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二章 柳生新阴

    柳生道场。

    欢声笑语,一片喜庆。

    道场之中,一树树樱花烂漫开放,粉的,红的,灿若流霞。

    段天涯嗅着微风带来的淡淡花香,不改脸上肃穆冷静,他缓步走进道场,见到了多为带着面具的艺人,他们是来为柳生但马守的寿辰助兴的,木屋墙壁上挂满各种符结,还有女孩子喜欢的风铃。

    叮叮当当,风铃迎风飘动泉水发出声响。

    由于几日后是柳生但马守的寿辰,段天涯露出新阴派的标志轻易放行得以进去。

    后院。

    “姐姐,看我的飞镖。”

    “还敢捉弄我”

    “别弄哪里,好痒,姐姐放过我吧,我求饶”

    樱花树下,有两个少女正在嬉戏打闹。

    远观之下两名少女有几分相似,放近处看却有很多不同,稍大的姐姐容貌倾城,淡若秋水,恬静自然,就像是盛开樱花,可远观不可亵玩,稍小的妹妹容貌极美,天真调皮,像是未绽放的雏菊,令人期待张开的日子。

    良久,两人停歇后,少女躺在自己的院子中仰望碧蓝的天空。

    “姐姐,以后你想要找什么样子的良人。”

    柳生雪姬不答,只是享受微风的吹拂。

    “姐姐,我偷偷看到了父亲那里有很多将军子弟的聘书哩。”

    柳生雪姬还是未说话,眼中闪过一丝厌恶。

    妹妹柳生飘絮还是不想轻易就放过姐姐,还想说些话,却听到一阵疾驰的脚步声。

    东瀛极其看重规矩,即使是父亲也不会这般快步行走,这是很无礼的举动。

    “雪姬小姐,飘絮小姐,柳生大人要求你们快速去房间内。”

    柳生雪姬,柳生飘絮推开房门,只是见到房间内只有两人跪坐与矮木桌前。

    一人颧骨高耸,身形瘦长,骨节突出的手指伏于案上,目光锐利阴鹫如鹰,正是是父亲柳生但马守,还有一俊秀青年,在桌子上还放着一个像是礼物的盒子。

    “父亲,找我们来有什么事情?”

    柳生雪姬打了妹妹手一下,他已经看出来父亲冰山脸上出现了一抹哀痛,还有浓重残忍的杀机。

    段天涯跪坐,将脑袋压得很低,面前正是东瀛剑术宗师,他的一抹杀机正锁定他的身躯,段天涯丝毫不怀疑如果他身子一动,会不会被一刀杀死。

    “你们的哥哥柳生十兵卫死了,这里面正是他的头颅。”

    柳生但马守的语气漠然,冰冷无情,像是在说一座与他无关的事情,但是这间小房间内密布的杀机像是快要凝结成水,溢满整个房间。

    两女愕然,张大嘴巴看着礼盒,柳生飘絮是最先哭出声音,柳生雪姬则是稍显淡漠。

    柳生但马守看着大女儿的表情,冷哼一声,表示不满,随即将礼盒打开,正是柳生十兵卫的头颅,而且在头颅上还放着一封血书。

    “闻柳生一族蕴倾城双壁,双十年华,养在闺中,不胜心向往之,奈身无长物,以头颅贺之,不日踏门来取!”

    草书所就的血迹鲜红凝聚,笔走龙蛇,铁画银钩,一股霸道绝伦的刀意破纸而出,直扑杀向柳生但马守。

    “小道!”

    声音炸响,如同惊雷绽放使得虚室一震,“道”字一出,浓烈杀机将刀意斩灭。

    虽说是小道,但柳生但马守眼神难掩震惊,能将意境留存纸上已经是高手,更加难得是纸上那股霸烈刀意,要论威力,不必他的杀意弱,“泷泽一郎,你告诉那个青年,我柳生但马守等着他。”

    两女接过血书,定睛看了两遍,对于中迎文字她们都认识,但是却更加气愤。

    “无耻!”

    “父亲,我要为哥哥报仇,将那个中迎人碎尸万段!”柳生飘絮将血书捏碎,美目间略显狰狞,破坏了少女气质。

    柳生雪姬秀美一凝,冷静道:“父亲,请不要大意,那中迎人是个刀法绝顶的高手,我们应先打探关于这个青年的情况,这样才能找到破绽”

    “父亲?”

    “够了,我教导你忍者知识不是在这个时候用的,你看看你的表情,你不应该为十兵卫流一滴眼泪的吗?”

    柳生雪姬默然。

    “那只是一个中迎人,不足畏惧,我要用他的血来祭奠十兵卫的在天之灵!”

    柳生但马守走进刀室,这里只有一幅画,花的是樱花,还有一把太刀。

    拔刀。

    寒光一现,银芒耀射在柳生但马守的双眼。

    从中迎的那封信件中,青年的名字叫作玄武,是中迎武林顶尖高手,他的身上不仅拥有其他高深武学,没想到还有这般霸烈的刀法。

    作为东瀛最大的柳生新阴派派主,没有人敢挑战他,现在出现了。

    他现在很愤怒,但是更加兴奋,因为他找到了一个足以匹敌他的高手。

    他也相信只要杀掉他,他的剑术或许能够突破那早已停滞的境界,绝对能够冲击东瀛第一,哪怕是那个老人所以他才没有派任何门人弟子去围攻或打探情报。

    玄武将他视作磨刀石,他为何不能将他视作磨刀石。

    太刀全然拔出,如同一泓冰泉晃射整个静室,柳生但马守凝视这把从他小时候就在一起的名刀,低沉道:“刀中的血是比樱花更美的存在。”

    他用了二十年,二十年中每一个日日夜夜他都在富士山上迎风斩雪一万次,终于他练成了属于他的绝技雪飘人间,这招令他在纵横东瀛。

    另一个二十年,他征战全国,以万人之血铸就一刀,练成杀神一刀斩,这一招将他推至东瀛巅峰。

    沐浴斋戒三日。

    战略藐视敌人,但战术上要重视敌人。

    柳生但马守无疑是一块好的磨刀石,同样佐藤吉之助,眠狂四郎一样在他的必杀名单中。

    柳生新阴派中没人见到陈锐是怎么进入柳生道场,道场一片缟素,每个人的头上都带着白色绑带。

    柳生内院。

    呼~

    一抹刀光袭来,陈锐并指接住,长刀夹于他的手指动弹不得分毫。

    陈锐看向来人,是一名女子,很漂亮的女子。

    若要俏,一身孝,这话一点没错,至少陈锐很认同,尤其是少女的一分恨意,三分薄嗔,很有味道。

    没猜错这肯定是柳生雪姬,至少柳生飘絮不会这么大。

    “听说东瀛女子都很润?”陈锐笑道。

    “去死!”

    柳生雪姬一掌拍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