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二章 一骑白马驱嵩山

    辟邪剑谱!

    可以说是这个武侠世界中。获取成本最低的一本秘籍了,而且要论战力也是不俗,并且能够在短短几个月时间内就造就一名一流高手。

    曾经陈锐也动过辟邪剑谱的心思,但是如果真要他来练,他还真没有那个决心和魄力。

    究其言之,陈锐是有选择的,并没有走上绝路,他也并没有如同林平之那般被世人所欺骗,就连他自己认为待他如同儿子一般的师父,到头来目的还是密谋他家的辟邪剑谱,这个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林家老宅。

    “请陈锐兄告诉我辟邪剑谱来历,为什么青城派和其他门派要夺取我家剑谱?”林平之恭敬问道。

    陈锐微微皱起眉头,缓缓说道:“既然你想要知道,那我就给你答疑解惑,了你心中执念。”

    “这江湖中,有三大最负盛名的剑法,第一当属华山神剑风清扬的独孤九剑,料敌先机,一剑可破万法,第二便数武当冲虚道人的太极剑法,混元如意,可立于不败之地,第三就是魔教教主东方不败的葵花宝典中的剑法,迅若电闪,无人可撄其锋芒”

    “独孤九剑乃是剑魔独孤求败所创,而太极剑法是武当祖师张三丰传教剑法,而葵花宝典这是大内之中一位老太监创著。”

    “这跟我家的辟邪剑谱有何关系?”林平之不解问道。

    “辟邪剑谱就是脱胎于葵花宝典中,你可明白?”陈锐摇头叹道。

    “当年葵花宝典流入江湖,被福建莆田红叶禅师得到,不过消息敗露,被两人偷取,这二人便是华山剑气剑宗两位宗师,后来红叶禅师派僧人质问二人,华山两位概不承认,两人以为僧人学过宝典,以葵花宝典请教之,僧人聪明绝顶,以佛经加以解释,却暗中记下宝典中的武学。”

    后来僧人还俗,以葵花宝典中的高深武学为基础创下七十二路辟邪剑法,打败黑白两道众多高手,其中就有以为青城派高手长青子,他也是余沧海的师父。

    “我现在知道为何余沧海会惦记我家的辟邪剑谱了,那僧人就是我家先祖林远图。”林平之神色思索,而后斩钉截铁说道。

    陈锐点头说道:“没错,葵花宝典曾经使华山分化剑气剑宗两派别,也使得你家先祖林远图成为当代一等一的高手,而当年经过魔教攻向华山和五岳剑派大战,现在葵花宝典已经落到了东方不败手中。”

    “为何我家的七十二路辟邪剑法会如此不堪,难道是我们修炼错误了吗?”林平之不解。

    “非也,你家辟邪剑法并没有修炼错误,只是缺少其中关键,而不得入其门。”

    “缺什么?”

    陈锐:“心法和行气方式,这些就是藏在你林家老宅之内,不过希望你不要后悔。”

    林平之听到却是兴奋不已:“陈兄,我林家家业被夺,数十年辛苦毁于一旦,且爹娘皆被余沧海这狗贼掳掠而去,我现在恨不得杀余沧海而后快,救出我的父母,可惜每每当我求一些武林高手主持公道时候,我看到的却是那些所谓正道与余沧海沆瀣一气,狼狈为奸。”

    “我林平之武功低微,现在幸运得遇陈兄,如果陈兄肯让我学习我家辟邪剑谱,我愿拿出辟邪剑谱与陈兄分享,待我学成之后,我也定当厚报陈兄大恩。”

    说罢,林平之已经跪拜在地上,重重磕了响头。

    陈锐微微点头,现在的林平之已经抹去棱角,也懂得审时度势,如果陈锐拿到了辟邪剑谱,不给他修炼,林平之又能如何,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讨好陈锐。

    “放心,我不会抢占你家的辟邪剑谱,我只是用来一观,而我这人向来不愿别人欠我的,而我同样也不会欠别人的。”

    “这是青城余沧海的催心掌,是不输于少林七十二绝技的好东西,就当我看了你家辟邪剑谱的补偿吧。”

    林平之眼含热泪,跪在地上又嗑了三个响头,这次他是真信了陈锐没有惦记他家的辟邪剑谱,而且陈锐也是唯一一个在他危难之中伸出援手帮助他的,他的心头敬畏之余又多了几分感激。

    陈锐将催心掌的拓本给了林平之,平淡视之,这是他的行事准则,当然这个准则只适用他认可的人物。

    内宅!

