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三章 以力服人

    嵩山!

    五岳之中的中永,在江湖之上闻名遐迩,因为这里有正道两大门派。

    少林寺,千古名刹,也是江湖武林中两大执牛耳的势力之一,同样是江湖人士中向往的武学圣地,没有人知道少林寺有多少秘密,有多少高手,有多少武学秘典。

    少林寺位于少室山,而另一个门派便是嵩山派,位于太室山。

    嵩山派,五岳剑派之首,论及江湖声势不必少林寺要弱多少,但是没人知道少林寺为何会容忍一个庞然大物在他的眼皮底下崛起。

    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

    陈锐曾经作为锦衣卫指挥使,曾经掌控江湖和朝廷各路情报,对于嵩山派做大他是有些猜测的。

    首先嵩山派崛起离不开一个敌人成全,那便是魔教。

    魔教曾经三次围剿五岳剑派,那时五岳剑派都以华山为首,魔教十大长老围剿五岳剑派,各方派来助拳,但是嵩山派和泰山派这两个门派肯定在划水,这两个门派保存了相当的实力,而其他三派则人才凋零。

    魔教在围剿五岳剑派过程中,少林武当一边当看客,令一边暗中把五岳剑派推到前面抗住火力。

    左冷禅毫无疑问是位枭雄,他把握了少林武当的这种心态,也一直办好这种角色,将五岳剑派冲上抵抗魔教的第一线,所以少林寺才能容忍嵩山派的做大。

    但是少林武当明显低估了左冷禅的野心和武学天赋。

    在武学方面,因为五岳剑派与日月神教十长老两度会战华山,五派好手死伤殆尽,五派剑法的许多精艺绝招丧失,而左冷禅却是收集本派残存的耆宿,将各人所记得的剑招,去芜存菁,整理出十七路嵩山剑法,反而比原先的嵩山派剑法更加高明霸道。

    后来左冷禅遭遇任我行吸星大法,苦心孤诣十多载终于研究出了破敌法门,寒冰真气,将任我行克制的死死的。

    这里还有一个小故事,就是任我行将左冷禅视作最不佩服的第一人,而陈锐对这种看法嗤之以鼻,因为任我行于他眼中吁么看都不如左冷禅。

    就御下而言,嵩山派固若金汤,没有人背叛左冷禅,反而培养出嵩山十三太保这些高手,反观任我行逾遇东方不败背叛,被困西湖十多年,而就韬略而言,任我行于位之时,魔教和五岳剑派多次战斗,十大长老尽数折没,左冷禅在位抵御少林压力不说,还能做到向外扩张,而武功,任我行练得是魔教多年传下的吸星大法,没有创新,左冷禅自己创造无名内功和寒冰真气,整理的嵩山派剑法还比原先的厉害....

    怎么看都是,任我行都被左冷禅吊打,好意思说这种话...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华山冒出一个光环逆天的令狐冲,还有最后被老岳摘了果子。

    还有一些人总是说真小人比不过伪君子,且不讨论对错,左冷禅真是小人吗?

    当然不排除左冷禅手段够黑,但是陈锐认为嵩山派缺的只是一个主角,因为有了主角就有了程序的正义杏,而嵩山派也被会看做崛起的经典奋斗史。

    或者同样华山派在岳不群和令狐冲的带领下逐步崛起,也是同样,但这样也可能变成平庸网文。

    一个利益的崛起势必影响或侵害其他所得利益者,无关胜利对错,因为只有胜利者才可以判定对错正义,他们大可以春秋笔法抹除污点,也是无数人为胜利者歌功颂德,这就是历史和经典往往都可以两面解读。

    嵩山黛色中仿佛能够看到一只白色鸿鹄翩翩穿行。

    两边景物化作阴影流逝,陈锐没有心情欣赏两旁风光,他身轻如燕步履飞快,脑海中的思绪丝毫不影响他穿行上山的速度。

    他现在还缺少一本绝顶轻功,现在的飞行纯属依仗他丰沛的内力支撑,虽然速度不减,但是消耗内力却是极快。

    陈锐一袭白衣,负手而上,片刻之间已经到达嵩山派大门。

    “站住,什么人敢闯嵩山派山门?”

    两名身穿青袍的值守弟子大声呵斥来人,言语中尽露几分傲气。

    十几年来,嵩山派早已不是那个二流门派,现在他们是五岳剑派之首,谁人敢闯嵩山派的山门,简直就是薅他们的虎须。

    也不待陈锐分说,两名嵩山弟子便赫然拔剑。

    陈锐观两名弟子长剑,长剑属于重剑,两边没有锋芒,但看那重量看来不是寻常能人能够拿的起的。

    “去死!”

    陈锐抚掌说道:“左冷禅教导弟子果然是一把好手,这十几年心血也没有白费。”

    两人不明所以,快步冲来。

    陈锐不作理会,向前一步,两名弟子便见不到他的身影,回头一转身,眼神只见到一道白色,便轰然倒地。

    他并未出手伤人,只是他的脚步之中犹藏内力,一步之下便震晕二人。

    陈锐继续迈步走嵩山派内,只见的又是门派之内,有众多嵩山弟子在练习剑法,而教导众人的便是嵩山十三太保中的托塔手丁勉,还有仙鹤手陆柏,白头仙翁卜沉,九曲剑钟镇。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门外,丁勉给陆柏打了一个眼色,示意他去禀报师兄左冷禅。

    陈锐眼中略带笑意,只听得一声爆喝,响彻寰宇,震的嵩山别院的两旁树木摇摇晃晃,有些瓦片甚至嘭的破碎掉落下来。

    “不用去通报了,嵩山冷禅,韬略有余,却不识天数,在下陈锐,有事相商!”

    嵩山弟子无一不怒目以对,但是却都不敢动手,因为他们知道知道来人正是当今风头正劲的武林高手,曾在刘正风府邸一战中击败当世七位高手,其中嵩山派的大嵩阳手费斌被此人击杀,还有两位则是重伤,要不是动用嵩山积蓄神药,可能不一定能够九回来。

    “一起上,还怕他不成,今天入我嵩山派,就别想走出去。”

    话音落下,九曲剑钟镇赫然出手,紧随其后的还有其他三名太保。

    劲风刮面,四道银色剑光袭来,气势森严,如长枪大戟,纵横千里,堂皇大气中不失霸气,这正是嵩山一十七路剑法,而且这四人明显是练过合击之术,剑光之中没有任何漏洞。

    “雕虫小技!”

    陈锐漆黑双瞳之中闪过一道金光,金刚不坏神功运转,表皮之下的筋骨呈现金黄色,凌冽气势顿生,刚猛无双。

    “任你万千法门,我一拳破之。”

    声音嗡嗡炸响在众人耳旁,犹如雷鸣一般,而靠近陈锐最近的四人,鼻子流血受伤不轻,脚步速度一滞。

    陈锐硕大拳头,轰向剑光,四道金铁之声爆鸣。

    已过十招,四人被陈锐轰飞出去。

    啪啪啪!

    一位虬髯大汉抚掌,缓缓从大堂走出,此人容貌甚伟,身形挺拔高阔,双目隐隐有闪烁精光

    “厉害,金刚不坏神功果然厉害,可惜还未臻至巅峰,不过不知阁下到我嵩山派,有何贵干,如若要戏耍我派,我们也顾不得正道颜面,将你围杀于此。”

    陈锐闻言却是好笑,这左冷禅脸皮倒是够厚,“先打再说。”。

    见陈锐一掌拍来,左冷禅陡然变色道:“结嵩山大阵。”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