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章 天涯路远

    咕咕。

    碧绿苍山之中淙淙流出的山泉水声,泉水清澈见底,底下是细细的鹅卵石,走上前,一股阴凉扑面。

    陈锐没管白衣已经沾了些露水,只用双手鞠一捧山泉水,先是滋润嘴角微微开裂的嘴唇,很甜,泉水清冽甘甜,沁人心脾的舒爽仿佛打开陈锐肌肤上的所有毛孔。

    这几日,陈锐都是以野果和山水清泉度日,他在苦修。

    他想抛弃浮华外物,去感受刀道,在他看来每一个剑客刀客成长都有不同的经历,有的如阿飞,傅红雪躲在深山密林之中每时每刻不停练剑练刀,一朝出山天下惊,还有如同西门吹雪,叶孤城,冷酷无情,矢志于剑,诚于剑,就连杀人也必须要沐浴焚香斋戒,还有如同独孤求败,风清扬,少年河朔争雄,江湖任侠,中年后便与世隔绝,不问世事,神龙见首不见尾。

    陈锐只是一个凡人,并没有多聪明,但是他懂得总结。

    那些举世无双的剑手,刀客都诚于剑,诚于刀,他们心无旁骛,专心致志,在沉淀数十年的底蕴中最终厚积薄发,超凡入圣。

    底蕴。

    陈锐不缺,他先是来到锦衣卫世界,便练刀十年,一年前更是得到了八大门派各路剑招刀法,还有雄霸天下,阿鼻道三刀这种绝世刀招,底蕴这东西他不缺。

    唯沉淀与诚!

    陈锐缺的是这两个,沉淀还好说,时间问题,但是诚他注定做不到,陈锐身上身负多种武学,注定做不到心诚于刀剑,但是做不到不代表不能尝试。

    东瀛磨刀之旅,以战养战,便是他沉淀自身,心诚于刀的过程。

    目前想来,自踏上东瀛土地,陈锐刀下已经添了十一条亡魂,而现在陈锐的目的是江户。

    江户。

    这时东瀛数一数二大大城,但是身处江户时代,即便是这种城市也难难免受到战火袭扰,城中随处可见流离失所的的难民,骨瘦如柴沿街乞讨,叫卖,买的却是自己的孩子或者妻子。

    “滚开!”

    马蹄声疾,由远而进,数骑急速奔驰闹市之中,马上是几名锦衣武士,肆意狂笑挥鞭抽向两边挡行难民。

    马上的武士都是统一黑白武士服装,腰间配一把武士刀,几人眼神锐利,目露凶光,嘴角的弧度十分夸张,看着周围难民像是快意到癫狂。

    为首是一名是一名瞎子,准确说是是一只独眼武士,瞎眼的眼睛戴着钱币状的眼罩,另一只眼睛眯眼,但其中锋芒隐现,像是山林中玉人而噬毒蛇,其人样貌普通,但气质阴厉,配上一只独眼更显面色恐怖。

    “八嘎!”

    街道暗处有几名武士看到此情此景,无不愤怒,手按武士刀,欲拔刀而出。

    “冷静,泷泽一郎,不要轻举妄动,伊贺流和新阴流的战端不能由我们开启!”

    “可是?”

    一名脚踩木屐的翩翩青年目光喷火,太刀已经拔出了半截。

    “没有可是,他们是柳生新阴派的弟子,目前柳生新阴派和伊贺派同为幕府手下,我们不能战斗,而且柳生家住是江户第一家族,实力上不比我们伊贺派要弱,不能轻易动手。”

    “还有你看到那个为首的独眼武士没有,他是柳生旦马守的长子柳生十兵卫,他的剑术柳生新阴流真传,我们很难胜过他们。”