    陈锐取出写有辟邪剑谱的红色袈裟,利用系统将整个秘籍拓印下来,随即又仔细将辟邪剑谱翻来覆去看了几遍,也有些感悟。

    无一字,快也。

    迅如雷霆,快到你根本反应不及的快。

    好比独孤九剑讲究料敌先机,有强大预判能力,在你要出招时候,就知道你要出什么招式,就事先做好准备。

    而辟邪剑谱得之葵花宝典,这根本舍弃一切,只是追求一个快字,就算你能料敌先机又能如何,快到东方不败那个速度,就算你能料敌先机预判,你能接的住她的绣花针吗?

    后期笑傲中令狐冲、任我行、向问天三大高手迎战东方不败,东方不败也丝毫没有落入下风,反而一直压制令狐冲他们,就连东方不败承认不及令狐冲独孤九剑精妙,但是却还是不能胜过她,而任我行的吸功大法由于东方太过迅速,连施展吸功大法的余地也没有。

    陈锐看了片刻,头上就冒出冷汗。

    这其中行气方式太过凶险和诡异,一味追求快,简直剑走偏锋,但是他有不得不佩服创著葵花宝典的太监,因为他本就是练习快刀之人,自然速度达到极致的威力。

    不知不觉陈锐心神愈发陷入进去,体内模仿这行气方式,霎时间心头一阵邪火涌上猛然将陈锐惊醒。

    哗!

    陈锐将袈裟丢到一旁眼巴巴的林平之,拍了拍林平之的肩头,叹气说了句“好自为之”,便头也不回,径直离去。

    欲练神功,必先自宫,太坑爹。

    对于陈锐而言,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不过这也不是不能借鉴一二,不过这要陈锐要有相当高的武学素养和底蕴,才能不被辟邪剑谱中的诡异行气方式迷惑。

    林平之欣喜若狂,待到铺开袈裟开头便看到八个大字,一时如遭雷击,浑身一颤,震惊,错愕,再到后来沉默不语,他眼中流下清泪。

    欲练神功,必先自宫。

    他终于明白先祖林远图为何会不让后代修炼这功法,也知道为何父亲为何没有修炼,还要刚才为何陈锐会一走了之....

    父母,家仇,还是自己孰轻孰重,两难之地步。

    ......

    三尺青锋怀天下,一骑白马驱嵩山。

    “驾..”陈锐扬鞭策马,快马飞奔身后卷起一阵残烟。

    他不再坐马车,改骑马了,但是一如往常的骚包模样不改,白衣白马,衬的陈锐好不威风潇洒。

    陈锐面沉如水,任谁骑马骑了一个多月也不会高兴起来。

    玛德,现在他有些后悔,谁叫他非要装X,说什么梅子时节带刀上少林,但现在已经到了时候,他还在赶路。

    无语,贻笑天下...

    不过说起来,这些天也有很多收获,沿途的原始风光美景美不胜收,还有各种风土人情也令人印象深刻,而最令人难以忘怀的还是各地的美酒,美人。

    江南之地的美人吴侬软语,小家碧玉中温润静雅,北地女子总是娇艳明媚,热辣似火....不过陈锐很是义正言辞拒绝了这些女子,毕竟自己立下的flag,跪着也要走下去。

    三日后,洛阳。

    数朝古都,底蕴不减当年,繁华一片,到处能够听见羌管弄笛歌舞之声,不时还有胡姬翩翩身影,陈锐不作丝毫留恋,直奔嵩山派而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