经验老人,看过太多人,经历太多事,寻常的招法已经难以威胁到他。

    所以陈锐决定出奇制胜。

    刹那,小老头动了,只是向前轻轻迈出一步,但气势却同山洪冲泄,狂猛推进。

    雷霆炸响,如同匹练的清亮刀芒横越而来,追星赶月,眨眼劈向陈锐。

    “居合道!”柳生雪姬惊呼一声。

    居合道在东瀛语中是拔刀术的意思,讲究的是速度要达到极致,这一招于东瀛很普通,很多武士都会这一招,但是要想练好,却非常难。

    首先,如果速递过快,刀鞘会承受不住速度,炸裂开来伤到手指,但是速度不快,又难以克敌,所以这其中极为考验拔刀者的精妙掌控力,而小老头的无论是拔刀前的凝势,还是速度都可以说是妙到毫颠。

    噗嗤!

    陈锐左臂割开一道血口,还是没有躲闪过。

    他眉头微凝,还是有点小看了小老头,本以为活的这么久,他的身体机能退化很多,但没想到拔刀术的速度竟如此之快。

    这样下去可不行。

    陈锐已经距离小老头咫尺,猛然拔刀,一声轻吟中几点火花四溅,带着无边杀意的小楼一夜听春雨轰然斩下。

    正是杀神一刀斩,这是自迈入刀道宗师时观想领悟的,但这一刀并不如同柳生但马守的杀神一刀斩,陈锐所斩,杀意与霸意共存,论及威力要比柳生之刀强横几分。

    一刀斩下,老头并指如剑,手如电掣,冷厉青光从剑指生出,竟然强行夹着了陈锐的弯刀,剑指上的青光大盛,瞬间便击溃了弯刀中的杀意。

    嘤!

    弯刀一声轻吟,好似快要被小老头给折断一般。

    陈锐将刀一横,催心掌朝他拍去,小老头身法如风,轻易躲开,他也趁机将弯刀抽回,箭步一闪,退回数丈开外。

    小楼一夜听春雨虽跟他很久,但终究凡铁所造,难以经受巨力掰折。

    见陈锐急退,小老头飞踏而来,在他的全身雾白色劲气交错,势必要将一切绞碎,木刀一挥,寒光飞舞。

    陈锐一刀迎上,但又被老人轻易躲开,木刀已经当头斩下,他别无他法,只能使出拈花指。

    拈花指破空呼啸,在这冰天雪地之中竟然生出几分暖意,像是春天到来。

    木刀夹于陈锐两指之间,他想折断这柄木刀,但感到木刀刀身冰冷,一股刺骨的寒意逼来,如若不是陈锐内力深厚,早已被这寒意冻伤。

    “你太弱小了。”

    老头诡笑的看着陈锐,木刀中青芒愈发明亮,当青芒化作光团笼罩陈锐双指时候,陈锐松开了木刀,而木刀也变招直刺他的眉间。

    陈锐面色不变,这老头实战经验太过丰富,每次都能猜出他要出什么招式,以此想要戏弄他,以报刚才仇恨,但是他身上可不止刀法。

    金刚不坏神功,吸功大法两大神功轰然运转。

    只见陈锐嘴角溢血,这是他的体内真气紊乱结果,如果陈锐现在内观丹田,一定会发现有七八条真气在他的体内肆虐般的横冲直撞。

    老头抬望去,陈锐双瞳已经变成金色,在他心中一抹心悸涌现。

    “给我破!”

    一声霹雳响起,陈锐眼中金光更甚,几欲攒射出去,他的衣袖也是猎猎作响,黑色长发直接崩断束带飞舞在雪茫茫的天地。

    木刀青芒与陈锐金色铁拳相互撞击,发出凄厉的声音,仿佛是尖刀在玻璃上面摩擦,无比尖锐刺耳。

    同时,陈锐右手中的弯刀一舞,绽放出一道夺目璀璨的光芒。

    雄霸天下!

    “你成功激怒我了。”

    小老头急速收刀,脸色由震怒变为平静,双足弯曲像一只被拉的满月的羽箭。

    “无刀取!”

    伴随一声低沉声音,小老头整个身子快到极致,瞬间便撞向陈锐的胸膛。

    饶是身体已被金刚护体,陈锐心头仍是血气翻涌,眼冒金星,这空档,陈锐弯刀已经到了小老头的手中。

    嘣!

    似乎是弯刀最后的泣鸣,应声折断。

    现在陈锐手中已经没有刀,而小老头也是脸泛冷色,他已没有逗乐的心思。

    “你找死!”

    陈锐眼中闪过一丝杀意,像一只狂暴的巨兽,浑身散发暴虐之气,而且金刚不坏身在吸功大法的内力催发下,周身金芒耀眼夺目,如同一尊降世的金身怒目罗汉。

    手中无刀,那就双手作刀。

    砰砰砰,砰砰砰。

    两道残影在雪地之中来回交错,声声暴响不绝于耳,柳生雪姬完全分辨不清楚到底谁是谁,但她还是努力张目想要看清楚,心已乱了。

    催心掌,大力金刚掌,拈花指,大力金刚指,雄霸天下,雪飘人间,回风落雁剑

    陈锐双手化作万千虚影,不同掌法,指法,刀招,乃至剑法在他双手中展现,由生涩变为娴熟,再到圆融,速度也越来越快。

    小老头由冷酷变为震撼,因为他已经感觉到了吃力,尽管他的身上没有半分污垢,而面前的青年已经是口鼻流血,最为惨烈的是陈锐的双手变得血肉模糊,每一次拍打在木刀上面的招式都是金芒中掺杂着血气。

    伤口很痛,但痛觉使得陈锐脑中异常清醒,他知道这样下去,他的招式被眼前老头摸透后或者内力油尽灯枯后,就是自己的死期。

    陈锐想到过这种情况,也留了后路,那便是阿鼻道三刀。

    其实陈锐来之前就在想,如果遇到一个平常高手,那也就罢了,如果遇上自己不可力敌之人,那正好借此人来逼迫自己动用阿鼻道三刀。

    他知道如果没有外力压迫,可能一辈子陈锐也不会冒着生命风险动用阿鼻道三刀。

    哗啦!

    陈锐体内真气哗哗流动,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冲击。

    此刻,本已沉寂的内力再次狂暴燥热,就像蓄积已久的活火山,只待一朝爆发。

    陈锐双眼变成了邪意的红,这般变化第一时间被小老头看到了,他眉头紧锁,但陡然间,脸上惊骇欲绝,像是感受什么莫大恐怖存在,身形爆退疾驰。

    越是急退,他脸上越是惊恐,因为他逃不出这片天地。

    他感受到了这天地中漫天都是刀意,不,是魔刀之意。

    一丈风雪一丈刀,他满目之下,感觉漫天风雪作刀已是扑杀而至。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