    段天涯看着小林正,强忍怒火,将手中武士刀生生按了下去。

    小不忍则乱大谋,为了义父制倭的计划他必须忍下去。

    现在段天涯来到东瀛学艺五年,尽管已经是伊贺派的精英弟子,但是他在东瀛还有太多忍术,剑术没有学过。

    当初,段天涯被铁胆神侯收养为义子,留在身边细心栽培,奈何大明沿海屡有倭寇犯境,段天涯被朱无视派去东瀛学艺,目的就是为了令他了解并学习东瀛各大武功忍术,做到知己知彼,制服倭寇。

    来到东瀛,段天涯先是凭借铁胆神侯给的引荐信,成功拜入伊贺派学习各种忍术,接着又凭借伊贺派举荐拜入东瀛三大上忍之首的佐藤吉之助门下。

    今日,他是奉佐藤吉之助之命,以伊贺派身份来祝贺柳生新阴流之主柳生但马守五十生辰,不料今天发生这种事情。

    身在东瀛多年,他对柳生新阴流和伊贺派之间的龌蹉也有些了解,无非是同在幕府为臣,争抢那些功名利禄罢了,而今这残酷却拨开在他眼前。

    柳生十兵卫骑在马上,冷眼扫视街道各处的难民,道:“作为柳生新阴派大日子,各地的武士豪杰都会来为我父亲祝贺,所以我不想在我父亲的寿辰中看到这些难民,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这一天之内这些难民必须消失。”

    不远处,一袭白衣自南而来,和煦微风能吹动青年身上的风尘,却吹不走青年的倦容。

    一个人能在一月之内脚步行走千里,就足以自豪一生,更别说青年一路淌血而来。

    陈锐眉眼一挑,疲倦中露出一丝精光,喃喃道:“江户到了。”

    陈锐脚步微沉,走的有些缓慢,却很稳健,坚毅的脸庞虽有风尘,但仿若天地间没有任何事物能阻挡他前进的步伐。

    段天涯眼神微缩,暗叫不好,他是第一个见到陈锐的人,因为那中迎特有的服饰,一辈子他也忘不了,而且这几年为了行走方便,他都是穿着东瀛服装,但他心中无时无刻不想回中迎,正衣冠。

    段天涯心中焦急,因为他发现了,柳生十兵卫自然也会发现,但是现在东瀛十分仇恨中迎,恐怕这个和他年龄相仿的青年会遭遇不测,不知不觉中手又搭上了武士刀。

    不仅柳生十兵卫发现,伊贺派弟子也在暗中发现陈锐这个中迎之人,无论从是服饰,发髻,还有身形,陈锐都和东瀛有很大区别,但是他们都不一而同选择对陈锐拔刀。

    “是中迎人!十兵卫大人怎么办。”

    “杀了他,哈哈,把他剖心。”

    “我们可以先不急杀了他,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在他身上砍一刀,让他慢慢死亡”

    “咴噢,咴噢,咴噢。”

    柳生十兵卫一群五人都高举太刀,像是举办仪式一般,十兵卫右手按住长刀欲拔,嘴角上扬,眼神噬人,这是他的猎物。

    陈锐听不懂叽里咕噜的兽语,抬眼望去,一群智障举刀而舞,他神色不耐,就像一群苍蝇嗡嗡烦人。

    “住手!”

    一声断喝,将暗处伊贺派藏身木板震的粉碎,也震住了柳生十兵卫和他身旁的伊贺忍者,伊贺派忍者大惊没想到泷泽一郎隐藏了实力,纷纷侧目。

    段天涯完全不能忍受有同胞在他面前被人杀死,他知道落到柳生家族中,这白衣青年肯定生不如死。

    铿!

    段天涯眼神异常坚定,手中伊贺忍刀赫然拔出。

    为大明子民而死,心之所向,只是没有完成义父任务,心中愧疚,但段天涯相信他义父铁胆神侯会支持他的做法。

    “这里是江户,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你先走,我掩护你!”

    段天涯见陈锐茫然不知日语,又用汉语给他讲了一遍。

    “有趣。”

    陈锐心中暗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