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八章 人间污秽了

    两人大眼瞪着小眼,陷入僵局。

    陈锐暗想,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必须借助外力破局或者忽悠。

    “大和尚这是何必呢,你信不信终有一天我让你少林自己乖乖奉上易筋经。”陈锐语出惊人。

    方证也被陈锐笃定神情吓到,不过转念便是对他呵呵一笑,其中讥讽不言而表。

    陈锐:“我虽然现在拿你少林没有办法,但是你少林在强能够强过整个江湖,又能强过整个朝廷?”

    方证笑道:“据贫僧了解,施主是东厂太监的通缉犯,现在施主也不再是锦衣卫指挥使了。”

    “无知!”

    “是你了解皇帝,还是我了解皇帝?焉知我不能回到皇帝身边后,利用朝廷大势对付你们,你们少林实力再强又能怎样。”

    方证脸色一黑,他修养在好也没有经过这般辱骂,还是这样指着鼻子破口大骂。

    “你们只是盯着自己家的一亩三分地,什么江湖地位,都是狗屁,连当朝形式变化丝毫不理解,而江湖与朝廷对立老死不相往来的局面,未必没有你们少林武当在后面推波助澜。”

    方证认真看了一眼陈锐,如果不是实力因素,今天陈锐估计绝对出不了少林。

    陈锐无奈,尽管瞧出方证心有所动,但是还不足以使他作出决定。

    “和尚,前方一里开外有大树一颗被风吹动,是何所动也。”

    方证双手合十缓声道:“贫僧愚钝,虽不知大千经典,但亦是知道禅宗六祖风动帆动之典故,难道这是施主欺贫僧无知?”

    陈锐讥笑道:“知道就好,那你看你旁边的奉茶小和尚,他是动或不动,还是心动。”

    言罢,陈锐指尖轻弹桌子,面前茶杯中的茶水顿时炸裂分为密集水珠,应有十七颗向着小和尚周身爆射而去。

    “嵩山十七路快慢剑!”方证凝重道。

    这正是前些日子,陈锐学习的嵩山十七路快慢剑,而如果左冷禅在这里恐怕会被吓死,这才是几天功夫,陈锐就能掌握这套剑法的精髓。

    其实对于陈锐来说,并不是很难,因为嵩山十七路快慢剑和雄霸天下走的都是霸烈路线,这就相当于陈锐已经读过大学的书籍,再来阅读初中的书,那就是一目十行。

    小和尚惊骇欲绝,倒退几步,完全没想到主持面前,还有人敢对他出手。

    啵啵!

    方证也将面前茶水分作十七滴,如同羽箭攒射而出阻挡飞向小和尚的水珠。

    “和尚,我的水珠可不是那么容易拦下来的!”

    陈锐回敬方证刚才的讽刺,果然陈锐十七滴水珠变换快慢速度,力度大小,使得方证分神以内力指挥。

    但是陈锐水珠中犹藏他的刀意,岂是那般容易解决。

    方证微愣,看着小和尚头眉心的水珠,终究慢了一步漏算一个,只因这水珠中犹藏一股霸烈之意,即便方证以内力也要花老大劲才能击溃。

    “和尚,是这个小和尚的身子动了,还是我的水珠动了,还是你的心动了?”

    水珠抵在小和尚眉心,仿佛只要下一刻就要贯穿小和尚脑袋,变成四分五裂。

    方证双手合十,口念一声佛号,叹道:“是贫僧心动了,勿要再造杀孽,我也可以听从施主建议,不过易筋经在藏经阁,由我师叔了结看管,不过你想要拿到易筋经就必须通过他那一关。”

    虽借嵩山十七路快慢剑法拿回一局,但也是无赖且无奈的玩法,不过陈锐不介意为达到目的动用些手段。

    陈锐的吸功大法危害暂且压制或者他也可以不再吸人内力,但是阿鼻道三刀他绝不想放弃

    小和尚死死盯着陈锐渐渐消逝的身影,手中还是紧紧揪住僧袍,侧目不解问道:“主持,弟子不明白为何要放过这恶人?”

    方证:“贪嗔痴是为佛家三毒,现在你却皆是触犯,去大雄宝殿罚抄金刚经十遍再来见我。”

    小和尚轻步就去,不敢再妄加询问,只是心中愤愤。

    两人走后,山水亭中只剩下方证独自饮茶,不过眼神还是朝向陈锐离去之处,悠悠一声长叹“怕是这人间要污秽了,不过这自当有老衲来除。”

    却说陈锐提刀缓步走向藏经阁,周身气势伴随步伐一步一步缓缓提升凝聚。

    对于少林神僧了结,陈锐不甚了解,在锦衣卫密件之中也没有他的任何文档,不过从天下第一中来看,了结以大悲掌对柳生旦马守的杀神一刀斩丝毫不落下风,可见其功力不凡,更何况能够看守少林藏经阁之人,武功在方证之上也有可能。

    陈锐心头隐隐不安,对此行已经不抱希望了,自己对上了结尚且胜负难分,更别说少林卧虎藏龙,要想拿到易筋经绝非易事。

    现在的他只有一个目的,磨砺自身,和真正的决定高手较量一番。

    至于阿鼻道三刀,陈锐心中已经有些想法,既然不能镇压魔意,那就释放又如何?当他刀法修为尽以达到顶峰,以其刀道底蕴镇压其中魔意,未必不行。

    少林藏经阁不远,片刻内陈锐已至藏经阁中途,只见到前方不远处山崖中站立一名身形高瘦,慈眉善目的白眉老僧,僧袍被风吹的猎猎作响。

    不知为何,见到这白眉老僧了结,陈锐心中一惊,诞起可怕一个想法。

    是不是方证要借他的手除去了结,或是两人两败俱伤,方证趁机解决陈锐,破除五岳合并。

    细思恐极!

    如果是前者方证此人可怕至极,若是后者,陈锐现在已经入了方证套中,如果陈锐被了结除掉也就罢了,反之如果陈锐杀死了结,少林也正可以用大义名头布下天罗地网的埋伏,陈锐可能也难以走出少林。

    而这样也就解释的通方证为何等他多天“喝茶”了,也为何刚才惺惺作态了,这些分明是要以易筋经为饵钓他入瓮。

    好演技,尽管努力高看方证,但还是低估了方证,也低估了他捍卫少林地位的决心。

    同时,陈锐心中略叹,这些日子看来他太大意了,还是沉醉在自身高强武力之中,没有看透其中阴谋,膨胀了!

    骄傲使人落后,哲人之语,诚我不欺,我当以此为戒!

    陈锐暗下决定。

    铿!

    陈锐二话没说,悍然拔刀,一道银辉升腾,天际一白,霸烈刀气直接撕碎疾风,席卷阵阵轻啸。

    此战,当速战速决!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