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五章 柳生雪姬

    “刀法宗师之境!”

    陈锐明白刀法宗师并不是战力上面的宗师境界,而是他在刀道上面的认知领悟程度。

    就像柳生但马守作为东瀛剑术宗师,论及综合战斗能力肯定是不如陈锐,但不并不妨碍柳生在境界上胜过他。

    境界可以衡量战力高低,但不能代表战力,要不然还要那么多的威力无穷的神功绝技做什么?

    当然也不能否认一名任何精于剑术刀法上面的宗师战力,就柳生而言,他的战力在东瀛至少前五水准,放在中迎也是和少林方证同一水平,比朱无视,东方不败那种绝世高手要弱一层。

    陈锐先是低头看了胸口的伤痕,已经愈合,不过还是留有淡淡的痕迹,对于平常高手来说,身中柳生这种剑道宗师的剑招,伤口倒是其次,最为要命的是伤口中的剑意,非绝世高手难以根除。

    对于身中杀神一刀斩陈锐来说,其中杀意却是很容易去除,他的雄霸天下霸绝刀意不比杀神一刀斩弱,而且他已迈入刀道宗师之境,对于刀道更有新的领悟和认知,这点杀意完全构不成威胁。

    “我长相如何,是否令你有种心悸之感。”

    陈锐语出惊人,他自然感受到了面前少女在他胸膛扫视的目光,初入宗师之境,他的心情很好,所以才有心情调戏面前少女。

    更何况眼前这少女容貌完全当得起倾国倾城这几个字,还有那薄嗔羞怒表情更显动人。

    当然那并不是陈锐救她的理由,考量第一位的永远是他自己,他需要知道眠狂四郎的具体地点,柳生雪姬会汉语和东瀛话,用她来寻找眠狂四郎能够省去他很多功夫。

    要知道陈锐自踏上东瀛,寻找江户这个地点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而眠狂四郎作为东瀛第一剑术名家,神龙见首不见尾,如果没有向导,陈锐要寻找此人则要浪费更多精力。

    可惜,他不会看几本东瀛书就会东瀛话的神妙功能。

    柳生雪姬闻言吓了一跳,自小东瀛规矩严苛,那里受过这种轻佻之语,羞怒非常,怒目以对。

    陈锐感到有趣:“倒是别有一番风情,我很好奇你家破人亡皆因我而起,难道就不恨我吗?”

    柳生雪姬脸露复杂之色,恨亦或不恨,现在那重要吗,不知为何这三天待在山林中时间,她反而很觉得比在家中舒适,像是逃离了,解脱了。

    “因为你在我疗伤的时候没有对我出手,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你可以离开!”陈锐微笑道,仔细瞧着柳生雪姬晶莹如玉的脸蛋,弯弯的娥眉,樱花般的粉唇,他想看出少女的面部表情来。

    柳生雪姬脸上挣扎了一番,最终身子还是没动。

    陈锐眼前一亮:“我很欣赏明智的女人!能告诉我为什么不逃吗?”

    少女轻启唇齿,粉唇开阖间露出雪白的贝齿,声音如雪清冽又如泉鸣动听,一抹无奈自嘲涌现,若是被段天涯瞧见恐怕心碎不可,可是陈锐却不为所动,一脸冷峻。

    “我走?难道你不会杀了我吗?留我杏命到现在,你是看上了我的容貌?当初你与父亲一战,用我挡刀瓦解我父亲的突袭之势,可没见你有半分不忍。”

    陈锐指尖轻点了点,侧目瞥了少女一眼,没有说话,不置可否。

    这是一个很聪明的少女,而且求生欲极强,很有韧杏,并不想外表看起来那般无脑。

    柳生雪姬心头微微苦笑,以她的容貌走出去只会成为祸水,又或是成为某个大名,将军的玩物,那样和在家里面的结局有什么区别呢?她小时候听母亲说过中迎是一个很美丽的地方,她想去哪里看一看,再找机会逃离。

    陈锐动手了,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抚摸少女的脸颊,很滑嫩,像是上好的丝绸光滑,又像是触碰到了冰凉的水面。

    柳生雪姬身体一阵震颤,但是不敢反抗,只是感觉那只冰冷的手有逐步向下的趋势,脸颊,下颌,脖颈,慢慢

    “看着我!”

    陈锐一声断喝。

    感觉手在脖颈中停止,又听到一声带有魔力的吟咏。

    柳生雪姬看着陈锐的漆黑的双瞳,如同被深渊吸进去了眼神。

    移魂大法!

    陈锐并不喜欢能够猜中他心思的人,太聪明,而且就算看透你至少不能说出,太天真。

    陈锐竖起一根手指道:“这是几?”

    柳生雪姬惊慌失措:“你是魔鬼吗?你居然想控制我!”

    陈锐竖起手指愣在当场,好似一阵冷风吹来,太尴尬,失败了,第一次用移魂大法居然失败了。

    陈锐冷冷瞪了她一眼,不过少女好像并不是很怕,两人就这般对视良久,陈锐打破寂静询问失败原因,多次逼迫下才问出原来东瀛有接受过类似反洗脑的训练。

    “带我找到眠狂四郎的住处!”

    随着问答,两道身影消失在山林之中。

    一月后。

    一处茂密竹林之中大半的竹子都被削去,天际中弥漫着刀气剑光,空气异常沉闷,只是能听到金属交鸣之声。

    漫天竹叶飞舞,一片竹叶刚一接触一道气劲,在无声无息中顿时被削成两片。

    柳生雪姬看着前方漫天刀光,只能模糊看到有两道残影消逝,不停交错。

    “杀神一刀斩!”

    “幻剑!”

    大概一刻钟后,密林中金铁交鸣声停歇,一人缓步走出烟尘,无数乱舞竹叶在距离他身上一尺高的距离都会消弭成筛粉。

    柳生雪姬微微咬唇,脸色既复杂又别扭,恨不得下一刻陈锐死在里面,但是心中又期望他走出来,想起陈锐对她做过的事情,脸上又泛起一层红晕。

    当陈锐快要近前,坚毅的眼神又令她想起陈锐这几日的杀戮,幕府将军,伊贺派派主等等高手都死在他的手中,而且刚刚不逊色于他父亲的东瀛第一剑术名家眠狂四郎前辈也命丧他的手中,时间甚至比她父亲要短半个时辰。

    现在东瀛谁还能制服他呢?而且就连可以作为陈锐敌人的佐藤吉之助前辈也是不知所踪。

    陈锐目力非凡,自然看到柳生雪姬复杂表情,联想这几日少女的变化,脑海中只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这几个字,不过想到这里是东瀛,陈锐反而不觉得奇怪。

    “走吧!”

    陈锐提刀与少女擦身而过,他的声音有些沙哑,显然其中消耗不小。

    尽管他和眠狂四郎的战斗时间比柳生但马守的要短半个时辰,但是这并不代表这很轻松,相反要比和柳生的战斗要难上几分。

    如若不是陈锐在刀法中迈入宗师之境,可能今天出来的就是眠狂四郎了。

    可以说这一战完全夯实巩固了陈锐的境界,令他心生很多感悟。

    唯一有些遗憾的是没有拿到幻剑剑法,那化虚为实,化实为虚的剑招令人完全防不胜防,但是凭借宗师的底蕴和眼力还是被陈锐堪破幻剑之秘,最终了结了眠狂四郎的杏命。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