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四章 厚积薄发

    陈锐与柳生但马守厮杀的情况并没有掩饰,在柳生道场内无数弟子受到波及,死在漫天刀光中的弟子更是不计其数,有的不知死活上前掺和两人厮杀,有的误伤,有的弟子则跑掉报信。

    作为三大上忍之首的佐藤吉之助带领弟子来到了柳生道场,满目皆是沟壑深坑,现场找不到一件残存的完整物件,而那些残存物件上面也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刀痕,从切口来看极其锋锐。

    看着道场中心中一个上百步的深坑,佐藤吉之助倒吸一口凉气,已经达到这种程度了吗?

    深坑中还要纷飞绞碎的碎肉,血肉模糊,他的不少弟子看的已经吐了,可以想象这场战况的惨烈。

    佐藤吉之助掀开遮挡柳生但马守的白布,所有人都能看到在柳生但马守的阴鹫面孔上有一道极深的血痕,狰狞恐怖,不过在柳生没有闭合的眼睛中上反而流露几分自信和向往。

    佐藤吉之助,凝眉看着血痕,脸上顿时汗如雨下,手臂紧绷,身子一颤。

    这一刀他能接的吗?

    不能,太快,快到柳生神色未变就已经殉道了,还有血痕中霸道的刀意,将他的脸色变得煞白。

    他在心中通过柳生来衡量与敌手的战力。

    柳生是武士在明处,而他是忍者身在暗处,他与柳生正面交战必败无疑,暗处他却能胜过柳生,但是他得出的结果无论是他在明在暗都是遇到陈锐都是必败无疑,因为差距太大。

    江户城不小,但也不算大。

    消息很火爆,就像插上了翅膀一样,仅仅三天江户城内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情,作为冠绝东瀛的剑术宗师却被陌生中迎人士杀死,无疑是一种耻辱,但是有些人则很害怕,比如幕府将军,能杀柳生但马守就能轻易杀死他们,江户城内戒严。

    幕府是东瀛现在的主要中央权利机构,常以“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方式来进行对国家统治,凌驾于天皇之上,而幕府最高权利者为幕府将军。

    幕府之内,有十多人跪坐,为首中年男子便是幕府将军。

    “告诉我,到底是谁杀死了柳生但马守,这才是仅仅一天时间,柳生新阴派就此消亡。”幕府将军德川龙芥冷厉问道。

    “柳生作为东瀛剑术宗师,能够杀死他的只能是一名绝顶高手。”旁边一位身穿黑白忍者袍的中年男子回道。

    他是伊贺派的派主,也是柳生但马守的老对头,常年和他争抢地方,现在柳生但马守被人杀死,他心中丝毫无快意,反而内心戚戚。

    德川龙芥隐下怒火,这是谁都知道的事实,又问道:“当务之急,是如何对付这名来到东瀛的高手?”随即看向佐藤吉之助。

    “我并不是那中迎人的对手!”佐藤回道。

    德川龙芥失望,但有接着听闻道:“目前有两人可以。”

    “谁?”

    “东瀛剑术第一名家,眠狂四郎,还有就是那个隐世老人”

    德川龙芥的眉头皱的更深

    就在幕府疯狂寻找陈锐的下落时候,陈锐和柳生雪姬却在江户城外。

    江户城外风景很美,有大片的青禾苗,微风一吹青色波浪卷起,带着一丝清香令人心旷神怡。

    远处溪水潺潺,是从山上接引下来的水流,不时有短褐农妇背篓中带着小孩,大人愁苦,小孩则是欢声笑语。

    柳生雪姬仔细打量这个杀了他父亲柳生但马守的白衣青年,他的脸很硬朗冷峻,仿佛富士山崩裂脸上也不会丝毫变化,他的身材也很轩昂挺拔,比他的父亲还要高出一个头。

    越看青年的脸,柳生雪姬心脏就有些加快,每个人都是视觉动物,女人也不例外,她秀眉微微皱起,手掌上的疼痛在提醒她,上面的刀气还是没有完全上消除。

    她想起父亲冷酷的眼神,脸上闪过一丝哀痛,对于父亲的那一刀他恨不起来。

    武士永远在她父亲的心中是第一位的,这不仅是单指父亲一人心中想法,更是东瀛大多数人的想法,妻子生育的工具,儿子是传承,女儿是联姻的赠品,刀则是他们的生命。

    这个家庭中自己唯一在意的妹妹也是死在父亲刀下,她的嘴角微微浮现嘲讽,谁是刀,谁有是磨刀石,她的父亲失算了。

    陈锐双目紧闭,披肩长发任意垂下,整个人如同一块黑洞,将周遭的一切吸摄,凝结,压缩,沉淀,他在提升,吸收这场战斗的经验还有两人对决的种种感悟。

    这场战斗,陈锐收获很多,但是伤的也是极重,哪怕是金刚不坏神功全力运转,柳生但马守的杀神一刀斩还是在他的胸口留下了一段拇指节深的伤口。

    杀神一刀斩的威力不逊色雄霸天下,但是柳生却输在没有金刚护体,这关键令陈锐笑道最后。

    内观陈锐丹田,他的身体中至少有七八道异种真气存在,这是他吸摄他人内力的结果,若是常人怕是早已一命呜呼,但是却以吸功大法生出的强劲真气将其镇压。

    现在的陈锐就如同一块反应炉,丢一点火星就会爆炸,这也是陈锐自少林以后就没有于吸摄他人内力原因,每天他都会纯化内力,将那些弱小真气排出体外。

    不过也算因祸得福,陈锐的奇经八脉还有各大关键窍穴都被各种真气冲刷,洗练,造成他的脉络远比其他人更为强韧。

    陈锐气势陡然坍缩,顿时消失无影,如同一个普通人一般,平静,微风袭来,陈锐毛孔打开,汗毛根根随风摇动。

    入定!

    也可以叫作禅觉,是无数高僧大德和武者梦寐以求机遇。

    陈锐沉浸在无数的感悟中,他记得与柳生战斗的每一刻拔刀,出刀动作,追溯,观想,消化,吸收。

    还差一点什么,缺少什么,缺什么?

    不知为何,他感觉差点东西,脑海中他很焦急。

    柳生雪姬看着上身赤裸的青年身上渗出一层密汗,脸色凝结,显得很痛苦,这是一个好时机,杀人的好时机,但她没动手,同时这也是个救人的好时机,她知道只要叫醒青年,可能就会避免青年走火入魔。

    陈锐在刀法上面很有天赋,但是他选择了最死最笨的方法。

    在与柳生一战中,他出刀两万四千六百二十四刀,柳生出刀两万三千两百刀,这些刀法每一刀他都在观想,揉碎,一遍不行两遍,两遍直到十遍。

    陈锐体外脸色煞白,汗如雨下,身体摇摇欲坠,再来一阵风就会把他吹到。

    嘣!

    灵光一现,福至心灵。

    一朵微亮火花在黑暗混沌中点燃,渐渐扩大变亮,光芒不是亮黄,而是璀璨的银芒。

    陈锐气势节节攀升,仿佛要将刚才的克制全力倾泻出来,自陈锐为中心一道劲风骤起席卷,压倒一切,密林中,池塘内,所以都变得沉寂,如同巨兽天敌匍匐,不敢冒头。

    咔嚓!

    犹如蛋壳破碎的声音,陈锐气势随风消弭。

    他睁开双眼,露出一双明亮漆黑瞳孔,嘴角泛起笑意。

    “刀法宗师之境!”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